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暑假電影

《脫稿玩家》覺醒中的虛擬人類

《脫稿玩家》(Free Guy)是一部2021年美國科幻動作喜劇電影,由薛恩·李維執導,麥特·李伯曼和塞克·潘編劇。用電影《一級玩家》與《楚門的世界》合為一部電影來形容《脫稿玩家》,也算是貼切,電影真正帶給世界人類的是一種生命的暗喻,希望所有的有心觀眾能夠得到一些醒悟及啟發,電影真正是這個世紀裡對於人類而說是一個最重要且沉重的發明。

其主演包括萊恩·雷諾斯、茱蒂·康默、喬·奇瑞、李利·萊爾·豪艾里、烏特卡什·安邦德卡爾和塔伊加·維迪提。故事主要敘述一名銀行出納員發現自己實際上是一個殘酷的電子遊戲世界中的NPC(非由玩家所控制的角色),也就是電腦內建角色,按照開發商所寫好的語法下去執行動作命令,是一直不斷循環做著重複且一樣的事,甚至連台詞都會完全相同。

《脫稿玩家》電影中許多電玩改編自2001年〈俠盜獵車手III〉與2008年〈俠盜獵車手IV〉世界中的自由城(Liberty City),電影中的一些設定還參考了2017年的電玩〈要塞英雄〉。除了許多電玩世界外,也加入其他漫威中綠巨人浩克的綠色巨手臂,美國隊長的盾牌電影元素,也有出現星際大戰中光劍,還有洛克人的手砲…等。真是熱鬧的暑假娛樂片。

《脫稿玩家》這是一個極高具有隱喻及娛樂的暑假好電影,這部電影的可看性可以從媒體上發掘出來,源自於許多過去電影的影子。可以說是繼2018 年史蒂芬史匹柏執導的科幻冒險電影《一級玩家》的進階版。開放遊戲世界《自由城市》(Free City) 中,蓋伊是個在銀行上班的NPC,直到某日發現自己身處的世界是一個電子遊戲,並採取措施使自己免於消失。

憑著題材設定與包含眾多流行的文化,建構出一個迷人的虛擬電玩世界與真實世界的對照劇情,由電玩角色與遊戲開發人角度帶我們探索其中隱藏的秘密。

這部電影給人的啟發是,他的故事是講一個遊戲中的非主要的「NPC」恩雷諾斯(Ryan Reynolds)飾演的角色蓋伊,他在電影並不是一個「玩家」,而是一位平凡的銀行員 NPC (非玩家角色),他不但沒有跟別人打打殺殺,每天除了買杯咖啡之外,就只是往返住家和工作的銀行,過著單調乏味的生活。而他也安於現狀,唯一不滿足的只有希望買到一雙他朝思暮想的球鞋,並找到能陪伴自己的伴侶,為他無趣的人生帶來一些改變。

但是當初這個設計人設定角色有心中的渴望目標,也是當初設計這個玩家人心中的渴望,沒想到這個虛擬的人物蓋伊在遇到了遊戲中的女主角之後,這樣規律的生活在某天他在路上見到自己的真命天女後開始發生改變。為了打破「玩家」跟「NPC」之間的隔閡、把握跟她講到一句話的機會,蓋伊在情急之下擊倒前來銀行搶劫的玩家,奪走他作為玩家身分象徵的「眼鏡」,雖然最終並未成功達到認識那位女孩目的,但這讓他接觸到了過去從沒想像過的全新世界。

如此一見鍾情,就開發了他的自我調整功能,在遊戲中形成為一個具有人工智慧的虛擬角色,他能夠跳脫原來配角的角色,真正找到自我,然後自我提升,從而在影片中覺醒,在身邊充滿了暴力殺戮的遊戲世界裡,為人身邊的人們,找到一個和平快樂的世界。

蓋伊的角色在自我愛情提升的升級中,同時為他及所有虛擬角色的配角找到了一個人生的目標,重要的是踏實開朗的個性,以及他樂觀面對生活的態度,有如他的同伴警察的想法一樣,人只要活著就是一種快樂,享受成為人的一種快樂過程。

《脫稿玩家》故事主要分為兩條線,第一條主線是戴上眼鏡的蓋伊在電玩世界展開冒險的「虛擬動作冒險故事」,而另一條則是程式開發者公司的基斯,以及他昔日工作夥伴「放火辣妹」的操控者米莉身上,因此也讓《脫稿玩家》兩條故事線開始產生交會,其中有些虛實混亂,看的有些迷糊,但是不損故事發展。

