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名導演

《天劫倒數》人人自危的噩夢

《天劫倒數》(Greenland)是一部2020年美國災難片,由雷克·羅曼·沃執導,克里斯·斯帕林編劇,主演包括傑哈·巴特勒、莫蓮娜·芭卡琳、史考特·葛倫、安德魯·巴赫勒和大衛·丹曼。故事描述一群彗星的碎片將對地球造成前所未有的浩劫,這使傑哈·巴特勒所演的一名父親攜家帶眷試圖逃到政府庇護所中。

《天劫倒數》講一顆名為「克拉克」的彗星,從地球旁邊高速掠過,其大型碎片落入地球,會造成城市毀滅與難以估計的生命財產損失。政府緊急開放給某些人有資格躲入地下緊急避難所,以躲避之後更具毀滅性的隕石衝擊,約翰蓋瑞迪(傑哈巴特勒飾)雖然不明白自己為何被選中,但是他決定把握這個機會,為自己與家人爭取活下去的機會。

電影有預言的功能,這部電影具有世人所關心的未來是否有宇宙中行星撞地球的災難發生,這種故事其實已經變成很鮮明的宇宙災難電影的源頭,導演雷克羅曼沃與製片傑哈巴特勒參考了《世界末日》與《2012》等許多經典好萊塢災難電影,從地球的歷史上來看,也不乏有類似行星撞到地球而引起大災難的轉變。

這部電影正好提醒觀眾,前一陣子有一個小行星經過地球,所幸並沒有引起太多媒體的注意,所以大部分人都不知道,NASA曾警告說 2002小行星PZ39將在2020年2月15日晚上11:00以距地球580萬公里的距離出現。這顆小行星以相對於地球的速度每小時近55,000公里移動,其直徑介於440公尺至990公尺之間。根據NASA的說法,如果一顆大於25公尺,但小於1千公尺的岩石小行星撞擊地球,那麼隕石很可能會對撞擊區域造成局部破壞;大小超過1千或2千公尺的隕石將具有對全球造成影響的可能性。據《商業內幕》報導,多數小行星都存在在木星和火星之間的軌道,因此這些小行星對地球是幾乎沒有危險性,但該媒體補充說 2002 PZ39是罕見的例外之一。

 

在正式拍攝《天劫倒數》之前,導演雷克表示:「我們掌握了這些經典電影的核心價值:「家人」,在超乎想像的災難特效畫面之外,家人的重要與不可取代性,《天劫倒數》會讓觀眾問自己,當世界末日來臨時,你想和誰一起度過?」

這個災難彗星撞擊地球的恐懼,其中不乏大場面的山河變色的特效場景,人也顯露出人在危急中自私與暴力本性,電影是有預言的預知功能,也提醒觀眾對於人性的警覺性,所以,看這部電影能夠讓大家能夠覺察地球其實是非常有可能性遇到的災難現場。

但是,人類應該不會只是如此脆弱,畢竟人類在宇宙中還是具有一定的作用,除非人類自己不能夠自愛,遭到宇宙的毁滅,這可能是來自於自己對於地球的破壞,而遭到大自然的反撲,所以這部電影其實是給一般世人一個警惕,也達到電影娛教於樂的功能。而票房也反映大家的關心。

《尋愛夢工廠》浪漫愛情的典型

《尋愛夢工廠》(Traumfabrik),2019 年出品的德國愛情片,故事講述一位胸懷大志的臨時演員艾米爾(丹尼斯莫賈飾)與法國女舞蹈家米露(艾米莉亞舒勒飾)陷入愛河,不料當時德國柏林圍牆興建,兩人硬生生被拆散,始終對米露念念不忘的艾米爾,戲劇性的成為一個重要人物,為了再次與米露重逢,異想天開的決定要打造一部社會主義電影,卻意外造成高潮不斷的浪漫戲劇。「為了追尋真愛,你願意付出什麼?」

