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美國電影

《詐製片家》 暮年演員的自諷

《詐製片家》(The Comeback Trail)是一部2020年美國年度爆笑喜劇電影,由喬治·加洛執導。由加洛(Galo)和喬什·波斯納(Josh Posner)共同撰寫劇本。這是哈里·赫維茲在1982年同名翻拍的電影。

由集結三大金獎影帝勞勃狄尼洛(Robert De Niro) 、 湯米李瓊斯(Tommy Lee Jones) 、 摩根費里曼(Morgan Freeman)、扎克·布拉夫、艾米爾·荷許、艾迪·葛瑞芬、凱特·卡茲曼(Kate Katzman)和布萊琳·達斯塔尼主演。

這是一部喜劇電影,有三大明星勞勃·狄尼洛、湯米·李·瓊斯、摩根·費里曼主演,主要是講電影拍片之前的籌資惡習,募資之前什麼話都可以承諾,但是電影的製作過程會有非常多的意外,而電影中意外的主角失足死亡是其中之一,卻因而得到大筆的意外保險金,使得電影這個行業在募資上突然增加一個製片風險的利多,電影就是利用這種製片的個人保險帶出整個戲劇的喜感賣點,企圖讓電影中主角意外身亡,卻得到相反的拍片效果,讓觀眾看得哈哈大笑。

在三個演員老的賣力演出下,也看出來資深老演員他們的辛酸,雖然電影是一個多元化的製片世界,但是通常年輕瀟灑美麗的性格男女演員還是會得到較多觀眾的喜愛,但是當他們一旦年紀增長,卻不得不面對如此現實的製片困境,這部電影結合三大明星創造出一個由演技形成的喜感劇情,這是好萊塢電影圈的諷刺搞笑,老演員暮年時刻辛酸打工心境,但也贏得不少電影院的笑聲。

曾經風光一時的好萊塢電影製片人麥斯(勞勃狄尼洛飾),靠著嘴上功夫四處唬爛、找金主丟錢拍片,卻也遇到票房風險事實,拍攝的修女殺手電影失利後,自己有的一個劇本製片搶著要買,但是他卻寧願擁有卻拒絕高價賣出,但欠了黑幫老大雷吉(摩根費里曼 飾)一屁股債,當他正火燒屁股要籌錢時,決定鋌而走險,卻親眼目睹當紅動作巨星失足墜樓而獲得500萬美元保險金,這給了毫無業界良心的麥斯一個靈感,決定開始製作新片,但是卻是希望製造意外弄死主角,以詐領鉅額保險金。

於是麥斯找來了花瓶女導演,與失魂落魄一直想自殺的過氣巨星杜克(湯米李瓊斯 飾)演出電影,卻萬萬沒想到這個每天酗酒厭世的老牛仔,在鏡頭前卻虎虎生風,簡單特技根本難不倒他,麥斯只得屢出險招讓他挑戰更危險的動作場面,杜克卻一再死裡逃生,竟然因此造就了麥斯生涯中最棒的電影,使得悲劇設計的暗計,卻得到意外的喜劇票房。

電影劇情中的對話出現許多過去電影的片名及經典內容對話,也顯示出美國電影編劇對於美國過去電影的研究十分透澈,這也該令我們台灣編劇汗顏的地方,編劇功力非一朝一夕養成,而是十年鐵杵磨成針的中間努力過程,這電影讓老觀眾輕鬆看看卻也有分有趣,然而,畢竟風光歲月逝如流水成記憶。

 

《脫稿玩家》覺醒中的虛擬人類

《脫稿玩家》(Free Guy)是一部2021年美國科幻動作喜劇電影,由薛恩·李維執導,麥特·李伯曼和塞克·潘編劇。用電影《一級玩家》與《楚門的世界》合為一部電影來形容《脫稿玩家》,也算是貼切,電影真正帶給世界人類的是一種生命的暗喻,希望所有的有心觀眾能夠得到一些醒悟及啟發,電影真正是這個世紀裡對於人類而說是一個最重要且沉重的發明。