這部電影給一些高階人的啟發有幾方面,目前全世界都在宇宙中追尋外星生命的存在,人們對於自己的存在產生的許多疑慮,許多的研究顯示,人的肉體及靈魂在地球上其實是一個代理人的角色,真正的管理者是在天上,這就完全符合了這部電影中角色其實是由背後真正的玩家所操控的現實,這是一種悲哀,也是一種無法改變的現實,但是劇中的虛擬遊戲角色卻顯得格外稱職而愉快的活著,這給人的啟示是相當覺醒的。生命的目的是什麼?存在的意義是什麼?覺醒是什麼樣的感覺?這部電影裡面有隱藏非常多的隱喻及密碼,希望有心人能夠看出來,而不是只是看他劇情的娛樂效果及電腦動畫的超越想像技術。

《天劫倒數》人人自危的噩夢

《天劫倒數》(Greenland)是一部2020年美國災難片,由雷克·羅曼·沃執導,克里斯·斯帕林編劇,主演包括傑哈·巴特勒、莫蓮娜·芭卡琳、史考特·葛倫、安德魯·巴赫勒和大衛·丹曼。故事描述一群彗星的碎片將對地球造成前所未有的浩劫,這使傑哈·巴特勒所演的一名父親攜家帶眷試圖逃到政府庇護所中。

《天劫倒數》講一顆名為「克拉克」的彗星,從地球旁邊高速掠過,其大型碎片落入地球,會造成城市毀滅與難以估計的生命財產損失。政府緊急開放給某些人有資格躲入地下緊急避難所,以躲避之後更具毀滅性的隕石衝擊,約翰蓋瑞迪(傑哈巴特勒飾)雖然不明白自己為何被選中,但是他決定把握這個機會,為自己與家人爭取活下去的機會。

電影有預言的功能,這部電影具有世人所關心的未來是否有宇宙中行星撞地球的災難發生,這種故事其實已經變成很鮮明的宇宙災難電影的源頭,導演雷克羅曼沃與製片傑哈巴特勒參考了《世界末日》與《2012》等許多經典好萊塢災難電影,從地球的歷史上來看,也不乏有類似行星撞到地球而引起大災難的轉變。

這部電影正好提醒觀眾,前一陣子有一個小行星經過地球,所幸並沒有引起太多媒體的注意,所以大部分人都不知道,NASA曾警告說 2002小行星PZ39將在2020年2月15日晚上11:00以距地球580萬公里的距離出現。這顆小行星以相對於地球的速度每小時近55,000公里移動,其直徑介於440公尺至990公尺之間。根據NASA的說法,如果一顆大於25公尺,但小於1千公尺的岩石小行星撞擊地球,那麼隕石很可能會對撞擊區域造成局部破壞;大小超過1千或2千公尺的隕石將具有對全球造成影響的可能性。據《商業內幕》報導,多數小行星都存在在木星和火星之間的軌道,因此這些小行星對地球是幾乎沒有危險性,但該媒體補充說 2002 PZ39是罕見的例外之一。

 

在正式拍攝《天劫倒數》之前,導演雷克表示:「我們掌握了這些經典電影的核心價值:「家人」,在超乎想像的災難特效畫面之外,家人的重要與不可取代性,《天劫倒數》會讓觀眾問自己,當世界末日來臨時,你想和誰一起度過?」

這個災難彗星撞擊地球的恐懼,其中不乏大場面的山河變色的特效場景,人也顯露出人在危急中自私與暴力本性,電影是有預言的預知功能,也提醒觀眾對於人性的警覺性,所以,看這部電影能夠讓大家能夠覺察地球其實是非常有可能性遇到的災難現場。

但是,人類應該不會只是如此脆弱,畢竟人類在宇宙中還是具有一定的作用,除非人類自己不能夠自愛,遭到宇宙的毁滅,這可能是來自於自己對於地球的破壞,而遭到大自然的反撲,所以這部電影其實是給一般世人一個警惕,也達到電影娛教於樂的功能。而票房也反映大家的關心。

《天能》 多時空交錯的惡夢

《天能》(Tenet)是一部於2020年的英美合拍科幻動作諜報片,由克里斯多福·諾蘭編劇和執導。主演包括約翰·大衛·華盛頓、羅伯·派汀森、伊莉莎白·戴比基、蒂普·卡柏迪亞、米高·肯恩和肯尼斯·布萊納。劇情是一名中央情報局探員受到神秘組織的招募,發現可以逆轉時間的方法,並嘗試拯救世界免於毀滅。

