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值得看的電影

《STAND BY ME 哆啦A夢 2》 珍惜記憶與回憶

《STAND BY ME 哆啦A夢 2》(STAND BY ME ドラえもん 2,Stand by Me Doraemon 2)是《哆啦A夢》50周年紀念作品。一部於2020年11月20日上映的日本動畫電影,為2014年電影《STAND BY ME 哆啦A夢》的續集,本片由八木龍一和山崎貴共同執導,故事改編自藤子·F·不二雄的漫畫《哆啦A夢》。本片是進入令和時代和2020年代第一部3D劇場版動畫。

本片劇情是大雄某日突然想起幼稚園時過世的奶奶而傷心不已的,在與哆啦A夢達成約定後,搭乘時光機回到過去,只為了偷偷再見奶奶一面,沒想到卻意外被奶奶發現了。奶奶雖然對於以小學生模樣現身的大雄感到訝異,但依然溫柔地對待他。就在奶奶「希望見到大雄老婆」的願望下,一個連接「過去」、「現在」與「未來」的故事就此展開。

這部電影其實在技巧3D動畫上面算是非常的出色,以這個主題「哆啦A夢50歲」週年來寫的這個故事,其實也講到了一個生命的時間過程,故事主要講的是人對於自己的未來總是充滿了好奇與恐懼,如果我們能夠穿越時空,來來回回,也許我們就沒有遺憾,而且我們可以知道我們自己的優點跟缺點,也許我們可以多少做一些有利於自己未來更好發展的一些調整。

這故事主要是想大雄發現他抽屜的零分考卷被媽媽發現之後,媽媽對他比較失望,他就找哆啦A夢看看是不是可以來做一個調整,然後他回到了過去看到他的奶奶,「奶奶,我有辦法為其他人帶來幸福嗎?」為了圓他奶奶的一個希望,他做了整個人生的旅程。

這故事其實講的是一個比較耐人尋味的一個「人與人之間」「親人之間」的一個「情」,哆啦A夢跟大雄之間的感情與靜香之間的「情」,這是非常重要的一個關鍵,每個人都不知道自己的優點跟缺點,但必須也每個人也該可以調整與接受,這故事就在講哆啦A夢如何在穿越時空上找回到他自己,並且調正重新出發。

這是一個其實非常正向性的科幻動畫電影,裡面談的是如果人能夠同時面對自己的過去與未來,也許他就能夠真正安心的走現在的這一步路,人的「記憶」是非常奇怪的一個產品,他能夠讓我們記得過去發生的事情,同時用過去發生的事情來砥礪我們未來的發展,但是不可避免的,我們對未來也充滿了期待,這個故事其實就是在這樣子的結構上做分析。

因為是一個科幻動畫電影,不能談它的時光機與飛車合理性與邏輯性,只能表現出它在想像空間上有非常多的意外與編劇處理,幽默是不可少的,賺人熱淚情感也是不能缺的,我們如何面對自己的回憶,「記憶」其實是人類非常珍貴的資產,如果人沒有「記憶」「回憶」,那將是一個多麼悲慘的空白人生,看完後更珍惜自己擁有的記憶與回憶。這是一部出乎意料之外可以去看的好電影,歌曲歌詞也很棒。

 

《迴路追殺令》生命必須活出意義

《迴路追殺令》(Boss Level)是一部美國科幻動作電影,由喬·卡納漢執導,卡納漢、Chris與Eddie Borey編劇。主演是法蘭克·葛里洛,他飾演一名退役特種兵,描述被困在時間循環的迴圈,不斷地重新回到死去的那一天。其他演員有梅爾·吉勃遜、娜歐蜜·華茲和楊紫瓊。

這部電影是限制級,在這無窮無盡的一天裡,主角身陷難解死亡遊戲迴圈,各式兇狠殺手紛紛出籠,刀、劍、槍、砲、彈藥、肉搏一應俱全,能看到不停地被砍頭/砍別人頭,或以其他千奇百怪的方式中槍中劍與重傷,還有飆車、雙槍飛撲掃射、學習武當劍術,真是熱鬧十足。

但是,這是一個非常好看的休閒娛樂正能量的電影,一個人死掉200多次之後發現他其實可以有拯救世界的能力,電影中談到的幾個問題,1)重複的人生是有意義的嗎?2)人間最可貴的是什麼?父愛,愛情?3)科技有可能會毀掉人類。

