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中年轉職

《賭命運轉手》沒有家人親情的世界是無意義的

《賭命運轉手》(The Mule)是一部2018年美國犯罪片,由克林·伊斯威特執導、監製和主演,尼克·史堅克撰寫劇本。「The Mule」即《賭命運轉手》的英文片名,在俚語是「毒騾」走私運毒者的意思。改編自山姆·多爾尼克(Sam Dolnick)在《紐約時報雜誌》上刊登的真實事件文章《錫納羅亞販毒集團的90歲運毒手》(The Sinaloa Cartel’s 90-Year-Old Drug Mule)。

故事中的主角李奧·沙普(Leo Sharp)是真實事件主角,李奧夏普在2011年運毒被警方逮捕,以他已是近90歲的老年人,竟是美國有史以來運毒量最大、最成功的走私運毒司機。這樣的題材吸引了好萊塢編劇尼克史堅克的注意,同時也讓已88歲的克林伊斯威特,決定再次自導自演。

劇中厄爾是名曾參與韓戰的老兵,劇中是退役並經歷妻離子散及物業拍賣等事後,開始為錫納羅亞販毒集團進行販毒和運送的工作,渴望為自身的人生及過去進行救贖。主角Earl的性格形塑立體,外在處事固執又自我中心,內心仍有柔軟一面,這老兵讓人生氣也令人心疼,克林·伊斯威特Clint Eastwood演活了Earl的獨特性。飾演Earl前妻的黛安·韋斯特、女兒艾莉森·伊斯威特是真的伊斯威特導演的女兒及真的外孫女泰莎·法蜜嘉等配角,因此演技自然,與Earl互動默契十足。

劇中前妻Mary彌留之際,感恩Earl的貼心相伴,告別式送走Mary後,Earl隨即被黑幫找到更被緝毒組抓到,Earl願意承擔犯下的錯入獄服刑。漂泊「塔塔」感受到家人的溫情,此時他在獄中種植萱草,當萱草開花時就真正回歸家庭及兒孫的接納與心靈的救贖。

伊斯威特自2012年電影《人生決勝球》後首部演出的作品,克林伊斯威特重出江湖之作,有一個重要原因是厄爾史東這角色從未出現在他的電影生涯裡,這角色愛炫耀,風趣幽默的背後,卻渴望與家人相聚,期待有被認定「家人」的情感,除此,這角色做壞事,也做好事,幫助二戰老兵、社區,即使不認識的路人,他也願意伸手幫忙。

故事主線豐富精采,張力十足,從Earl風光的萱草生意時代、產生與家人的疏離不合;延伸至落魄交出園圃、因行車紀錄良好當上運毒司機;到最後懊悔自己過往的任性自私以及體悟到家人的重要,全劇起承轉合條理分明。

劇中,看Earl邊開車邊唱著生活化的鄉村歌曲(歌詞切合劇情、心境,甚至用歌詞「明天又會更愛你」鋪陳了末尾對前妻的愛),一派輕鬆自若做著高風險運毒工作,頗具反差的趣味,因此這電影也為他真實寫出了他人生中與前妻離異的無奈困境,及對兒女的愛付出不夠的虧欠,這電影應該是他為自記過去未能照顧家庭親情做解釋與救贖。一個內疚又有良心的老人,愛面子,喜歡受到注目的虛榮心人格,一個對家庭未負責的父親角色,描繪出這個獨特人物樣貌和故事。

 

 

《媽媽咪呀!回來了》真是讓人昏沉的電影!

《媽媽咪呀!回來了》(Mamma Mia! Here We Go Again)故事描述女主角唐娜青春年少時為何會讓女兒有三個爸爸。

電影剛開始的時候是一個海岸,然後看到岸上的大房子,女主角在寫邀請卡,聽到一大堆自言自語的聲音,觀眾於是知道,這裡要辦一個很大的舞會,但是,時間一轉到1979年的大學畢業典禮,一個不認識的女的叫唐娜準時出席,上台講話,說「人生世事難料」,然後脫畢業禮服開始唱歌跳舞,於是我們知道這個電影歌舞片正式開始,但是我們沒有想到校長也開始又唱又跳.這時候電影還沒有正式開始進入劇情,倒有點像是進入印度歌舞片的橋段。

後面就開始混亂看不懂了。

電影一開始都是用唱歌來說故事,對於沒有看過第一集人來說,這第二集可能是一個看不懂的考題,因為緊接而來的剪接,考驗觀眾的辨識能力。

慢慢發現這是一個現在與過去交互陳述的故事結構,唯一麻煩的事情是演員,現在式的老人和過去式的年輕人在造型、臉型上差別甚大,因此除了名字可以辨識外,這種出現許多「平行世界」的匪夷所思情節,光是三人Harry、Sam、Bill年輕時的長相及裝扮就十分不一樣,其他就讓人有點時空混亂。

許多特殊的剪接技巧是一個錯誤的示範,這部電影不像是【衝擊效應】(Crash)中的奧斯卡最佳剪輯獎的方式,【衝擊效應】的剪接讓人看不出來有剪接的痕跡,但是它是多線平行進行,觀眾可以理解,但是這部電影卻是時空交錯的人物造型各異的平行時空,有太多的演員出現卻不知道他們的目的,需要看過第一集電影,但是這是10年前的電影,2008年電影《媽媽咪呀!》,考驗觀眾的記憶能力,因此這部電影票房是值得懷疑的。

