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瘋狂亞洲富豪

《舞孃騙很大》 女演員的敬業

《舞孃騙很大》(Hustlers)是2019年美國犯罪喜劇劇情片,改編自華爾街真實事件,故事為潔西卡·普斯勒於2015年在《紐約》雜誌上發表的一篇名為「The Hustlers at Scores」的專欄,描述一群脫衣舞孃在舞台上魅力四射,將自己化身為「人肉詐彈」,在全球金融風暴影響下,為了報復那些手段骯髒的有錢人。王牌舞孃雷夢娜(珍妮佛洛佩茲 飾)決定聯手姊妹,詐翻那些在華爾街偷拐搶騙的客戶們,她們策劃出最性感騙局,一步步引誘壞蛋上鉤,再替天行道削爆這些「華爾街之狼」。

《瘋狂亞洲富豪》的吳恬敏飾朵洛希/命運(Dorothy / Destiny),拉丁天后珍妮佛·洛佩茲飾雷蒙娜·維加(Ramona Vega),加上《神鬼認證:傑森包恩》茱莉亞史緹兒,釋出全部女演員的功夫與努力,實在是演員強片。

該片於201997日在多倫多國際影展上舉行全球首映,在影評界取得普遍正面的評價,尤其是對洛佩茲的表現。他在片中飾演鋼管舞孃,為身心完全投入角色,在開拍前還特地帶著未婚夫一同去脫衣舞酒吧觀摩,學習舞孃的性感肢體。

一群脫衣舞孃在全球金融風暴影響下,為了報復那些手段骯髒的有錢人,王牌舞孃雷蒙娜(珍妮佛洛佩茲 飾)決定聯手以前的姊妹,詐翻那些在華爾街偷拐搶騙的客戶們,她們策劃出最性感騙局,一步步引誘壞蛋上鉤,再替天行道,但是最後還是被警方盯上,而走上法律結局。

這是一個很精彩的與演員演技的電影,演員都非常有名,主要是講脫衣夜總會裡面的職業舞者如何謀生的故事,有她們辛酸的一面,也有他們姊妹淘的故事,這個故事最後的結局,是諷刺這個世界及這個城市,本來就是一個瘋狂的舞廳,只要有人願意「撒大錢」,就會有人「大跳艷舞」。

在金融風暴的時候,有一個行業是脫衣舞,他們如何度過了這個脫衣舞嬢的職業生涯的困境,也解開了許多大家難以了解的脫衣舞廳的困境,裡面有非常感人的親情戲,也有非常令人臉紅的脫衣舞表演,但是並不色情,只是覺得演員很放得開與敬業。

這部電影的敘事方式非常特別,剛開始的時候沒發覺是女主角在講她的故事,原來她是跟記者在講她們的故事,也就是這部電影是用回憶的方式在處理。

這部電影的演員及演技都值得去分析。劇中女主角對於男人並無覺得罪惡,對她們的行為也並不覺得不對,也許這就是社會生活中的一部分。

 

《舞孃騙很大》日前在多倫多舉辦首映後即獲電影評論網站《Rotten Tomatoes87%新鮮度極高分推薦,於美上映首週末票房更衝破10億台幣,不只票房爆發,口碑亦是持續火熱延燒,而被媒體預測很有可能因本片獲奧斯卡提名的天后J-Lo在受訪時表示:『這部片從導演、編劇、製片及主要演員都是女性,這也是第一部從女性觀點來認識華爾街、脫衣舞俱樂部的電影,絕對會顛覆觀眾對這類片型的想像。』與她有精彩對手戲的《瘋狂亞洲富豪》(Crazy Rich Asians)女星吳恬敏Constance Wu也說:『我們想讓大家從「人性」的角度來認識這些女性,而不是以脫衣舞孃的職業來評斷她們。』

許多影評力推、觀眾讚不絕口外,《舞孃騙很大》亦獲得美國權威媒體一片盛讚,《Entertainment Weekly》「在狂野火辣的舞蹈之外,描述了關於階級、友情、野心及人們徘徊在金錢誘惑跟道德邊緣的掙扎。」《Empire》「《舞孃騙很大》是一部向女性權力致敬的炫目之作,導演跟演員令人讚嘆,是足以定義時代的巨作。」《Washington Post》「既性感又華麗的復仇,J-Lo完美掌握角色,讓身為觀眾的我們也想鑽進她的毛皮大衣,接受她的庇護。」《Hollywood Reporter》「女人為生存而產生的掙扎及因此結合的友情遠比性感撩人的身段更加精采。」

