Tag Archives: 電影評論

《神機有毛病》當手機成為情人時

《神機有毛病》(Jexi) 當手機變成愛情恐怖份子,2019 年的喜劇片,強盧卡斯 (Jon Lucas) 與史考特摩爾 (Scott Moore) 聯合編導,亞當迪凡 (Adam Devine)、雅莉珊卓希普 (Alexandra Shipp) 主演。製作成本500萬美金,票房平平。

《神機有毛病》故事描述宅男菲爾換了一支新手機,新的手機秘書 Jexi 是控制狂,逼他做出許多瘋狂的意外。

智慧型手機越來越是現代人靠它發文、指路、記住所有密碼的工具。故事喜劇諷刺方式看人類仰賴科技的可能性,宅男寧可坐在家中沙發躲進虛擬世界自得其樂,卻不願往外走走,當手機秘書內建人類情感,也有嫉妒、愛,鐵定是災難,又讓主人社會中顏面盡失。

但當「機不離手」的菲爾,遇到陽光性感人生勝利組,開自行車店的凱特,形成對比。手機軟體秘書Jexi 語不驚人死不休,連上雲端又導致無孔不入、無所不能,人工智慧凌駕於主人,假主人之名下指令,使菲爾產生許多尷尬意外。未來的AI犯罪類型恐怕也超乎其想像。

《神機有毛病》故事談手機失控,探討人類的手機成癮,如果遠離不了手機,生活是想像中更好嗎?當手機 Jexi 成為恐怖情人兼秘書時,故事以絕妙的「三角關係」,點出手機不能讓你愉快,唯有認真過真實生活,掌握夢想,才可能愛情與工作雙贏。

電影中有許多黃色玩笑,及特殊劇情,笑點滿滿,讓觀眾視覺與聽覺同步接收黃色玩笑,也絕對佩服編導的喜劇才華。

手機秘書Jexi 展現了它無時無刻監控菲爾與其周遭人的驚悚,甚至會陷害他及他的主管,令人匪夷所思及反思人工智慧的進步科技未來的可能。

《大說謊家》 高手過招

《大說謊家》( The Good Liar)是一部2019年美國犯罪驚悚片,故事敘述由伊恩·麥克連飾演的一名職業騙徒洛伊寇特尼遇上了由海倫·米蘭飾演的有錢的寡婦貝蒂麥雷許,他原本想騙取對方財產,卻發現對方早已對他瞭如指掌。

電影由出生於紐約市,父親是名偵探比爾·坎登執導,他學習了哲學。傑弗瑞·哈特奇編劇,改編自尼古拉斯·希爾勒(Nicholas Searle)的同名小說。

《大說謊家》是海倫米蘭攜手合作伊恩麥克連,光看兩個好演員的對戲,尤其開頭兩人網戀見面互動的對話神情,就值回票價。一個不曾相信過任何人的騙徒洛伊寇特尼,網路上幸運的認識有錢的寡婦貝蒂,他開啟一場計畫的欺騙故事,他一生中無所不騙,心狠手辣毫不留情,而且不留下任何痕跡。在網路上認識貝蒂,看起來,很快就被羅伊幽默風趣的談吐與溫柔貼心的態度所吸引,他一生中未曾有過如此心動的感覺,讓原本按照計畫應該發生的騙局,竟在最後的轉瞬間峰迴路轉。

電影是一個很特殊的劇本故事結構,在敘述的過程中才能真正了解這個故事最後的謎底,中間沒有特別的線索,但是卻後面有說服的理由,劇情有點不一樣的設計,剛開始觀眾以為就是一個詐騙集團的手法,但是逐漸浮現出一些特殊的情節,例如愛情。

在愛情發展的過程中,浮現出另外一條主線,就是從主角過去的歷史背景中,發現一個不為人知的大秘密,而這個秘密由愛情的異性好感開始,後段戲劇就產生一個高張力的對決手法,這種由剛開始大家想像的詐騙的概念中,跳脫出另一個劇情的發展模式,這也就是為何觀眾常常在選擇電影到片名的時,會被他的片名所誤導到既定的想像中,但是最後編劇會出現不一樣的結局。

奧斯卡動畫影片《可可俱樂部》,也是類似的發展處理手法,在逐漸浮現的劇情澄清中,才發現最後的關鍵因素。

是跟普通三幕劇故事結構不大一樣的地方,也就是目前普遍編劇希望將故事內容以更有深度的方式呈現,希望不要被觀眾猜到結局的手法。

這電影有大明星加持,成本1000萬美金,場景非常少是省錢的原因,演員的費用除明星外,都是2級演員,所以注定是部會賺錢的電影。

對於成本考量的電影公司及編劇,是值得去觀摩的好電影。

《在時間停止的世界相遇》催淚上映!