攝影指導霍伊特·范·霍伊特馬使用了IMAX和70毫米膠片的攝影機拍攝。場景拍攝於七個國家進行—丹麥、愛沙尼亞、印度、義大利、挪威、英國和美國,因此場景值得去看。

在愛沙尼亞的林納哈爾直升機場、派爾努公路,在義大利的拉維洛和英國的漢普斯特德大炮會堂拍攝場景。在挪威的奧斯陸歌劇院的屋頂上和賊島,以及在丹麥的尼斯泰茲風力發電廠拍攝。在孟買選擇在布里奇坎迪醫院、蒙德加咖啡廳、戈拉巴堤岸、戈拉巴市場、印度門、格蘭特路、皇家孟買遊艇俱樂部以及泰姬瑪哈酒店進行拍攝。

這部電影講的是一個會摧毁全人類的炸彈需要被拆除,這個炸彈奧秘之處是來自於過去與未來,也就是說未來的人類企圖將人類毁滅,所以這裡面有一個關鍵性的設備就是時間機器,也就是整部電影關鍵,在談所有活動都是可以逆轉的。

這部電影牽涉到戰爭動作場面及親情的處理,唯一不一樣的地方是看這部電影的人必須要有物理學的知識,也必須要有現在熱門話題平行宇宙的觀念,或者是時間機器的合理想像,如果沒有這些基礎知識的話,就會讓人看得眼花繚亂,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其中最困難的應該是電影在拍攝過程中,順時針時間的人與逆時序行動的人互相交錯處理,不知道這是如何處理的導演與攝影技術,片中的人物都不算是頂有名,有點像是超人電影的極限運動選手電影,但是還是有他的場面和其他可看的地方,只是在時空的來回轉換過程中,有點讓人迷糊。

最後的玄機是,就像之前的《星際效應》電影一樣,其實人一直在這個輪迴中來來回回的做相同的事情,這是在劇中最後結局的時候從對話中可以看出來的端倪。有些燒腦。

這部電影其實談平行宇宙中什麼個維度是真實的,因為劇中主角一直在重複相同的一個任務,這個任務為什麼相同,可以從結尾約翰·大衛跟羅伯·派汀森之間的對話可以看出來,平行宇宙的概念就是其實人活在任何一個空間時空都有可能,所以無關乎這個任務是否能夠完成,就算是不完成也也不過是其中一個時空發生的問題,其他的時空並不成問題,因為時間的機器可以讓大家都回到過去的時間重新再啟動另外一個時空的現況,所以在最後的結局是提到英文的「reality」,就是什麼是「真實」?

這部電影讓人家最受不了的地方,就是應該他的音樂,他的音樂用了非常重低音,可以直接的震動心臟與頭腦,這是這部電影非常沉重的原因,音樂有點類似於《異星入境》時候的交響樂曲調性,如果把聲音去掉音樂去掉,這部電影應該沒有那麼的難理解,只是他的動作片快速轉接,讓觀眾有點喘不過氣來。

《機密真相》真理自在心中

《機密真相》(Flight)是一部2012年勞勃·辛密克斯執導的美國劇情片,編劇為約翰蓋亭,丹佐·華盛頓主演。影片在亞特蘭大附近拍開拍超過45天。預算只有3100萬美金。

一個早晨,227航班離開奧蘭多,這只是一般例行公事的航班。機長是Whip(丹佐華盛頓飾),和他一起的,是一個事事處處都和Whip意見不一的年輕飛行員。可是,當飛機飛入一個雲層的時候,出現了始料未及的困難。不過,Whip畢竟經驗老道,很快就飛出了雲層。不過,事情這個時候才開始失去控制。

Whip決定,停掉飛機的發動機,然後用滑翔的方式駕駛飛機,實施迫降。維普就近到了一個小教堂門口的空地,決定讓飛機迫降在那裡。飛機以140英里每小時的速度衝了下來。儘管Whip奇蹟般地控制住了飛機,但飛機最終還是在一片空地上墜毀並斷為數截。

這次空難除幾個人遇難外機上大多數人都倖存下來,Whip和一些人受傷住院。因為空難驚天的生還率,媒體開始把Whip稱為英雄,但是這裡還有一個沒法解決的問題:這起空難究竟是怎麼發生的。而Whip則堅稱,如果不是他坐在駕駛的位子上,所有的乘客都會死掉。但是這起事故的起因還需要調查,而調查中也意外發現Whip吸毒和酗酒的陋習,而Whip將從英雄變成階下囚……。