有一些電影的歌曲並不能讓觀眾產生共鳴,除了第一集的阿巴合唱團的內容,其他許多新的歌曲對於現在的成年觀眾與年輕觀眾似乎不能引起多少興趣,許多MTV的電影場景削弱了故事劇情陳述,雖然他是歌舞片,但是卻失去第一集的戲劇高潮,原來,這一集是要告訴觀眾主角唐娜女兒為何有三個爸爸的原因。

但是這並不是觀眾關心的,還好最後金獎影后梅莉史翠普出現,挽救了電影的薄弱劇情,平行時空的現場表現,讓人看到了電影中的舞台劇,百老匯的歌舞,也許最後一場在海上的大規模歌舞,想要挑戰《樂來越愛你》(La La Land)橋上舞蹈表演。

另外挽救了整部電影價值的是老明星雪兒的出現,這部電影較之第一集的戲劇吸引力更加薄弱,因為選角是依歌唱舞蹈決定,因此許多新人的演技並不是很好,「角色選錯,電影就失敗了一半」,相對的三位巨星男明星的表現也非常牽強配合,皮爾斯布洛斯南、金獎影帝柯林佛斯以及史戴倫史柯斯嘉則分別飾演可能是她的爸爸的山姆、比爾和哈利。如果不抱得很大希望去看這部電影,倒是可以接受,未看過前一集的觀眾,很難領會其中的感動。

劇情主線

現在時間的卡洛凱利小島,蘇菲薛登(亞曼達塞佛瑞)在她的繼父山姆(皮爾斯布洛斯南)─也是可能是她三個親爸爸其中一個的支持下,用盡全力實現第一集唐娜(梅莉史翠普)的夢想,那就是建她當初從無到有建立的民宿。

蘇菲為了紀念母親,打算將建成一家叫做貝拉唐娜的豪華民宿。唐娜的兩名閨蜜譚雅(克莉絲汀巴倫絲基)以及蘿西(茱莉華特絲)來到小島,參加飯店盛大的開幕派對,但是蘇菲的飯店經理席恩佛格先生(安迪嘉西亞)向她警告,有一場暴風雨即將來襲。

當這座小島受到大風大雨的襲擊時,蘇菲精心計畫的開幕派對被毀於一旦,更糟糕的是,前往小島的交通完全遭到阻絕。

正當蘿西和譚雅很努力想要鼓勵蘇菲重新振作精神時,天空突然變得一片晴朗,一支船隊也從湛藍清澈的海面向小島駛來,船上有超過150個準備縱情開趴的漁夫,另外還有比爾(史戴倫史柯斯嘉)、哈利(柯林佛斯)以及蘇菲的男友史凱(多明尼克庫柏)。

這一群人的喜相逢又加上了一個出乎意料的驚喜,那就是蘇菲長久以來缺席的外婆,風華絕代光芒四射的露比(雪兒)聲勢浩大的來到小島。當蘇菲站在這一切緣起的貝拉唐娜飯店前面時,她覺得自己從未和她母親如此親密。

外婆雪兒(Cher)乘坐直升機出場。把《媽媽咪呀2:再次出發》變成一場流光溢彩的卡拉OK聚會。

副線回憶

回憶伊始,1979年唐娜(Lily James)和閨蜜譚雅(Tanya)及羅茜(Rosie)從牛津大學畢業。為了慶祝畢業,她們開始充滿激情地唱起明顯走調的《When I Kissed The Teacher》:這是在2008年的《媽媽咪呀!》中,Abba最有名的單曲,被用完了之後,因此不得不湊合用一些不那麼出名的單曲和專輯曲目。

唐娜一畢業,就興致勃勃地在歐洲踏上她的冒險之旅,先在巴黎的旅館中邂逅了Harry,之後,唐娜來到希臘,因為錯過船的班次而偶遇結實性感的瑞典水手比爾(Bill)。最後才在下著傾盆大雨的島上馬廄中認識了薩姆Sam。她在當地的小酒館找到一個當歌手的工作,也在一間破舊的農舍找到落腳的地方。但是當她發現山姆其實已經和另一個女人訂婚之後,她就傷心欲絕。譚雅和蘿西為了安慰她們的好姊妹大老遠跑來這座小島,但是結果卻發現她根本就不需要她們的安慰。當她向她們揮手道別時,唐娜已經知道她肚子裡懷了小孩,所以對人生又充滿了樂觀與希望。

這部電影以時空交錯的敘述手法呈現在過去建立的感情關係是如何呼應如今的現實狀況,雖然補足了前一集內容的不足之處,但是有些混亂不清。

該片的主體拍攝於2017年8月12日在克羅埃西亞開始進行,其取景地包括維斯島。演員們於2017年10月在英格蘭薩里郡的榭珀頓製片廠相聚拍攝(明顯是棚內場景),真是匠氣。

《媽媽咪呀!》是2008年最賣座的電影之一,票房高達4.66億英鎊(6.1億美元),成為了英國有史以來賣得最快的DVD。然而,這些都無法改變第二集粗製濫造的事實:爛俗的情節、糟糕的唱功,以及無視與故事是否有關而強行插入的Abba曲目,一起混雜刺激著觀眾的神經,在第一幕與第二幕交代不清的情形下,許多觀眾都睡著了。

49歲的電車夢 Railways (日片)

49歲的電車夢 Railways
人們生活在一個想像理想能實現的社會中,從小到大被賦予一種自我說服的理想實踐上,但是人的生活往往是固定呆板的,許多理想與美麗崇景成為一生追求的夢靨,電影世界給予人們某些程度理想、夢想的提示與體驗機會,電影於是成為教育家、預言家或魔術師,希望觀眾能在其間尋找到一種自我實踐的動力,在近乎催眠的愉悅中,滿足一種社會逃避與追尋夢想的雙重目的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