是2019年一部來自日本的奇幻愛情電影,改編自仁科裕貴的原作小說《初戀,傷停補時》,由曾執導《俺物語!!》等作的「青春戀愛電影大師」河合勇人操刀,溫柔描繪出誰都想像不到、獨一無二的年輕人初戀故事。

《在時間停止的世界相遇》故事裡的某個夜晚,青年醫生(竹內涼真 飾演)抱怨自己看見幽浮,卻沒人相信他,有著過去曾發生在自己身上,那「時間停止」的不可思議經驗。

這是一個奇情的科幻愛情電影,時間可以暫停,但是當暫停的時候,有個人沒有停止,也就是上帝給他額外的時間,故事雙線進行,同樣事情與能力的兩對年輕人,面對不同的問題。

片中的主要角色年輕人,「M!LK」成員板垣瑞生,每到那一刻 12 點 15 分,時間暫停,在暫停的時間中,遇到一個與他一樣時間暫停卻自己還能夠有自己時間的女主角,在他們的相遇的暫停時間裡,發展出他們的感情,同時也揭露一些他們自己過去的一些秘密與家庭背景,這是一個很有趣的編劇結構,建議大家去看。增加大家對時間與空間的想像,我們的世界其實是非常有趣的世界。

日本電影一向有非常嚴謹的拍攝、場景、構圖的設計,這部電影另外有一個非常好聽的幾首音樂,讓這部電影非常的催淚。想輕鬆一下的年輕人可以去看這部電影。

《小丑》 灰色的蝙蝠俠前傳

《小丑》(Joker)是一部於2019年上映的美國心理驚悚片,改編自DC漫畫旗下的同名角色,由陶德·菲利普斯執導並與史考特·席佛共同編劇,瓦昆·菲尼克斯、勞勃·狄尼洛、薩琪·畢茲、比爾·坎普、法蘭西絲·康諾和布雷特·庫倫主演。

這部電影是講虛構的1981年,中年男子亞瑟·佛萊克(瓦昆·菲尼克斯飾演),因工作需要扮演成小丑。亞瑟與他的母親潘妮·佛萊克一同居住在高譚市。高譚市正因為垃圾堆積、失業、犯罪和經濟蕭條而沉陷,使部分人民陷入貧窮以及失去基本權利。亞瑟患有神經系統疾病,導致他在不合時宜的時候大笑,須接受社福機構人員的治療以獲取藥物。亞瑟是一個不能控制自己大笑的一個社會底層人,他的工作是小丑,自己的名字是快樂,給他人歡笑,但是他的生活並不愉快,當他從他母親的地方就知道自己的身世的時候,他就心裡產生不平衡的想法,在一連串的意外事件中,他成為反社會的一個主角,並形成整個社會對抗富人的態度,就是這部電影的故事結構。

整部電影的劇本安排有很多人生中的意外,但是在編劇的筆下似乎非常合理,這部電影呈現的灰色,讓人聯想及香港暴動,也同樣聯想起香港大圈仔警匪電影中的街頭衝突的畫面,電影有可能會形成一種社會意識與氛圍,電影的社會影響力必須被重視,電影內容中的影像與聲音的作用,對觀眾產生非常大的磁吸效應,作為編劇或電影人可以表達出一種對社會不滿的想法,但是最終如果不能夠合理解釋社會人如何面對這種困境、這種壓迫時,這種混亂的社會只會造成更多的社會亂象。

我不會建議去看這部電影,雖然這部電影的演員演技非常得好,有可能角逐奧斯卡,但是我認為這部電影的主題不好,看這部電影需要成熟的與深思的觀眾。華納兄弟將該片描述為「探索一個被社會忽視的人,不僅是角色研究,而且是一個更廣泛的警示故事」,我不認為是合適託辭。

《小丑》電影在美國成為安全恐慌議題。2012年7月20日,科羅拉多Aurora影院放映《黑暗騎士:黎明昇起》午夜場時發生槍擊,槍手James Holmes全副武裝,帶著包括突擊步槍在內的多種槍械行凶,造成12人死亡,70人受傷。此後,Holmes被判終身監禁。