其主演包括萊恩·雷諾斯、茱蒂·康默、喬·奇瑞、李利·萊爾·豪艾里、烏特卡什·安邦德卡爾和塔伊加·維迪提。故事主要敘述一名銀行出納員發現自己實際上是一個殘酷的電子遊戲世界中的NPC(非由玩家所控制的角色),也就是電腦內建角色,按照開發商所寫好的語法下去執行動作命令,是一直不斷循環做著重複且一樣的事,甚至連台詞都會完全相同。

《脫稿玩家》電影中許多電玩改編自2001年〈俠盜獵車手III〉與2008年〈俠盜獵車手IV〉世界中的自由城(Liberty City),電影中的一些設定還參考了2017年的電玩〈要塞英雄〉。除了許多電玩世界外,也加入其他漫威中綠巨人浩克的綠色巨手臂,美國隊長的盾牌電影元素,也有出現星際大戰中光劍,還有洛克人的手砲…等。真是熱鬧的暑假娛樂片。

《脫稿玩家》這是一個極高具有隱喻及娛樂的暑假好電影,這部電影的可看性可以從媒體上發掘出來,源自於許多過去電影的影子。可以說是繼2018 年史蒂芬史匹柏執導的科幻冒險電影《一級玩家》的進階版。開放遊戲世界《自由城市》(Free City) 中,蓋伊是個在銀行上班的NPC,直到某日發現自己身處的世界是一個電子遊戲,並採取措施使自己免於消失。

憑著題材設定與包含眾多流行的文化,建構出一個迷人的虛擬電玩世界與真實世界的對照劇情,由電玩角色與遊戲開發人角度帶我們探索其中隱藏的秘密。

這部電影給人的啟發是,他的故事是講一個遊戲中的非主要的「NPC」恩雷諾斯(Ryan Reynolds)飾演的角色蓋伊,他在電影並不是一個「玩家」,而是一位平凡的銀行員 NPC (非玩家角色),他不但沒有跟別人打打殺殺,每天除了買杯咖啡之外,就只是往返住家和工作的銀行,過著單調乏味的生活。而他也安於現狀,唯一不滿足的只有希望買到一雙他朝思暮想的球鞋,並找到能陪伴自己的伴侶,為他無趣的人生帶來一些改變。

但是當初這個設計人設定角色有心中的渴望目標,也是當初設計這個玩家人心中的渴望,沒想到這個虛擬的人物蓋伊在遇到了遊戲中的女主角之後,這樣規律的生活在某天他在路上見到自己的真命天女後開始發生改變。為了打破「玩家」跟「NPC」之間的隔閡、把握跟她講到一句話的機會,蓋伊在情急之下擊倒前來銀行搶劫的玩家,奪走他作為玩家身分象徵的「眼鏡」,雖然最終並未成功達到認識那位女孩目的,但這讓他接觸到了過去從沒想像過的全新世界。

如此一見鍾情,就開發了他的自我調整功能,在遊戲中形成為一個具有人工智慧的虛擬角色,他能夠跳脫原來配角的角色,真正找到自我,然後自我提升,從而在影片中覺醒,在身邊充滿了暴力殺戮的遊戲世界裡,為人身邊的人們,找到一個和平快樂的世界。

蓋伊的角色在自我愛情提升的升級中,同時為他及所有虛擬角色的配角找到了一個人生的目標,重要的是踏實開朗的個性,以及他樂觀面對生活的態度,有如他的同伴警察的想法一樣,人只要活著就是一種快樂,享受成為人的一種快樂過程。

《脫稿玩家》故事主要分為兩條線,第一條主線是戴上眼鏡的蓋伊在電玩世界展開冒險的「虛擬動作冒險故事」,而另一條則是程式開發者公司的基斯,以及他昔日工作夥伴「放火辣妹」的操控者米莉身上,因此也讓《脫稿玩家》兩條故事線開始產生交會,其中有些虛實混亂,看的有些迷糊,但是不損故事發展。