這個因東西德分裂而被迫分離的愛情故事,是受到金牌製作人湯馬斯齊克勒(Thomas Zickler)的真實人生啟發。是個浪漫愛情喜劇的劇本典型,諸多戲劇化(化不可能為可能)設計事件與浪漫的對話,是學習喜劇的好電影。

《尋愛夢工廠》不只是以真實人生為啟發,更是像歷史悠久的巴貝斯柏格攝影棚(Studio Babelsberg)致敬,是德國巴貝斯柏格製片公司20年來首次製作的德文片,由德國知名製片人湯馬斯齊克勒生前最後一部電影。湯馬斯為前東德德國電影股份公司的前員工,在柏林圍牆倒塌後也繼續從事影業工作。湯馬斯齊克勒過世,影業人士都萬分不捨如同失去德國電影界的一盞明燈。《尋愛夢工廠》為他生前遺作,並在發表會上說:「在我20歲時,很高興建立了這間對我意義非凡的「夢工廠」,我在這裡努力地完成了我的理想。三十年後,我想製作一部有關社會主義的電影故事,由衷感謝《尋愛夢工廠》的誕生,它已經準備好邁向全世界了!」

《尋愛夢工廠》湯馬斯曾表示在柏林圍牆興建之時,他面臨了必須與愛人分別,為了追回愛人,他毅然決然開創一間德國製片公司。而他的戀情卻沒有像電影故事開花結果,但是事業上卻蒸蒸日上。《尋愛夢工廠》在德國熱燒不斷,女主角也因此拿下德國金母雞最佳女主角獎。

《超能追緝》雷神現身緣起

《超能追緝》(Mortal)(挪威文:Torden)是一部由安德烈·奧弗雷達( AndréØvredal)執導的2020年英語挪威幻想冒險電影,由《007:生死交戰》(No Time to Die)特效團隊打造,描述北歐神話「雷神起源」,電影的靈感來自北歐神話 ; 它由納特·沃爾夫( Nat Wolff)飾演為埃里克(Eric),一個年輕人發現他具有古代北歐神話中的神靈般的力量。

這部電影得到了挪威政府的贈款支持。電影的對話使用英語和挪威語進行,除了沃爾夫(Wolff)以外,大多數演員都是挪威語。

一位神秘美國籍的挪威男子身上,擁有不可思議的力量。他能讓碰到自己的人自燃,能讓整個空間天崩地裂,還能召喚雷電。回家鄉找親人,突然間有超人能力能讓四周閃電發火,在遇到一個女心理醫生之後,醫生對他非常好奇,想了解真實的事情如何發生,所以他就帶他回到當初事情發生的現場。當他發現這些無法解釋的力量,可能源於北歐的雷神神話,他便踏上尋找真相的旅途,卻在途中被各方勢力追殺。

本片找來《驗屍官》(The Autopsy of Jane Doe)名導安德烈艾弗道夫(Andre Ovredal)執導,更找好萊塢男星納特沃爾夫(Nat Wolff)領銜主演,讓他化身擁有神秘力量的男子,為了找尋力量起源,因此踏上驚險旅途。描述北歐神話中「雷神起源」的故事。

斥資610萬歐元(約新台幣2.05億元)製作預算,打造壯觀的場景、科幻的場面震撼觀眾,甚至還在拍片時,把挪威當地的哈當厄大橋(Hardangerbrua)封鎖五天,一度讓當地交通陷入混亂。這部挪威的超人電影,拍的非常的真實,也是北歐版的雷神索爾,是比較真實的呈現考古或是神話的線索,不論是場面或是演員,都表現得非常稱職。

電影其實講的就是一個雷神索爾的北歐版故事,但故事還會有續集,因為結尾的時候,主角變成雷神索爾消失,當然這中間有一個這個美國大使館的負面敵對人物,造成整個故事的悲劇。

