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艾莉塔:戰鬥天使

《艾莉塔:戰鬥天使》尋找真實自我的旅程

《艾莉塔:戰鬥天使》(Alita: Battle Angel)是一部2019年美國「賽博龐克」科幻動作片,由勞勃·羅里葛茲執導,詹姆士·卡麥隆和莉塔·卡羅格里迪斯共同撰寫劇本,而卡麥隆也與強·藍道共同擔任製片人。

「賽博龐克」(Cyberpunk)是控制學(Cybernetics)與龐克(Punk)的結合詞囊,主要特色風格是「高等的科技,但生活品質卻十分低落」,常見的元素包含基因工程、半人半機器人、虛擬實境、人工智慧等。《艾莉塔:戰鬥天使》是「賽博龐克」風格的電影之一,許多科幻電影也同樣是以此風格作為電影場景設定,像是《攻殼機動隊》、《銀翼殺手》、《第五元素》、《駭客任務》…等。

這片是根據日本漫畫家木城幸人創作的漫畫《銃夢》之同名OVA所改編;故事描述合成人艾莉塔(Alita)在未來26世紀,獲得重生後居住在地面的人們受到空中都市沙雷姆的統治。賞金獵人大衛依德在廢棄物將合成人少女艾莉塔的頭顱重新組合,成為擁有無敵戰鬥潛力的女戰士。

金獎億萬名導詹姆斯卡麥隆及由《阿凡達》原班人馬,透過科幻的動作冒險情境,帶出劇情設定在未來的幾個世紀後,不凡半機械少女「艾莉塔」(羅莎薩拉查 飾)的自我探索及尋愛旅程。並且完全喪失記憶的機械合成人,她被充滿熱心的合成人醫師依德(克里斯多夫沃茲 飾)在廢鐵鎮一處的廢料場裡找到,並將她從受損的狀態中修護重建;甦醒過來的她,艾莉塔獲得了全新的生命、樣貌,以及力量;與此同時,擁有戰鬥潛能的她將找尋自己的過去,自己是誰?

艾莉塔踏上了自己的旅程,正當她開始重新適應這個險惡的廢鐵鎮新生活同時,依德也試著避開讓艾莉塔尋回她神秘的過去,但她的鎮上好友雨果(基安強生 飾)卻起身幫助艾莉塔恢復過往記憶,同時也讓兩人的感情急速加溫,直到致命的威脅到來,危急著她所培養出來的全新感情,這才喚醒了她擁有保護朋友、家人及她的真愛的強大戰鬥力,這一切更將引導著艾莉塔揭開社會的真相,並對抗黑暗且腐敗世界的不公不義,最後更發現一個少女也可以有改變她所存在世界的力量。這有點像是《驚奇隊長》的劇情。人類的記憶真的是如此珍貴。

這部電影,可以談論的應該是她的造型,以及為何用動畫人物來代替真人拍攝,用動畫人物來拍攝,根據製片詹姆士·卡麥隆的講法,希望突顯卡通漫畫人物原來跟真人的區別,也就是原來漫畫人物的眼睛非常大,因此他希望以這種方式來突顯眼睛是靈魂之窗,以及吸引觀眾注意的一種條件。

 

 

導演羅勃羅里葛茲(Robert Rodriguez)2017年12月8日的訪談中,提出四項原因:第一、監製兼編劇詹姆斯卡麥隆希望能和艾莉塔的視覺外型能和木城幸人的原著漫畫《銃夢》長得一樣。第二、當艾莉塔合成人與真人同框演出時,能顯得突出且醒目一些,光芒不會被其他演員給奪走。第三、他相信眼睛即是靈魂之窗,所以當艾莉塔有個大大的眼睛,代表就是有著大大的靈魂之窗,象徵著艾莉塔有著一顆富有靈魂的內心。第四、因為眼睛是演員詮釋情感變化的關鍵,所以較大的眼睛更能增強其效果!不知這種理由是否充分?

根據以前拍攝動畫人物的條件來說,人物在繪畫上面模擬其實需要大量的電腦繪圖運算,以她的頭髮來看,電腦繪圖就必須精準的算出來她在走路的時候頭髮的自然狀態,這必須要用非常高速的電腦來做處理。至於面部的擬真,這已經不是太新的技術,在《阿凡達》以及更早的《北極特快車》的技術裡,有「面部抓取技術」(facial capture),但是這是一種全新的感受,演員將來應該會害怕被取代,但是相對的這種方式成本非常高,一般的電影應該可以放心的還是以傳統真人的方式來演。詹姆士·卡麥隆仍擔任著導演的同時,該片使用他在《阿凡達》中所的動作捕捉和電腦成像(CGI)技術,卡麥隆利用為《阿凡達》所開發的技術來製作電影,如融合攝影機系統、面部動作捕捉和SimulCam(協同工作攝影機)。

第二個能談劇情去了解主角內在的掙扎,談一個合成人,她在未來世界裡面如何在真實與虛擬之間找到了她的存在價值,這部電影跟《驚奇隊長》的概念是一樣的,或者可以推算到更遠的《銀翼殺手》前面兩集,未來的生化人合成人的記憶是否是真實的能夠反映到他的存在價值?電影具有預言未來的功能,或者是一種創新,或者是一種打預防針的效果,也許讓即將出現的生化人、複製人能被接受地說服技巧,看電影的洗腦是一種人類社會學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