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值得看的電影

《詐製片家》 暮年演員的自諷

《詐製片家》(The Comeback Trail)是一部2020年美國年度爆笑喜劇電影,由喬治·加洛執導。由加洛(Galo)和喬什·波斯納(Josh Posner)共同撰寫劇本。這是哈里·赫維茲在1982年同名翻拍的電影。

由集結三大金獎影帝勞勃狄尼洛(Robert De Niro) 、 湯米李瓊斯(Tommy Lee Jones) 、 摩根費里曼(Morgan Freeman)、扎克·布拉夫、艾米爾·荷許、艾迪·葛瑞芬、凱特·卡茲曼(Kate Katzman)和布萊琳·達斯塔尼主演。

這是一部喜劇電影,有三大明星勞勃·狄尼洛、湯米·李·瓊斯、摩根·費里曼主演,主要是講電影拍片之前的籌資惡習,募資之前什麼話都可以承諾,但是電影的製作過程會有非常多的意外,而電影中意外的主角失足死亡是其中之一,卻因而得到大筆的意外保險金,使得電影這個行業在募資上突然增加一個製片風險的利多,電影就是利用這種製片的個人保險帶出整個戲劇的喜感賣點,企圖讓電影中主角意外身亡,卻得到相反的拍片效果,讓觀眾看得哈哈大笑。

在三個演員老的賣力演出下,也看出來資深老演員他們的辛酸,雖然電影是一個多元化的製片世界,但是通常年輕瀟灑美麗的性格男女演員還是會得到較多觀眾的喜愛,但是當他們一旦年紀增長,卻不得不面對如此現實的製片困境,這部電影結合三大明星創造出一個由演技形成的喜感劇情,這是好萊塢電影圈的諷刺搞笑,老演員暮年時刻辛酸打工心境,但也贏得不少電影院的笑聲。

曾經風光一時的好萊塢電影製片人麥斯(勞勃狄尼洛飾),靠著嘴上功夫四處唬爛、找金主丟錢拍片,卻也遇到票房風險事實,拍攝的修女殺手電影失利後,自己有的一個劇本製片搶著要買,但是他卻寧願擁有卻拒絕高價賣出,但欠了黑幫老大雷吉(摩根費里曼 飾)一屁股債,當他正火燒屁股要籌錢時,決定鋌而走險,卻親眼目睹當紅動作巨星失足墜樓而獲得500萬美元保險金,這給了毫無業界良心的麥斯一個靈感,決定開始製作新片,但是卻是希望製造意外弄死主角,以詐領鉅額保險金。

於是麥斯找來了花瓶女導演,與失魂落魄一直想自殺的過氣巨星杜克(湯米李瓊斯 飾)演出電影,卻萬萬沒想到這個每天酗酒厭世的老牛仔,在鏡頭前卻虎虎生風,簡單特技根本難不倒他,麥斯只得屢出險招讓他挑戰更危險的動作場面,杜克卻一再死裡逃生,竟然因此造就了麥斯生涯中最棒的電影,使得悲劇設計的暗計,卻得到意外的喜劇票房。

電影劇情中的對話出現許多過去電影的片名及經典內容對話,也顯示出美國電影編劇對於美國過去電影的研究十分透澈,這也該令我們台灣編劇汗顏的地方,編劇功力非一朝一夕養成,而是十年鐵杵磨成針的中間努力過程,這電影讓老觀眾輕鬆看看卻也有分有趣,然而,畢竟風光歲月逝如流水成記憶。

 

《脫稿玩家》覺醒中的虛擬人類

《脫稿玩家》(Free Guy)是一部2021年美國科幻動作喜劇電影,由薛恩·李維執導,麥特·李伯曼和塞克·潘編劇。用電影《一級玩家》與《楚門的世界》合為一部電影來形容《脫稿玩家》,也算是貼切,電影真正帶給世界人類的是一種生命的暗喻,希望所有的有心觀眾能夠得到一些醒悟及啟發,電影真正是這個世紀裡對於人類而說是一個最重要且沉重的發明。

其主演包括萊恩·雷諾斯、茱蒂·康默、喬·奇瑞、李利·萊爾·豪艾里、烏特卡什·安邦德卡爾和塔伊加·維迪提。故事主要敘述一名銀行出納員發現自己實際上是一個殘酷的電子遊戲世界中的NPC(非由玩家所控制的角色),也就是電腦內建角色,按照開發商所寫好的語法下去執行動作命令,是一直不斷循環做著重複且一樣的事,甚至連台詞都會完全相同。

《脫稿玩家》電影中許多電玩改編自2001年〈俠盜獵車手III〉與2008年〈俠盜獵車手IV〉世界中的自由城(Liberty City),電影中的一些設定還參考了2017年的電玩〈要塞英雄〉。除了許多電玩世界外,也加入其他漫威中綠巨人浩克的綠色巨手臂,美國隊長的盾牌電影元素,也有出現星際大戰中光劍,還有洛克人的手砲…等。真是熱鬧的暑假娛樂片。