退休特種部隊軍官羅伊(法蘭克葛里洛 飾演),某天早上起床後,突然發現自己陷入了無窮死亡復活迴圈中。他每天自己被困在一個永無止盡的時間循環當中。在時間的不斷循環下,他有時候被射殺 炸彈攻擊甚至是斬首或刺殺…。成為各式各樣殺手不停追殺的目標後,他很快地從每天的陣亡裡,體悟出活命的套路公式。儘管他已經看淡死亡,直到有天發現,也許可以挽救他疏遠已久的前妻與兒子,讓他回歸久違的另一種正常生活,也就是親情。而當然,邪惡的上校梅爾吉勃遜(這個電影如果沒有正向性的意義,可能他是不會演這部電影)跟他的想法相違,兩人最後一決生死,卻也希望拯救地球。最後男主角犧牲了自己,挽救全世界,這也是一個非常典型正向性的好萊塢的編劇結構。

這電影故事劇情非常清楚,第一幕,角色呈現剛開始出現如何重複的死亡,直到他發現了他要去改變的理由,才開始第二幕,然後第二幕他一直重複去找尋他最後的復活意義,他發現了父愛,然後他發現了他的妻子沒有死,他也知道了世界無論如何都會毁掉,於是第三幕,就是再談他如何拯救他妻子以及拯救世界級犧牲自己的全部過程。30/60/30分鐘的恰當時間比例。

這部電影基本上是一個非常熱鬧有場面、有動作、有愛情、有親情、有幽默詼諧、還有演員的演技,最重要的是他有正向性的思考邏輯,也就是以犧牲可以挽救世界的人生存意義。好萊塢的親情與愛情終究是人類的解藥。

談談好萊塢電影的特色。不論多麼的混亂血腥暴力,最後的結局一定是正能量正向性的安排,這是大多數好萊塢所採取的說故事策略。

1)有足夠大的場面,容得下整個寬螢幕。

2)聲音效果足夠讓你振奮,在電影院可以讓你聽得跳腳。

3)鏡頭的銜接非常的自然流暢,讓你不由自主的入神看到忘我。

4)演員的演技與真實的寫實主義的場景,看來非常的自然逼真,但是卻不失其誇張的又合理的特質。

5)所有的美術、服裝、道具都非常的貼切襯托出主角的個人角色及經濟環境地位。

6)攝影不會故意賣弄攝影技術,而是協助整個故事的說明,非常本分的表現出畫面應有的敘事流暢性。

好萊塢絕對不是因為有錢,而絕對是因為他有專業的分工及專業的技術與能力,同時他又能夠掌握全世界市場大多數人的興趣,讓電影值得票價,這是普遍應該要去努力追求的。

《迴路追殺令》,這部電影的主角看起來身材體格造型都非常的出色,健美的身材絕不輸阿諾,同樣他的動作也不屬於動作巨星基維里維的動作,女主角絕對是年輕貌美,親情戲的小孩子也絕對演技貼切,最重要的是所有主角旁邊的配角,包括臨時演員的場面調度,都非常的貼切,然後有很多的飛車追逐、警匪打鬥、特殊困難的動作與場景,這就是好萊塢的特色,你看不出他是綠幕特效做出來的,還是真實場景做出來的,這就是好萊塢。

好萊塢絕對不是只是錢多,而是把錢用在對的地方跟正確的投資上,每一個人都能夠兢兢業業做好本分的事情,這也就是台灣電影教育學會TFEI一向所強調的:「團結合作、專業分工」。台灣目前需要這方面的職能定位。

台灣電影教育學會的電影學院TFI有很多專業的電影課程,職能訓練課程,不光只是理論,還有實務操作,希望有興趣電影的人及社會人士參與訓練,來扭轉台灣電影產業的不振,以及說故事不佳的能力。

《鬼滅之刃》中人內心的隱憂

《鬼滅之刃》(鬼滅の刃),簡稱《鬼滅》,是日本漫畫家吾峠呼世晴所創作的奇幻漫畫作品,描述主角炭治郎為了尋求讓被變成鬼的妹妹復原的方法,踏上斬鬼之旅的和風刀劍奇譚。2020年10月16日上映續集電影《鬼滅之刃劇場版 無限列車篇》。