這部電影給一些高階人的啟發有幾方面,目前全世界都在宇宙中追尋外星生命的存在,人們對於自己的存在產生的許多疑慮,許多的研究顯示,人的肉體及靈魂在地球上其實是一個代理人的角色,真正的管理者是在天上,這就完全符合了這部電影中角色其實是由背後真正的玩家所操控的現實,這是一種悲哀,也是一種無法改變的現實,但是劇中的虛擬遊戲角色卻顯得格外稱職而愉快的活著,這給人的啟示是相當覺醒的。生命的目的是什麼?存在的意義是什麼?覺醒是什麼樣的感覺?這部電影裡面有隱藏非常多的隱喻及密碼,希望有心人能夠看出來,而不是只是看他劇情的娛樂效果及電腦動畫的超越想像技術。

《詐欺女王》人命自有定數

《詐欺女王 I Care a Lot》(2020)這部不燒腦的好萊塢電影,對於銀髮族來說,實在是駭人聽聞,但是這也是一個絕對值得去給銀髮族看的電影,或者是說給所有銀髮族的兒女們去看的電影。

《詐欺女王 I Care a Lot》(2020)以「監護詐騙」為故事主軸的主流好萊塢商業電影。在劇中,女星羅莎蒙派克飾演詐騙老人的女主角瑪拉。看瑪拉如何以見行事幹練的合法方式,明目張膽地剝奪老人的一生資產。

2015年4月13日《拉斯維加斯觀察報(Las Vegas Review-Journal)》刊登了一篇新聞「克拉克郡的法定監護人可能有保護作用,或者只是偷拐搶騙」,2017年10月2日《紐約客》雜誌刊登了這起新聞背後後續調查與細節追蹤的文章「長者怎麼喪失權利的?」。

而本片導演也受到這類駭人聽聞事件啟發,而拍攝了《詐欺女王》。當今美國社會,針對老人的詐騙手段已經進化成「詐騙合法化」。只要挑好人選、走穩流程,連法官都得為你背書,幾乎不費吹灰之力,就能讓你將長者的一生積蓄全部搬空。

坊間社會上有很多銀髮族靠銀行房貸來過下半輩子的計劃,主要是針對銀髮族的未來所遭遇的生理跟心理的問題,用房產來做一個變樣的資金。

這部電影講的是專門靠監護人與安養院合作的一個工作者,如何利用人性的弱點及法院的無知,來造成一些奇怪的監護安養院安置的個案,這部電影非常好看的地方是在於整個劇情的高潮起伏,有非常高的娛樂價值,其次是劇中的演技其實表現得非常傑出,壞的讓人咬牙切齒,或是可憐讓人覺得非常的同情,這部電影的結局覺得有一些意想不到的安排,是一個值得去看了一部好電。

《詐欺女王》中法官多半與這些專業的法定監護人關係良好,一次聽審短則三十秒,長則十分鐘,無辜老人在本人未出庭的情況就這樣遭到「出賣」。多半受害者本來打算獨身安享晚年,忽然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就被這樣關進老人院,不僅失去自由、手機被沒收,也沒有上訴能力,即便能上訴,也沒有財產打官司(錢財已被沒收)。其手法並不複雜,首先與同流合污的醫生挑好一位退休的金雞母──沒有子嗣者是上上之選──接著請醫生開立證明,強調此人可能有失智徵兆,需要一名法定監護人接手照料。這時瑪拉再以一副勉為其難接手監護人一職,隨後就能帶著法院公文與警察前去目標老人家中「抓人」。

你能想像自己年老後,有一天,有個陌生人來按電鈴,說自己已經對你的生活擁有完全的法律權力嗎?

好的電影總是能適時給出啟示,並設身處地給予觀眾時間思索,《詐欺女王》提出的盡是極端情境與極端角色,是一部以驚嘆號組成的電影,將整個故事潤飾得更「好萊塢」。

《捍衛救援》悲涼中的救贖

《捍衛救援》(The Marksman)是一部2021年美國動作驚悚片,由勞勃·羅倫茲執導、製片並與克里斯·查爾斯(Chris Charles)及丹尼·克拉維茲(Danny Kravitz)編寫劇本,講退休的海軍陸戰隊員吉姆·漢森住在亞利桑那州和墨西哥的邊境,防堵嘗試非法越境的外來者。某日,吉姆在巡邏時,遇到了從墨西哥販毒集團逃脫的蘿莎和她的兒子米格爾。蘿莎遭毒販槍殺,吉姆帶著米格爾離開;在躲避追殺的路途上,兩人漸漸培養出友誼,吉姆誓言要保護好米格爾,並運用自身技能打擊追殺他們的惡徒。