《脫稿玩家》這是一個極高具有隱喻及娛樂的暑假好電影,這部電影的可看性可以從媒體上發掘出來,源自於許多過去電影的影子。可以說是繼2018 年史蒂芬史匹柏執導的科幻冒險電影《一級玩家》的進階版。開放遊戲世界《自由城市》(Free City) 中,蓋伊是個在銀行上班的NPC,直到某日發現自己身處的世界是一個電子遊戲,並採取措施使自己免於消失。

憑著題材設定與包含眾多流行的文化,建構出一個迷人的虛擬電玩世界與真實世界的對照劇情,由電玩角色與遊戲開發人角度帶我們探索其中隱藏的秘密。

這部電影給人的啟發是,他的故事是講一個遊戲中的非主要的「NPC」恩雷諾斯(Ryan Reynolds)飾演的角色蓋伊,他在電影並不是一個「玩家」,而是一位平凡的銀行員 NPC (非玩家角色),他不但沒有跟別人打打殺殺,每天除了買杯咖啡之外,就只是往返住家和工作的銀行,過著單調乏味的生活。而他也安於現狀,唯一不滿足的只有希望買到一雙他朝思暮想的球鞋,並找到能陪伴自己的伴侶,為他無趣的人生帶來一些改變。

但是當初這個設計人設定角色有心中的渴望目標,也是當初設計這個玩家人心中的渴望,沒想到這個虛擬的人物蓋伊在遇到了遊戲中的女主角之後,這樣規律的生活在某天他在路上見到自己的真命天女後開始發生改變。為了打破「玩家」跟「NPC」之間的隔閡、把握跟她講到一句話的機會,蓋伊在情急之下擊倒前來銀行搶劫的玩家,奪走他作為玩家身分象徵的「眼鏡」,雖然最終並未成功達到認識那位女孩目的,但這讓他接觸到了過去從沒想像過的全新世界。

如此一見鍾情,就開發了他的自我調整功能,在遊戲中形成為一個具有人工智慧的虛擬角色,他能夠跳脫原來配角的角色,真正找到自我,然後自我提升,從而在影片中覺醒,在身邊充滿了暴力殺戮的遊戲世界裡,為人身邊的人們,找到一個和平快樂的世界。

蓋伊的角色在自我愛情提升的升級中,同時為他及所有虛擬角色的配角找到了一個人生的目標,重要的是踏實開朗的個性,以及他樂觀面對生活的態度,有如他的同伴警察的想法一樣,人只要活著就是一種快樂,享受成為人的一種快樂過程。

《脫稿玩家》故事主要分為兩條線,第一條主線是戴上眼鏡的蓋伊在電玩世界展開冒險的「虛擬動作冒險故事」,而另一條則是程式開發者公司的基斯,以及他昔日工作夥伴「放火辣妹」的操控者米莉身上,因此也讓《脫稿玩家》兩條故事線開始產生交會,其中有些虛實混亂,看的有些迷糊,但是不損故事發展。

這部電影給一些高階人的啟發有幾方面,目前全世界都在宇宙中追尋外星生命的存在,人們對於自己的存在產生的許多疑慮,許多的研究顯示,人的肉體及靈魂在地球上其實是一個代理人的角色,真正的管理者是在天上,這就完全符合了這部電影中角色其實是由背後真正的玩家所操控的現實,這是一種悲哀,也是一種無法改變的現實,但是劇中的虛擬遊戲角色卻顯得格外稱職而愉快的活著,這給人的啟示是相當覺醒的。生命的目的是什麼?存在的意義是什麼?覺醒是什麼樣的感覺?這部電影裡面有隱藏非常多的隱喻及密碼,希望有心人能夠看出來,而不是只是看他劇情的娛樂效果及電腦動畫的超越想像技術。

《STAND BY ME 哆啦A夢 2》 珍惜記憶與回憶

《STAND BY ME 哆啦A夢 2》(STAND BY ME ドラえもん 2,Stand by Me Doraemon 2)是《哆啦A夢》50周年紀念作品。一部於2020年11月20日上映的日本動畫電影,為2014年電影《STAND BY ME 哆啦A夢》的續集,本片由八木龍一和山崎貴共同執導,故事改編自藤子·F·不二雄的漫畫《哆啦A夢》。本片是進入令和時代和2020年代第一部3D劇場版動畫。

本片劇情是大雄某日突然想起幼稚園時過世的奶奶而傷心不已的,在與哆啦A夢達成約定後,搭乘時光機回到過去,只為了偷偷再見奶奶一面,沒想到卻意外被奶奶發現了。奶奶雖然對於以小學生模樣現身的大雄感到訝異,但依然溫柔地對待他。就在奶奶「希望見到大雄老婆」的願望下,一個連接「過去」、「現在」與「未來」的故事就此展開。