身兼製片與飾演舞孃詐騙集團首腦的珍妮佛·洛佩茲,更被外媒看好,以「精湛、老練、充滿計謀卻又不失性感的演技」,讓她成為明年奧斯卡入圍者的熱門人選。她說:「《舞孃騙很大》雖然改編自真實事件,但我們希望觀眾透過電影看到的是這個事件更深的背後意義,這是一個關於生存、貪婪、絕望與希望的故事,在這個故事裡沒有人能被完整區別對與錯,一切都是人性最原始的慾望。」有完美對手戲的吳恬敏則說:「我覺得除了極致的性感與節奏明快的劇情,電影中描述女性之間的情誼、與為生活付出的堅毅更讓人感動,現在這個社會很喜歡給人貼標籤,但任何人都不該被如此對待,不論是跳脫衣舞的女郎或是光顧脫衣舞俱樂部的客人。」

 

《瘋狂亞洲富豪》- 賽局理論的婆媳對戰

《瘋狂亞洲富豪》(Crazy Rich Asians)是一部2018年美國浪漫愛情喜劇片,由《出神入化2》導演朱浩偉執導,吳恬敏、楊紫瓊主演,改編自關凱文的同名新加坡小說。

這部電影可以看三個部分,一個是經濟學的「賽局理論」應用在婆媳之間的糾紛。一個是外國人看亞洲人有錢富豪的行為偏執。另外一個是看電影的文化脈絡。

這部電影在編劇手法上的確符合好萊塢的編劇三幕劇的策略,前後互相呼應,並且脈絡非常分明,副線支持主線的發展,但是主線是主戲。

這部電影的角色也是非常的特殊,的確是一個東方的「灰姑娘」的故事,但是加了一個東方傳統的婆婆,有點像是幕後的巫婆,還好楊紫瓊演的非常得體,也是這部電影可看的地方,主要是看楊紫瓊的演技,尤其是他的面部表情及眼睛,另外資深老牌演員盧燕在這部電影中演技就稍微生硬,也許是因為年紀大的關係,作為一個最高長輩的說話的態度與神韻似乎和傳統華人的觀念有落差,這也許就是美國人中間所所謂的外國觀點。

另外這部電影的場景也是集合好了新加坡所有特殊的景點,去過新加坡的人都可以看到,場景的角度都是特別選擇出來的,和一般觀光客的角度不一樣,這也是場景設計非常用心的地方,相信新加坡政府當局全力支持這樣子的一個電影觀光策略。

 

最後就是導演的處理手法,並不像《舞力全開》如此的圓潤,反而有非常多的特別的角度與鏡位,可能是因為他不了解新加坡人真正的情感與人際關係,許多正面性的主觀鏡頭看來都非常的突兀,像是宣教片一樣,這也是讓所有知道這位導演原來的身分,但是卻拍出這樣子一個不東不西的新加坡電影,有些詫異。

去過新加坡的人都知道,新加坡人講英文裡面會參雜很多華文或閩南語,或是加幾個印度文或馬來文的單字,講話的腔調也很特殊,因此這部看似新加坡人的電影,卻缺少了新加坡人的味道,不像是新加坡人拍的《錢不夠用》風靡華人世界一般。這是主要場景設在新加坡的好萊塢電影,演員以亞裔美國人和英籍東亞人為主,新加坡演員多為配角;新加坡演員亦表示,他們被要求少講一些獨特的新加坡英文。因此《瘋狂亞洲富豪》並未真實呈現新加坡,只是當成亞裔美國人幻想的「背景」。筆者看這電影時中間曾經睡著兩次。

電影敘述在地的紐約客朱瑞秋(吳恬敏)與男朋友楊尼克(亨利高汀)交往一年後,看似小氣的楊尼克受邀前往亞洲參加他最好朋友的婚禮,並且與尼克的家人見面。第一次要前往亞洲,瑞秋很興奮,卻也很緊張馬上要見到男友的家人。為了某種原因,尼克在交往過程中從來不提自己的家世背景;但是從搭機的第一分鐘起,瑞秋就隱隱覺得尼克的真實身分似乎與她想像中有很大的不同。