《星際救援》 星際中的意識偏執

《星際救援》(Ad Astra)號稱是2019年美國科幻懸疑劇情片,故事圍繞在主角父親單獨執行海王星任務並被認定失蹤二十年後,為了找出外星生命情報的跡象,工程師布萊德彼特飾演一名航太工程師羅伊·麥布萊德。

決定穿過太陽系去尋找可能生還的父親,同時也想得知他任務失敗的原因。

為了尋找20年前在任務中失蹤的父親(湯米李瓊斯飾),他的父親啟程外太空尋找外星智慧生物,失蹤在茫茫宇宙,他不惜跨越宇宙星系間,羅伊只為了尋找父親可能仍生還的下落。然而,卻在旅途中發現了對地球造成極度威脅的另外秘密,可能會對整個太陽系產生影響。

《星際救援》於2019年8月29日在第76屆威尼斯影展上舉行全球首映,預算8000萬~1億美元,但票房目前(2019/9)5070萬美元。導演葛雷將《星際救援》的故事與約瑟夫·康拉德的小說《黑暗的心》做了比較。他希望該片的特色是「在電影上最真實的太空旅行描寫」,「太空對我們非常敵視」。

《星際救援》的開盤成績被拿來與另一部太空劇情片《登月先鋒》,該片獲得了影評人的高度讚揚,但觀眾的反應冷淡,票房不佳的原因很多。

這部電影完全符合好萊塢的製作條件,也就是這部在太空星際間冒險的電影,場面壯觀必須在電影院看,而且是必須要是很好設備的電影院,想想看,這種電影如果放在電視上看,那就不必看了,因為這就是大的電影院的視聽環境是適合放這種特別設計的場面故事。

這部電影與其說是一個救援任務的星際探險,還不如說是一個心理學解父子之情的解密遊戲,布萊德彼特費了千辛萬苦,到最後想去見見他在冥王星的父親,想解開他心中多年來的不滿謎團,中間過程把場景放在月球、火星、及冥王星的太空站,只不過是這場父親尋親之旅的是一個包裝過程,而這過程有美麗的太空風景,這就是一個在電影院必須去看的理由,但是如果把這部電影的劇情架構放在美國,也就是布萊德彼特在洛杉磯,想要去紐約看他的父親,故事也就是如此而已,月球上海盜就變成地球上的強盜,沒道理,就是美國好萊塢在劇情包裝上的功夫。

當然這後面也包含了許多非常複雜的場景設計與對太空科技上的了解,所以這部電影事實上可以了解製作者在太空科技上的一些認識。

可惜的是,依照劇本編劇的概念來看,這個故事是不能夠成立的,因為現在美國太空總署NASA老早就已經公布,幽浮或者是高等智慧文明,老早就在我們地球出現非常多的頻率,並且和秘密的政府組織有一些合作,所以這部電影最終談是在探索外太空的高級智慧生物的渴望,這是一個對太空科學家的一種藐視,也就是太空科學家已經認為,人類絕對不是宇宙中唯一的生物,而且並不屬於高等生物,在宇宙中存在,所以這部電影在尋找父親的過程的整個總概念上來看,是有點過於疏忽。

劇本中有一些漏洞,第一個漏洞就是父親在最後決定不返回地球的想法,來得非常的突然,第二個是當主角返回地球的時候,在下墜中重力改變的不適情況下,他如何能返回地球?又如何能在地球到達的太空艙在被扶出來?而不是抬出來?這都是在對現今太空科學上的一種不了解。

這部電影說是一種心理分析劇,主要是有太多的主角自言自語的對話,不是要讓自己聽到,而是要讓觀眾聽到,許多觀眾在聽到之後,都進入夢鄉,這也是這部電影票房不佳的原因,從編劇的角度上來看,如果安排一個機器人,或者是寵物,主角對他們講話,還有一點可開心的,但是在他自言自語又夾雜與人的對話中,全然是讓人有點暗耐不住。

月球上的戰鬥,試圖描述出一種緊張與人性的衝突,但也表現出太空政府的無能,劇本中的確有一些不清楚的伏筆,也就是在人性鬥爭的政治考量上,有一些劇情黑洞是無法明白說的。

這部電影應該還是可以到電影院去觀看,不過觀眾必須有點耐心去聽這個故事,想得到一種娛樂,可能並不能有太多期待像《異星入境》電影,看看大場面場景應該是可以的,畢竟它花了將近6千萬美金的預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