連恩·尼遜飾演居住在亞利桑那州邊境的牧場的前海軍陸戰隊員,他必須幫助一名小男孩躲避的墨西哥販毒集團的追殺。其他主演包括凱瑟琳·溫妮柯、尤安·帕布羅·瑞巴、特雷莎·魯伊斯和喬·佩雷斯(Joe Perez)。

《捍衛救援》於2021年1月15日在美國影院上映。影評人對其好壞參半,多數讚賞尼遜的表現,但評論:「《捍衛救援》受益於連恩·尼遜的主導發揮,但這部公式化的驚悚片應該看向更高的目標。」的確,這電影如果不是連恩·尼遜,就沒的看了。

連恩·尼遜飾演的一個邋遢糟老頭前海軍陸戰隊員居住在亞利桑那州邊境的牧場,他必須幫助一名小男孩躲避的墨西哥販毒集團的追殺。這部電影不同於一般的救援動作片,如果用救援動作片的觀眾心態來看的話,這部電影顯然在內容及規模上和早期的救援片有所差別,因此預算2300萬美元,票房只有1440萬美元。

劇中,在作為電眼影中一個失去老婆及將失去土地的一個陸戰隊的退伍軍人,他不可避免的捲入一場墨西哥偷渡者母子的一個事件中,他決定用他自己的良心與判斷來做該面對問題的處理方式,好萊塢三幕劇的基本概念,基本上在這部電影中充分的表露無遺,另外好萊塢的警匪元素,如親情、貪腐、黑白掛勾等,但這部電影在以上的故事結構中,給人很多意外的想法,這是我們看這部電影的一個修正。

連恩·尼遜演的是一個年紀半百的一個糟老頭子,和以前所有救援的形象完全不一樣,以前演的救援英雄本色都是意氣奮發,而這部電影演的角色卻是一個相當邋遢退伍老兵面對生活的一種窘境的情況,困境中又遇到一個他認為應該要去做瘸很難做的事情,讓他自己陷入到一個困境。

主角缺錢,但是他看到了販毒得來的黑錢時,他不為所動,居然把那些錢給燒了,當這個劇情出現的時候,角色就起了一個很大的反轉,他的生命價值重新得到了一種考驗,他對於未來的想法有一個另外的想法,他終究承諾了他對於孩子母親的承諾,但是他也最終付出了自己的慘痛代價,包括了家庭以及受傷。

這是一個很簡單的故事,但是當黑道老大談到人生「抉擇」的時候,這部電影突然就增加了好萊塢在談到主題時的一貫做法,黑道的一生認為他是沒有辦法的作選擇,而當最重要的關鍵時,他做了一個自己認為最好的決定,這個內容有點類似於目前正在上映的另一部國片《角頭 流浪連》的這部電影的主題宣傳,就是當人面對生命中的抉擇時,你所造成抉擇的時機?是你自己的「前因」所造成目前的「後果」,劇中黑道老大認為他一生都沒有自己決定權利的時候,突然間又回到了一個宿命論的想法,所以這部電影突然反應很多人對於人生價值與生命的看法,這部簡單劇情又有一點違背常情的好萊塢式的動作警匪片故事時,突然間給這部電影增加了它的深度,以及它思考的強度。

這部電影中,他面對妻子罹患癌症巨大的醫藥費,妻子過世他也無力償還土地的貸款費用,當他面對他的財產不足以讓他生活下去的時候,他的女兒警察也無能為力,這時他面對一個情況就是,他如何去做他後面該做的事情,也就是他遇到一位偷渡的母子,母親被追殺而死亡,兒子被寄托在他手中,他懷有巨大的販毒黑錢,主角的困境就是他該如何去做他後面人生的決定,對於房子土地的處理,對於貸款的處理,對於面對眼前小孩的處理,與他唯一相依為命的牧羊犬在途中被黑幫射殺,讓他產生了莫名的悲憤還擊的動機,這種心境可以考量在他一生最後所有心愛的、擁有的、都逐漸離他遠去的時候,他的心情是多麼的悲涼。

因此,他義無反顧地做出他最後人生中的決定,但他離開家的時候,保險箱也沒有鎖,門也沒有關,表示出他知道將來這個房子不再離屬於他,這種心情實在不是一個英雄的想法,而是一個默默老人的想法,人的一生當他走到最後階段的時候,面對他過去所心愛的、所擁有的都不能夠繼續下去的時候,他的人生該如何抉擇?

