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克里斯多福·諾蘭

《天能》 多時空交錯的惡夢

《天能》(Tenet)是一部於2020年的英美合拍科幻動作諜報片,由克里斯多福·諾蘭編劇和執導。主演包括約翰·大衛·華盛頓、羅伯·派汀森、伊莉莎白·戴比基、蒂普·卡柏迪亞、米高·肯恩和肯尼斯·布萊納。劇情是一名中央情報局探員受到神秘組織的招募,發現可以逆轉時間的方法,並嘗試拯救世界免於毀滅。

攝影指導霍伊特·范·霍伊特馬使用了IMAX和70毫米膠片的攝影機拍攝。場景拍攝於七個國家進行—丹麥、愛沙尼亞、印度、義大利、挪威、英國和美國,因此場景值得去看。

在愛沙尼亞的林納哈爾直升機場、派爾努公路,在義大利的拉維洛和英國的漢普斯特德大炮會堂拍攝場景。在挪威的奧斯陸歌劇院的屋頂上和賊島,以及在丹麥的尼斯泰茲風力發電廠拍攝。在孟買選擇在布里奇坎迪醫院、蒙德加咖啡廳、戈拉巴堤岸、戈拉巴市場、印度門、格蘭特路、皇家孟買遊艇俱樂部以及泰姬瑪哈酒店進行拍攝。

這部電影講的是一個會摧毁全人類的炸彈需要被拆除,這個炸彈奧秘之處是來自於過去與未來,也就是說未來的人類企圖將人類毁滅,所以這裡面有一個關鍵性的設備就是時間機器,也就是整部電影關鍵,在談所有活動都是可以逆轉的。

這部電影牽涉到戰爭動作場面及親情的處理,唯一不一樣的地方是看這部電影的人必須要有物理學的知識,也必須要有現在熱門話題平行宇宙的觀念,或者是時間機器的合理想像,如果沒有這些基礎知識的話,就會讓人看得眼花繚亂,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其中最困難的應該是電影在拍攝過程中,順時針時間的人與逆時序行動的人互相交錯處理,不知道這是如何處理的導演與攝影技術,片中的人物都不算是頂有名,有點像是超人電影的極限運動選手電影,但是還是有他的場面和其他可看的地方,只是在時空的來回轉換過程中,有點讓人迷糊。

最後的玄機是,就像之前的《星際效應》電影一樣,其實人一直在這個輪迴中來來回回的做相同的事情,這是在劇中最後結局的時候從對話中可以看出來的端倪。有些燒腦。

這部電影其實談平行宇宙中什麼個維度是真實的,因為劇中主角一直在重複相同的一個任務,這個任務為什麼相同,可以從結尾約翰·大衛跟羅伯·派汀森之間的對話可以看出來,平行宇宙的概念就是其實人活在任何一個空間時空都有可能,所以無關乎這個任務是否能夠完成,就算是不完成也也不過是其中一個時空發生的問題,其他的時空並不成問題,因為時間的機器可以讓大家都回到過去的時間重新再啟動另外一個時空的現況,所以在最後的結局是提到英文的「reality」,就是什麼是「真實」?

這部電影讓人家最受不了的地方,就是應該他的音樂,他的音樂用了非常重低音,可以直接的震動心臟與頭腦,這是這部電影非常沉重的原因,音樂有點類似於《異星入境》時候的交響樂曲調性,如果把聲音去掉音樂去掉,這部電影應該沒有那麼的難理解,只是他的動作片快速轉接,讓觀眾有點喘不過氣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