八卦報記者的網路消息是清楚的編劇技巧。瑞秋到了新加坡,才發現,尼克不僅僅是新加坡最有錢家族的後裔,更是全國最炙手可熱的黃金單身漢。身為尼克的女朋友,她在一瞬間成為整個社交名媛交際圈忌妒的頭號目標,更不幸的是,尼克嚴格又喜怒不形於色的母親(楊紫瓊)也不中意她,對尼克與瑞秋的未來不表樂觀。這讓瑞秋雖然置身在與自己相同膚色的人群當中,卻像是完全迷失在陌生的世界一般。《瘋狂亞洲富豪》也是繼1993年的《喜福會》以來以全亞裔美國人為主角陣容的電影。由華納兄弟影業負責於全球發行,預算3000萬美元,上映兩星期票房9088萬美元,形成多影評討論。在北美持續開出好票房,確定開拍續集,這樣的成功代表傳統浪漫喜劇並沒有死,成年女性的大型派對電影依然有其市場,在白人至上的娛樂圈上,是好萊塢難得的全亞裔卡司電影。主要場景設在新加坡的好萊塢電影,許多人也檢視它是否真實呈現了新加坡。演員以亞裔美國人和英籍東亞人為主,新加坡演員多為配角;新加坡演員亦表示,他們被要求少講一些獨特的新加坡英文。有些人擔心,《瘋狂亞洲富豪》並未真實呈現新加坡,只是把它當成亞裔美國人幻想的「背景」。

 

特殊的劇情如下。電影開場楊紫瓊訂酒店受歧視,馬上打電話讓老公買下這百年老店。女主朱瑞秋開始出場是在一個大課堂,和學生玩德州撲克,用自己的邏輯推理和數學知識反敗為勝,顯示是NYU的經濟學老師。熱情答應去楊尼克的新加坡度假並與他的家人見面。在飛機上的臥室,瑞秋試探地問楊尼克,「你家是不是很有錢?」他回答:「不,我們只是過得舒服。」瑞秋有些酸溜溜地回應:「超有錢的人都會這麼說。」新加坡的場景畫面顯示異域風情和浪漫,新加坡當地著名的大排檔、刨冰、炒麵、羊肉串、烤大蝦、煎餅、生啤,讓從未離開美國的瑞秋大開眼界。楊尼克的表姐只買全球訂製的首飾,一對耳環上百萬美金。西方結婚之前少不了單身派對,電影中跑車、直升機、各國美女和無盡的美酒是男生的男女分開,各自尋歡。迤邐的海島、泰式按摩、以及一套套的禮服試穿是女生們的選項。徹徹底底建立在美國人富豪的定義上。

這裡面是標籤化、刻板印象的亞洲。就連開頭瑞秋在課堂上講德州撲克和博弈論的關係的梗,靈感也來自《決勝21點》。角色選取幾乎都是「美國化」的亞洲面孔,或者想像中的:男性大方臉,濃眉大眼,和現在主流審美的韓流清秀完全背道而馳;女性顴骨高高,嘴唇厚厚,有的單眼皮,也不是流行的網紅臉。粵語、普通話、閩南話、客家話就是點綴,更多是英文的梗,俚語和美國文化基因。

《喜福會》當年的麻將娛樂,如今升級成為婆媳之間麻將智鬥,溫馨家宴變成豪華酒會,女生之間的八卦則依然存在。電影的美舞、服裝、場景都非常吸引人;音樂融合了中西,單單插曲就有《何日君再來》、《夜來香》、《我要你的愛》、《甜蜜蜜》、《月圓花好》、《我要飛上青天》等,但是聽起來有點不倫不類,真是遺憾。

 

愛黛兒·林(Adele Lim)和彼得·基雷利(Peter Chiarelli)撰寫劇本,電影還是沿用陳腔濫調的宣示,你可以選擇愛情,或是選擇家人!愛情與親情孰輕孰重?中國人門當戶對的門第觀念在21世紀是否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