這電影在最後抉擇的時候,黑幫老大面對自己的抉擇,感慨人生沒有抉擇時間機會,而在最後結局的時候,連恩·尼遜也面對自己的抉擇,但他義無反顧的做出他專業狙擊能力的時候,他自己最後也受傷,得到的也許是他自己想要的最後結局,這實在是一個悲涼老人在面對生活最後階段的無依無靠無法擁有自己的平穩生活時候的一種淒涼心境。

《天劫倒數》人人自危的噩夢

《天劫倒數》(Greenland)是一部2020年美國災難片,由雷克·羅曼·沃執導,克里斯·斯帕林編劇,主演包括傑哈·巴特勒、莫蓮娜·芭卡琳、史考特·葛倫、安德魯·巴赫勒和大衛·丹曼。故事描述一群彗星的碎片將對地球造成前所未有的浩劫,這使傑哈·巴特勒所演的一名父親攜家帶眷試圖逃到政府庇護所中。

《天劫倒數》講一顆名為「克拉克」的彗星,從地球旁邊高速掠過,其大型碎片落入地球,會造成城市毀滅與難以估計的生命財產損失。政府緊急開放給某些人有資格躲入地下緊急避難所,以躲避之後更具毀滅性的隕石衝擊,約翰蓋瑞迪(傑哈巴特勒飾)雖然不明白自己為何被選中,但是他決定把握這個機會,為自己與家人爭取活下去的機會。

電影有預言的功能,這部電影具有世人所關心的未來是否有宇宙中行星撞地球的災難發生,這種故事其實已經變成很鮮明的宇宙災難電影的源頭,導演雷克羅曼沃與製片傑哈巴特勒參考了《世界末日》與《2012》等許多經典好萊塢災難電影,從地球的歷史上來看,也不乏有類似行星撞到地球而引起大災難的轉變。

這部電影正好提醒觀眾,前一陣子有一個小行星經過地球,所幸並沒有引起太多媒體的注意,所以大部分人都不知道,NASA曾警告說 2002小行星PZ39將在2020年2月15日晚上11:00以距地球580萬公里的距離出現。這顆小行星以相對於地球的速度每小時近55,000公里移動,其直徑介於440公尺至990公尺之間。根據NASA的說法,如果一顆大於25公尺,但小於1千公尺的岩石小行星撞擊地球,那麼隕石很可能會對撞擊區域造成局部破壞;大小超過1千或2千公尺的隕石將具有對全球造成影響的可能性。據《商業內幕》報導,多數小行星都存在在木星和火星之間的軌道,因此這些小行星對地球是幾乎沒有危險性,但該媒體補充說 2002 PZ39是罕見的例外之一。

 

在正式拍攝《天劫倒數》之前,導演雷克表示:「我們掌握了這些經典電影的核心價值:「家人」,在超乎想像的災難特效畫面之外,家人的重要與不可取代性,《天劫倒數》會讓觀眾問自己,當世界末日來臨時,你想和誰一起度過?」

這個災難彗星撞擊地球的恐懼,其中不乏大場面的山河變色的特效場景,人也顯露出人在危急中自私與暴力本性,電影是有預言的預知功能,也提醒觀眾對於人性的警覺性,所以,看這部電影能夠讓大家能夠覺察地球其實是非常有可能性遇到的災難現場。

但是,人類應該不會只是如此脆弱,畢竟人類在宇宙中還是具有一定的作用,除非人類自己不能夠自愛,遭到宇宙的毁滅,這可能是來自於自己對於地球的破壞,而遭到大自然的反撲,所以這部電影其實是給一般世人一個警惕,也達到電影娛教於樂的功能。而票房也反映大家的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