這片中丹佐華盛頓是很棒的機師,但他是一個酒鬼,也是一個煙毒癮者,他沒有辦法克服他的喝酒的症狀,當飛機出現解體的時候,他的想法奇蹟似的讓飛機安全迫降,拯救了一百多人的生命,當飛安委員會要調查他的飛機解體狀況時,發現他其實血液中都是非常濃的酒精容量跟毒品,因此他就想説服別人解決這個問題,因為他是一個英雄,他的律師幫他用所有的手法不承認檢驗報告。

所有的證據都指向他沒有毒癮與喝酒,但是在最後,當他面對他女朋友的死亡,所有的罪名都指向他女朋友在機上喝酒,這時他良心發現,他承認自己的欺騙,這是講一個人的良心與欺騙的故事。

劇中有很棒的編劇架構,讓觀眾才不透下一個情節,有個人物是關鍵,猜猜看他是誰?沒有他,這個故事寫不下去?這是編劇課的教材,讓大家燒腦,讓觀眾會心一笑。編劇約翰蓋亭表示,劇本受到2000年1月31日發生的阿拉斯加航空261號班機空難啟發。。飛機迫降墜毀的畫面也借鑑了發生於1991年12月27日的北歐航空751號班機空難。不過本片主要表現的是良心問題。人的善惡與良心與欺騙,其實是一念之間。這部電影很成功地用他最後的良心圓滿了這部電影最後的結局,他最後雖然入獄,但是他覺得快樂,這部電影探討的是善惡良心與欺騙。

這部電影獲得很高評價:「堪稱近年來同類型影片的集大成之作,從節奏掌控到演員表演,從懸念設置到敘事鋪陳,全部都是精華之筆」,「一部可以放進影視專業教科書中的電影作品」,「丹佐·華盛頓千錘百鍊的演技在片中全面爆發,完美地將複雜、糾結、感慨等多重情感雜糅在一個角色之中」。

《百萬小件》 重新拼湊為人

《百萬小件》(A Million Little Pieces)是一部2018年由薩姆·泰勒·約翰遜導演和合著並由亞倫·泰勒·約翰遜主演的2018年美國戲劇電影。

根據詹姆士·弗雷( James Frey)的同名書,它跟隨一個吸毒成癮的年輕人,他不願意戒掉毒癮,被家人送進康復中心。

1993年,詹姆斯·弗雷(James Frey)是一個遭受重創陷入自我毀滅之中的人,在一次由毒品引起的意外摔倒之後,被他的哥哥鮑勃·弗雷(J. Bob Frey,Jr)帶回家並帶到康復中心。在那兒,他遇到了一些有趣的人,這些人包括黑手黨老闆(Frey隨後的書《我的朋友倫納德》的主題),她在康復中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還有一位女性吸毒者莉莉(Lilly),儘管有嚴格的規定禁止在診所中男女接觸,但他還是與他墜入了愛河。於是當悲劇降臨時,他才真正覺醒,在他身上當他面對潛在的誘惑時,他發現了自己的力量和意志來抵抗自己的上癮。詹姆斯終於康復了,再也沒有復發。

這是描述美國的一個年輕人解吸毒成癮戒毒的故事,吸毒跟酒飲在美國是非常普遍的一個社會問題,許多的人都經過了戒毒中心的治療,在這次康復中心中,主角從一個自我毁滅的酒鬼,最後變成一個改過自新的新人。

這中間經歷過很多外人難以想像的內心與外在環境的掙扎與衝突,這是對很多人有類似毒品或是酒精上癮的人一個很有力的一個電影故事,也可以從這個故事中,我們一般人能夠體會,當你一旦上了毒癮或是酒癮的時候,其實是很難去除掉這個不好的習慣,很多人都不會認清楚自己已經上癮了。

這部電影最特別的地方是,中間主角他看到抽屜有一本老子道德經的書,電影中引用了很多他看到的生命的講法,然後最後他成功了脫離上癮的問題,他接受心理治療師的輔導,將她所有的心中的愧疚及問題,都寫成紙上的一條一條,最終他將這些紙上的內容丟棄燒掉,這其實也暗示了在所有生命哲學裡面所強調的,「人不要背負太多過去生命中的負擔,只要認清現在當下的一個念頭,過去的就算是一個課程」,「let it go」。這就是一個非常經典的俗語,生命中也許就是必須要用這一句話來勉勵自己與大家。總之,這是一部很有挑戰性的電影,在演技上以及在內容表達上都是一大困難,片中不乏有明星,是個可以去省思的一部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