這部電影其實在技巧3D動畫上面算是非常的出色,以這個主題「哆啦A夢50歲」週年來寫的這個故事,其實也講到了一個生命的時間過程,故事主要講的是人對於自己的未來總是充滿了好奇與恐懼,如果我們能夠穿越時空,來來回回,也許我們就沒有遺憾,而且我們可以知道我們自己的優點跟缺點,也許我們可以多少做一些有利於自己未來更好發展的一些調整。

這故事主要是想大雄發現他抽屜的零分考卷被媽媽發現之後,媽媽對他比較失望,他就找哆啦A夢看看是不是可以來做一個調整,然後他回到了過去看到他的奶奶,「奶奶,我有辦法為其他人帶來幸福嗎?」為了圓他奶奶的一個希望,他做了整個人生的旅程。

這故事其實講的是一個比較耐人尋味的一個「人與人之間」「親人之間」的一個「情」,哆啦A夢跟大雄之間的感情與靜香之間的「情」,這是非常重要的一個關鍵,每個人都不知道自己的優點跟缺點,但必須也每個人也該可以調整與接受,這故事就在講哆啦A夢如何在穿越時空上找回到他自己,並且調正重新出發。

這是一個其實非常正向性的科幻動畫電影,裡面談的是如果人能夠同時面對自己的過去與未來,也許他就能夠真正安心的走現在的這一步路,人的「記憶」是非常奇怪的一個產品,他能夠讓我們記得過去發生的事情,同時用過去發生的事情來砥礪我們未來的發展,但是不可避免的,我們對未來也充滿了期待,這個故事其實就是在這樣子的結構上做分析。

因為是一個科幻動畫電影,不能談它的時光機與飛車合理性與邏輯性,只能表現出它在想像空間上有非常多的意外與編劇處理,幽默是不可少的,賺人熱淚情感也是不能缺的,我們如何面對自己的回憶,「記憶」其實是人類非常珍貴的資產,如果人沒有「記憶」「回憶」,那將是一個多麼悲慘的空白人生,看完後更珍惜自己擁有的記憶與回憶。這是一部出乎意料之外可以去看的好電影,歌曲歌詞也很棒。

 

《迴路追殺令》生命必須活出意義

《迴路追殺令》(Boss Level)是一部美國科幻動作電影,由喬·卡納漢執導,卡納漢、Chris與Eddie Borey編劇。主演是法蘭克·葛里洛,他飾演一名退役特種兵,描述被困在時間循環的迴圈,不斷地重新回到死去的那一天。其他演員有梅爾·吉勃遜、娜歐蜜·華茲和楊紫瓊。

這部電影是限制級,在這無窮無盡的一天裡,主角身陷難解死亡遊戲迴圈,各式兇狠殺手紛紛出籠,刀、劍、槍、砲、彈藥、肉搏一應俱全,能看到不停地被砍頭/砍別人頭,或以其他千奇百怪的方式中槍中劍與重傷,還有飆車、雙槍飛撲掃射、學習武當劍術,真是熱鬧十足。

但是,這是一個非常好看的休閒娛樂正能量的電影,一個人死掉200多次之後發現他其實可以有拯救世界的能力,電影中談到的幾個問題,1)重複的人生是有意義的嗎?2)人間最可貴的是什麼?父愛,愛情?3)科技有可能會毀掉人類。

退休特種部隊軍官羅伊(法蘭克葛里洛 飾演),某天早上起床後,突然發現自己陷入了無窮死亡復活迴圈中。他每天自己被困在一個永無止盡的時間循環當中。在時間的不斷循環下,他有時候被射殺 炸彈攻擊甚至是斬首或刺殺…。成為各式各樣殺手不停追殺的目標後,他很快地從每天的陣亡裡,體悟出活命的套路公式。儘管他已經看淡死亡,直到有天發現,也許可以挽救他疏遠已久的前妻與兒子,讓他回歸久違的另一種正常生活,也就是親情。而當然,邪惡的上校梅爾吉勃遜(這個電影如果沒有正向性的意義,可能他是不會演這部電影)跟他的想法相違,兩人最後一決生死,卻也希望拯救地球。最後男主角犧牲了自己,挽救全世界,這也是一個非常典型正向性的好萊塢的編劇結構。

這電影故事劇情非常清楚,第一幕,角色呈現剛開始出現如何重複的死亡,直到他發現了他要去改變的理由,才開始第二幕,然後第二幕他一直重複去找尋他最後的復活意義,他發現了父愛,然後他發現了他的妻子沒有死,他也知道了世界無論如何都會毁掉,於是第三幕,就是再談他如何拯救他妻子以及拯救世界級犧牲自己的全部過程。30/60/30分鐘的恰當時間比例。