《超能追緝》耗時 8 年打造雷神起源。導演安德烈艾弗道夫也進一步表示:「這個故事,是從 2012 年開始撰寫,主角是一名挪威血統的美國人,就像我一樣,常常回到挪威來尋找根源。」本片設定在挪威的日常生活當中,並以挪威的價值觀與環境作為基礎,試圖創造一位宛如北歐神話中最偉大的現代版「雷神索爾」。

這其實是一個非常值得去看的一部神話故事,裡面的場景是非常的具有說服力,是個難得的好電影。

當前科幻電影盛行的時候,對於神的敬畏以及對另外次元生命體的能力,在許多電影中都有所描述,這部電影其實探討人類在對於地球上的已知事物其實還是非常的不了解,就像是我們對於很多外星生命的探索一樣,許多的電影或媒體內容都呈現出地球古文明與外星生命或不同緯度生命之間的交往過程,這一部電影重新詮釋北歐神話挪威的雷神索爾重新返回人世間的故事,也為北歐電影開啟了另外一種好萊塢式的風格與吸引力。這實在是值得去看的一個有場面與畫面的好電影。

《拾光人生》 人生就是來學親情

《拾光人生》(Kodachrome)改編紐約時報熱門文章,膠捲時代傳奇柯達底片始祖Kodachrome面對數位浪潮之際,有一群人試圖留住這柯達底片光陰!

正值中年的麥特(傑森蘇戴西斯 飾)投身音樂產業,事業並不順利。麥特的父親班(艾德哈里斯 飾)則是一名善用底片的知名攝影師,在他確診罹患重病之後,想前往堪薩斯趕在世上僅存的柯達沖印坊關店前,沖印出自己手上的幾卷剩餘過去沒沖的底片。

故事講的是一個行將癌末死亡的攝影師,在他臨死之前希望能將他最後幾卷還沒沖的膠卷送到美國最後一家沖印店去沖洗,但在千公里之外,他希望跟他的兒子一起去沖印,沖印這幾個膠卷,但是他的兒子非常不喜歡父親,已經多年沒有跟父親往來,但照顧父親的看護助理柔伊(伊莉莎白歐森 飾)就促成了兒子跟父親去沖印的這個旅程。這算是公路電影吧。

《拾光人生》要說的故事不算新鮮,要闡述的道理或許我們都懂,電影裡面有兩個非常重要的故事元素,一個就是膠卷的價值以及攝影師的角色,另外一個談的就是音樂對於人生命中的影響,這也是在拍攝過程中比較困難的一些素材,從劇本中可以看到編劇對這兩個素材有一些自己的想法,也就是編劇做某種程度相當的了解才能夠把它合理化在故事的劇情中。

這部電影的演員表現得非常的有個性,這也是這部電影能夠讓人感動的地方,這部電影也可以是一個典型的美國是好萊塢劇本的範本,就是男主角是一個音樂的經紀人,有他自己本身的工作困境,因為一個誘因逼迫他讓他跟他父親走上去千里之外的膠卷沖洗店,這就是「英雄旅程」過程中間從召喚到面對苦難到解決問題,到最後完成的完整過程,如果來看「英雄的旅程」的這部書,可以用這部電影來比對全部的講法。

所有編劇都談四個處理結局:一個就是「事情解決、人會改變」,「事未解決、人改變」,「事解決、人未改變」,「事情未解決、人未改變」,這部電影是屬於「事未解決、人改變」,事情沒解決,但是人改變初衷,而且經過反省之後能夠找到救贖,又回到原來的生活裡。過程中每一個角色都把他內心的秘密揭露,並且處理,這也是在編劇過程中必須形塑一個完整角色人的必要的研究過程。

這部電影應該是一個比較心理分析的一個人的改變,同時也代表近年來許多「回憶電影」在過去生活時候的年代的陳述,用當代的音樂來講角色的過去的經驗,這如同台灣與中國類似的「回憶電影」,一個年輕時代的經歷,有非常相似的處理,唯一不同的是,他用了許多美國當代的一些音樂做說明,所以這是一個非常具有文化性的地域性的電影,別的國家的觀眾不見得會喜歡。

