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證人

《證人》真誠與良心的故事

這是一個2019年韓國電影,律師辦案的電影故事,故事講殺人嫌疑犯女傭的辯護律師與殺人案唯一的目擊證人隔鄰小女孩相遇後發生的故事。

律師楊淳鎬(鄭雨盛飾)是個一事無成的律師,加入一家知名的法律事務所,為一名被指控殺害僱主一家的女傭辯護,淳鎬一心想脫離居家困境,患失智症的父親,他必須在有限的時間內,必須贏得官司才能成為事務所合夥人。案發現場的唯一目擊證人林智友(金香起飾)是一名自閉症少女,淳鎬必須想盡辦法讓智友敞開心房出庭作證才有機會贏得官司。

比較特別的是劇中的關鍵人物是一個有看似智障的小女孩,其實她是自閉症亞斯伯格症候群的人,也許,因為她能夠瞬間辨識出來數字,也就是她計算的能力能夠開看一眼就知道數量,電影特別的地方是她有非常敏銳的聽覺,能夠聽到很微弱的聲音,或者是很遠方的聲音,最讓這部電影產生一個非常微妙的證據,然而在片中有非常多小女孩陳述自己聽到的聲音時,都被忽略,在幾經的波折安排下,男主角律師終於發現了這一個秘密證據,而能夠撥亂反正的解開一個陰謀的案件,謀殺案件,但是這劇情中也是有一些疑問。

小女孩的聽力非常的敏銳,如此情況,她平常生活應該對於耳朵有特別的保護作用,因為它可以聽到很多的各種聲音,一如她進到法院時聽到各種聲音或是在法庭上聽到鐘的滴答的聲音,她都不能忍受,請問這種人在日常生活如何能夠過正常的日子,她如何能夠分辨出哪些該聽或哪些不該聽,這是編劇最大的漏洞,沒有陳述這樣子的一個可能性,也就是說這個編劇企圖創造一個特殊的小孩,但是並沒有給這個小孩合理的的說明他如何能正常生活的理由或環境,這是看到一個編劇企圖用一個編劇技巧或手法來解開一個謎團的技術上的缺失。

同樣的這個律師,他也犯了一個相同的毛病,也就是說為一個職業倫理,他不應該在法庭上由反方變成辯方來支持他不應該要做的事情,當然這件事情的結果讓觀眾大為興奮與滿意,但是並不能夠滿足職業倫理的要求,雖然他最後離開了他的工作是這個原因,但是也並不能夠有一個合理的理由讓他必須要做這件事情,難道沒有更好的辦法嗎?

導演及編劇處理如此的問題時,故意要創造一個有爭議性的話題,這和好萊塢在合理處理劇情人物結局時的完美,似乎有一些落差,我相信犯罪者可以欺騙一時,但終究會被漏出破綻而找到他入罪的原因,但這些發現的技巧應該還有許多的方式,只是編劇用一個不倫理的方法來談職業倫理,這是一個我不認同的地方,任何的職業都有他的職業倫理,這個倫理一旦打破,人類的生活秩序將會大亂,編劇必須要有智慧去解決這個問題,讓他有一個圓融的答案。

這部電影另外可以講的是他的拍攝手法,是非常的寫實,有點像是雞不可失的電影處理方式,也說明的韓國電影其實不是在強調他的場景的特殊性或科幻性,而是誠誠實實講一個社會上小人物的生活,這是台灣電影所欠缺的內容與題材,相對於他的攝影製片技術也都是非常的平實,是真的所為寫實主義的拍片風格。

這部電影正好可以和日本片假面飯店的拍攝手法一起做一個比較。劇中的「藍色果凍」是個很有效的道具,但是「因為藍色是可以信任的顏色」又太牽強了。金香起飾林智友的小女孩關鍵的演技值得稱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