日本卡通《鬼滅之刃》,不管是在日本或台灣都受到了非常熱烈的歡迎,票房一直往上升,這部電影因為是漫畫改編,所以有非常強烈的漫畫風格,對於許多不看漫畫的族群來說,看這種電影其實是非常痛苦的,但是顯然還是有非常多的年輕觀眾在戲院中隨著劇情的發展而產生共鳴笑聲,談談這部電影的內在隱喻的部分。

這是講滅鬼隊與鬼對抗的一個故事,鬼對於人的掌控是來自於對人內心是內心世界的了解,因此他們讓他們每一個人進入現實生活中所欠缺或遺憾的美麗夢境,因此很多人願意去追尋這種夢,而願意在夢中死亡,這種想法十分的有趣,到底夢中是真實,還是現實是真實,這部電影詮釋了人生才是真實。

鬼可以進入人的內心恐懼的核心意識,發現人真正所需要的精神內涵,鬼利用人的弱點顯化成為一個真實的現化夢境,而全片就在這樣一個關鍵因素下,滅鬼隊主角與眾不同的面對他的夢,而與鬼王產生了對決。

這個故事為什麼會引起這麼多人的興趣,答案真是耐人尋味,是不是每一個人內心都有一個解不開的夢,這個夢也許代表他的信念與現實之間的差異,這部電影所顯示出來的結果,與好萊塢的二元對立雖然是符合的,但是票房代表了大多數人對於鬼這樣子的一個維度的恐懼與人維度的一種無奈,也許是社會心理學上一個非常有興趣研究的一個議題。

日本電影有很多都是有非常奇怪想法的一些故事敘事,也說明了日本文化中許多耐人尋味的一些社會現象,例如日本人的自殺比率是全世界排名首位的。這之間是不是有什麼關聯,是不是也說明了日本的這種漫畫能夠暢銷的原因。

《天劫倒數》人人自危的噩夢

《天劫倒數》(Greenland)是一部2020年美國災難片,由雷克·羅曼·沃執導,克里斯·斯帕林編劇,主演包括傑哈·巴特勒、莫蓮娜·芭卡琳、史考特·葛倫、安德魯·巴赫勒和大衛·丹曼。故事描述一群彗星的碎片將對地球造成前所未有的浩劫,這使傑哈·巴特勒所演的一名父親攜家帶眷試圖逃到政府庇護所中。

《天劫倒數》講一顆名為「克拉克」的彗星,從地球旁邊高速掠過,其大型碎片落入地球,會造成城市毀滅與難以估計的生命財產損失。政府緊急開放給某些人有資格躲入地下緊急避難所,以躲避之後更具毀滅性的隕石衝擊,約翰蓋瑞迪(傑哈巴特勒飾)雖然不明白自己為何被選中,但是他決定把握這個機會,為自己與家人爭取活下去的機會。

電影有預言的功能,這部電影具有世人所關心的未來是否有宇宙中行星撞地球的災難發生,這種故事其實已經變成很鮮明的宇宙災難電影的源頭,導演雷克羅曼沃與製片傑哈巴特勒參考了《世界末日》與《2012》等許多經典好萊塢災難電影,從地球的歷史上來看,也不乏有類似行星撞到地球而引起大災難的轉變。

這部電影正好提醒觀眾,前一陣子有一個小行星經過地球,所幸並沒有引起太多媒體的注意,所以大部分人都不知道,NASA曾警告說 2002小行星PZ39將在2020年2月15日晚上11:00以距地球580萬公里的距離出現。這顆小行星以相對於地球的速度每小時近55,000公里移動,其直徑介於440公尺至990公尺之間。根據NASA的說法,如果一顆大於25公尺,但小於1千公尺的岩石小行星撞擊地球,那麼隕石很可能會對撞擊區域造成局部破壞;大小超過1千或2千公尺的隕石將具有對全球造成影響的可能性。據《商業內幕》報導,多數小行星都存在在木星和火星之間的軌道,因此這些小行星對地球是幾乎沒有危險性,但該媒體補充說 2002 PZ39是罕見的例外之一。

 

在正式拍攝《天劫倒數》之前,導演雷克表示:「我們掌握了這些經典電影的核心價值:「家人」,在超乎想像的災難特效畫面之外,家人的重要與不可取代性,《天劫倒數》會讓觀眾問自己,當世界末日來臨時,你想和誰一起度過?」