驚訝的是《鋼鐵擂台》《異星入境》製片團隊動人打造這部電影,以最美好的親情時光及著看似熟悉的情節發展,導演馬克拉索相當節制不煽情的,用時而戲謔時而感傷的口吻,既從容又包容的講述了這個故事。旅程中的所見所聞和對話,呈現彼此價值的不同,也釐清父子數十年來矛盾的糾結,這種親情電影透過電影中最常設計的「絕症」,去提醒劇中人放下的必要,和珍惜當下的美好。

《李察朱威爾事件》 困難還原事實的真相

《李察朱威爾事件》(Richard Jewell)是部2019年美國傳記劇情片,由克林·伊斯威特執導,比利·雷編劇;故事改編自瑪麗·布倫納於1997年在《浮華世界》上刊登的文章《美國噩夢:李察·朱威爾的哀歌》(American Nightmare: The Ballad of Richard Jewell),以及肯特·亞歷山大(Kent Alexander)和凱文·薩爾文(Kevin Salwen)合著的2019年書籍《The Suspect: An Olympic Bombing, the FBI, the Media, and Richard Jewell, the Man Caught in the Middle》。

主要敘述保羅·華特·豪澤飾演的美國保安李察·朱威爾的故事,他在1996年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的炸彈爆炸案中英勇地拯救了許多人的性命,但卻因被認為是嫌疑犯而遭到記者和媒體的不公正譴責。

寫實主義的這部電影,主要看的是演員演技,克林伊斯威特選這一個故事,主要是因為主角在遭遇問題的時候內心的衝突,與他個性上的不適應,在表現上創造出一種觀眾心裡的焦慮,但是也可以看出來律師跟母親之間的憂愁,但是因為演技的要求,主角的個性親切清楚明白的表現在他個人的行為上,這是一個很不錯的演員內心戲的表達方式,這也是導演從在選角的時候有獨特的眼光,選對演員就成功一半,這個電影的演員的身材的確是非常的特殊,但是能被導演所看重,並且能夠發揮他所教導出來的適當表演,我認為這部電影是非常傑出的故事。

這個故事的角色非常特殊,他有一個非常個人理想化的願望,與非常特殊的個性,然而這是他的優點也是他的缺點,很明顯的在他故事中所表現出來,不僅讓觀眾為他捏了一把冷汗,同樣觀眾也考驗劇中的律師如何面對這個困境。

克林伊斯威特找來他一直很想合作的奧斯卡得主山姆洛克威爾飾演個性剛直又犀利的布蘭特,他很快就發現這場辯護非常棘手,因為他的對手竟是全球最大的兩股勢力:美國政府和媒體。山姆洛克威爾表示:「克林伊斯威特就是我接演電影的最大誘因,當你遇到最傳奇的導演,而且他最懂得體會演員的感受、瞭解站在鏡頭前的感覺,他能給我完全的信任感,讓我發揮,同時還能聽到像他這種影壇老手才會說出的經驗談,這不就是身為演員最棒的機會。」

導演克林伊斯威特表示:「我很幸運,我拍的電影都是過程中一切陸續自動到位,像保羅華特豪澤就是生來註定要飾演這個角色,他也放低姿態詮釋出幾近還原本人的李察朱威爾;而山姆洛克威爾和凱西貝茲揣磨和塑造出角色的方式,都讓角色更貼近人心,他們每一個都是最適當的人選,更貢獻了最傳神的演出。」

這是一個小小的社會事件,但是也看出來媒體與社會大眾對於當事人的壓力,在當今的社會中特別的貼切,從事媒體工作的人或是網路社群的人,應該特別注意自己的言行是不是符合公共的道德標準,不要為了私利,而毁壞了一個人的一生,這是一部值得看的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