這部電影基本上是一個非常熱鬧有場面、有動作、有愛情、有親情、有幽默詼諧、還有演員的演技,最重要的是他有正向性的思考邏輯,也就是以犧牲可以挽救世界的人生存意義。好萊塢的親情與愛情終究是人類的解藥。

談談好萊塢電影的特色。不論多麼的混亂血腥暴力,最後的結局一定是正能量正向性的安排,這是大多數好萊塢所採取的說故事策略。

1)有足夠大的場面,容得下整個寬螢幕。

2)聲音效果足夠讓你振奮,在電影院可以讓你聽得跳腳。

3)鏡頭的銜接非常的自然流暢,讓你不由自主的入神看到忘我。

4)演員的演技與真實的寫實主義的場景,看來非常的自然逼真,但是卻不失其誇張的又合理的特質。

5)所有的美術、服裝、道具都非常的貼切襯托出主角的個人角色及經濟環境地位。

6)攝影不會故意賣弄攝影技術,而是協助整個故事的說明,非常本分的表現出畫面應有的敘事流暢性。

好萊塢絕對不是因為有錢,而絕對是因為他有專業的分工及專業的技術與能力,同時他又能夠掌握全世界市場大多數人的興趣,讓電影值得票價,這是普遍應該要去努力追求的。

《迴路追殺令》,這部電影的主角看起來身材體格造型都非常的出色,健美的身材絕不輸阿諾,同樣他的動作也不屬於動作巨星基維里維的動作,女主角絕對是年輕貌美,親情戲的小孩子也絕對演技貼切,最重要的是所有主角旁邊的配角,包括臨時演員的場面調度,都非常的貼切,然後有很多的飛車追逐、警匪打鬥、特殊困難的動作與場景,這就是好萊塢的特色,你看不出他是綠幕特效做出來的,還是真實場景做出來的,這就是好萊塢。

好萊塢絕對不是只是錢多,而是把錢用在對的地方跟正確的投資上,每一個人都能夠兢兢業業做好本分的事情,這也就是台灣電影教育學會TFEI一向所強調的:「團結合作、專業分工」。台灣目前需要這方面的職能定位。

台灣電影教育學會的電影學院TFI有很多專業的電影課程,職能訓練課程,不光只是理論,還有實務操作,希望有興趣電影的人及社會人士參與訓練,來扭轉台灣電影產業的不振,以及說故事不佳的能力。

《鬼滅之刃》中人內心的隱憂

《鬼滅之刃》(鬼滅の刃),簡稱《鬼滅》,是日本漫畫家吾峠呼世晴所創作的奇幻漫畫作品,描述主角炭治郎為了尋求讓被變成鬼的妹妹復原的方法,踏上斬鬼之旅的和風刀劍奇譚。2020年10月16日上映續集電影《鬼滅之刃劇場版 無限列車篇》。

日本卡通《鬼滅之刃》,不管是在日本或台灣都受到了非常熱烈的歡迎,票房一直往上升,這部電影因為是漫畫改編,所以有非常強烈的漫畫風格,對於許多不看漫畫的族群來說,看這種電影其實是非常痛苦的,但是顯然還是有非常多的年輕觀眾在戲院中隨著劇情的發展而產生共鳴笑聲,談談這部電影的內在隱喻的部分。

這是講滅鬼隊與鬼對抗的一個故事,鬼對於人的掌控是來自於對人內心是內心世界的了解,因此他們讓他們每一個人進入現實生活中所欠缺或遺憾的美麗夢境,因此很多人願意去追尋這種夢,而願意在夢中死亡,這種想法十分的有趣,到底夢中是真實,還是現實是真實,這部電影詮釋了人生才是真實。

鬼可以進入人的內心恐懼的核心意識,發現人真正所需要的精神內涵,鬼利用人的弱點顯化成為一個真實的現化夢境,而全片就在這樣一個關鍵因素下,滅鬼隊主角與眾不同的面對他的夢,而與鬼王產生了對決。

這個故事為什麼會引起這麼多人的興趣,答案真是耐人尋味,是不是每一個人內心都有一個解不開的夢,這個夢也許代表他的信念與現實之間的差異,這部電影所顯示出來的結果,與好萊塢的二元對立雖然是符合的,但是票房代表了大多數人對於鬼這樣子的一個維度的恐懼與人維度的一種無奈,也許是社會心理學上一個非常有興趣研究的一個議題。

日本電影有很多都是有非常奇怪想法的一些故事敘事,也說明了日本文化中許多耐人尋味的一些社會現象,例如日本人的自殺比率是全世界排名首位的。這之間是不是有什麼關聯,是不是也說明了日本的這種漫畫能夠暢銷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