這個災難彗星撞擊地球的恐懼,其中不乏大場面的山河變色的特效場景,人也顯露出人在危急中自私與暴力本性,電影是有預言的預知功能,也提醒觀眾對於人性的警覺性,所以,看這部電影能夠讓大家能夠覺察地球其實是非常有可能性遇到的災難現場。

但是,人類應該不會只是如此脆弱,畢竟人類在宇宙中還是具有一定的作用,除非人類自己不能夠自愛,遭到宇宙的毁滅,這可能是來自於自己對於地球的破壞,而遭到大自然的反撲,所以這部電影其實是給一般世人一個警惕,也達到電影娛教於樂的功能。而票房也反映大家的關心。

《天能》 多時空交錯的惡夢

《天能》(Tenet)是一部於2020年的英美合拍科幻動作諜報片,由克里斯多福·諾蘭編劇和執導。主演包括約翰·大衛·華盛頓、羅伯·派汀森、伊莉莎白·戴比基、蒂普·卡柏迪亞、米高·肯恩和肯尼斯·布萊納。劇情是一名中央情報局探員受到神秘組織的招募,發現可以逆轉時間的方法,並嘗試拯救世界免於毀滅。

攝影指導霍伊特·范·霍伊特馬使用了IMAX和70毫米膠片的攝影機拍攝。場景拍攝於七個國家進行—丹麥、愛沙尼亞、印度、義大利、挪威、英國和美國,因此場景值得去看。

在愛沙尼亞的林納哈爾直升機場、派爾努公路,在義大利的拉維洛和英國的漢普斯特德大炮會堂拍攝場景。在挪威的奧斯陸歌劇院的屋頂上和賊島,以及在丹麥的尼斯泰茲風力發電廠拍攝。在孟買選擇在布里奇坎迪醫院、蒙德加咖啡廳、戈拉巴堤岸、戈拉巴市場、印度門、格蘭特路、皇家孟買遊艇俱樂部以及泰姬瑪哈酒店進行拍攝。

這部電影講的是一個會摧毁全人類的炸彈需要被拆除,這個炸彈奧秘之處是來自於過去與未來,也就是說未來的人類企圖將人類毁滅,所以這裡面有一個關鍵性的設備就是時間機器,也就是整部電影關鍵,在談所有活動都是可以逆轉的。

這部電影牽涉到戰爭動作場面及親情的處理,唯一不一樣的地方是看這部電影的人必須要有物理學的知識,也必須要有現在熱門話題平行宇宙的觀念,或者是時間機器的合理想像,如果沒有這些基礎知識的話,就會讓人看得眼花繚亂,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其中最困難的應該是電影在拍攝過程中,順時針時間的人與逆時序行動的人互相交錯處理,不知道這是如何處理的導演與攝影技術,片中的人物都不算是頂有名,有點像是超人電影的極限運動選手電影,但是還是有他的場面和其他可看的地方,只是在時空的來回轉換過程中,有點讓人迷糊。

最後的玄機是,就像之前的《星際效應》電影一樣,其實人一直在這個輪迴中來來回回的做相同的事情,這是在劇中最後結局的時候從對話中可以看出來的端倪。有些燒腦。

這部電影其實談平行宇宙中什麼個維度是真實的,因為劇中主角一直在重複相同的一個任務,這個任務為什麼相同,可以從結尾約翰·大衛跟羅伯·派汀森之間的對話可以看出來,平行宇宙的概念就是其實人活在任何一個空間時空都有可能,所以無關乎這個任務是否能夠完成,就算是不完成也也不過是其中一個時空發生的問題,其他的時空並不成問題,因為時間的機器可以讓大家都回到過去的時間重新再啟動另外一個時空的現況,所以在最後的結局是提到英文的「reality」,就是什麼是「真實」?

這部電影讓人家最受不了的地方,就是應該他的音樂,他的音樂用了非常重低音,可以直接的震動心臟與頭腦,這是這部電影非常沉重的原因,音樂有點類似於《異星入境》時候的交響樂曲調性,如果把聲音去掉音樂去掉,這部電影應該沒有那麼的難理解,只是他的動作片快速轉接,讓觀眾有點喘不過氣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