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不推薦電影

國片《罪後真相》的問題

《罪後真相》描述一樁七年前謀殺女友入獄的新秀球星張正義(陳昊森),挾持過氣媒體人劉立民(張孝全)逃獄,因在新聞渲染下引爆全民關注。這部劇情實在有點複雜,但是最終沒有解決的是為什麼殺了死者,是阿嬤殺的?還是小販殺的?是什麼原因殺的?講了許多新聞媒體的內幕真相,以及政商勾結的問題,及校園販毒的事情,但是依然無法解決最後死者是如何死的。一切指向好像是廁所掃地阿嬤?還是不是很清楚。

《小丑》 灰色的蝙蝠俠前傳

《小丑》(Joker)是一部於2019年上映的美國心理驚悚片,改編自DC漫畫旗下的同名角色,由陶德·菲利普斯執導並與史考特·席佛共同編劇,瓦昆·菲尼克斯、勞勃·狄尼洛、薩琪·畢茲、比爾·坎普、法蘭西絲·康諾和布雷特·庫倫主演。

這部電影是講虛構的1981年,中年男子亞瑟·佛萊克(瓦昆·菲尼克斯飾演),因工作需要扮演成小丑。亞瑟與他的母親潘妮·佛萊克一同居住在高譚市。高譚市正因為垃圾堆積、失業、犯罪和經濟蕭條而沉陷,使部分人民陷入貧窮以及失去基本權利。亞瑟患有神經系統疾病,導致他在不合時宜的時候大笑,須接受社福機構人員的治療以獲取藥物。亞瑟是一個不能控制自己大笑的一個社會底層人,他的工作是小丑,自己的名字是快樂,給他人歡笑,但是他的生活並不愉快,當他從他母親的地方就知道自己的身世的時候,他就心裡產生不平衡的想法,在一連串的意外事件中,他成為反社會的一個主角,並形成整個社會對抗富人的態度,就是這部電影的故事結構。

整部電影的劇本安排有很多人生中的意外,但是在編劇的筆下似乎非常合理,這部電影呈現的灰色,讓人聯想及香港暴動,也同樣聯想起香港大圈仔警匪電影中的街頭衝突的畫面,電影有可能會形成一種社會意識與氛圍,電影的社會影響力必須被重視,電影內容中的影像與聲音的作用,對觀眾產生非常大的磁吸效應,作為編劇或電影人可以表達出一種對社會不滿的想法,但是最終如果不能夠合理解釋社會人如何面對這種困境、這種壓迫時,這種混亂的社會只會造成更多的社會亂象。

我不會建議去看這部電影,雖然這部電影的演員演技非常得好,有可能角逐奧斯卡,但是我認為這部電影的主題不好,看這部電影需要成熟的與深思的觀眾。華納兄弟將該片描述為「探索一個被社會忽視的人,不僅是角色研究,而且是一個更廣泛的警示故事」,我不認為是合適託辭。

《小丑》電影在美國成為安全恐慌議題。2012年7月20日,科羅拉多Aurora影院放映《黑暗騎士:黎明昇起》午夜場時發生槍擊,槍手James Holmes全副武裝,帶著包括突擊步槍在內的多種槍械行凶,造成12人死亡,70人受傷。此後,Holmes被判終身監禁。

《寄生上流》不好的晦澀灰色電影

《寄生上流》(기생충)是2019年韓國黑色幽默驚悚劇情片,在第72屆坎城影展的官方競賽單元中獲得金棕櫚獎,該片成為第一部獲得該獎的韓國電影。

故事是失業司機金基澤(宋康昊)和妻子忠淑(張慧珍)及兩名孩子一同住在破舊公寓的半地下室裡,以替Pizza店摺包裝紙盒維持家計,生活朝不保夕。一天,長子基宇的好友敏赫因出國留學而拜託基宇接替富裕家庭的家教工作,成為朴多惠的英文老師。基宇之後介紹妹妹成為多惠弟弟多頌的藝術治癒老師,接著一家用計令朴家辭去原本的司機和管家,好讓爸爸媽媽也能在朴家有份安定工作。金家一下子變得十分幸福。為慶祝多頌生日,朴家去露營了,金家亦趁機當起豪宅的臨時主人。忽然,前管家在大門按鈴,後來發現一個長久以來的秘密,事情變得失控。

這是一部韓國灰色的電影,坊間的口碑不錯,但是在看完之後覺得這部電影其實並不是那麼的出色,有一點灰色的想法及暗喻諷刺的主線,劇情中間在後面又有一點驚悚的出現,安排。

詐騙的事情在現在的世界上非常普遍,幾乎每個人都在身邊聽過或者是感受到詐騙集團在你身邊流竄,這部電影談到一個家庭,在一個突發奇想的過程中,變成一個詐騙的一個家庭,越發的不可收拾,原本以為這是一個喜劇,但是最終發現他完全相反,呈現黑色灰色的結構。

我不認為這是一部很好的電影,雖然它有一些劇情的安排,但是我認為韓片的驚悚成分還是居多,韓國搞笑電影非常多,拍中規中舉終局的電影其實不容易,這部電影看起來中規中矩,但是嘲諷的性質與灰色的結局,並不讓人讚嘆。我認為這部電影並不值得去看。

《驚奇隊長》顛覆宇宙倫理意識

《驚奇隊長》(Captain Marvel)是一部2019年上映的美國超級英雄電影,劇情改編自漫威漫畫角色卡蘿·丹佛斯。本片是漫威電影宇宙系列的第二十一部電影。背景設定在1990年代,講述卡蘿·丹佛斯在地球陷入兩個外星人世界的宇宙戰爭之間後,成為驚奇隊長。該片是漫威電影宇宙的首部女英雄獨立電影,卻也扯說是《鋼鐵人》的前傳。漫威越拍越荒唐。這部電影製作預算1.52億美元,至3月止,全球票房779,179,899美元。真正是浮誇的商業片,全片看不出正向的核心意識。或詪本沒有。

1995年,被稱為「佛斯」(VERS)的克里軍隊星際部隊成員卡蘿·丹佛斯在克里帝國的哈拉星(Hala)服役。卡蘿到達哈拉星的邊境星球托法星(Torfa)在尋找臥底同伴蘇能的任務過程中,被偽裝成蘇能的史克魯爾人將軍塔洛斯擄走,在被拘留期間,史克魯爾人以記憶讀取裝置收集卡蘿腦中的情報,並將所得情報收集於一個資料晶片中。卡蘿於是回想出在到達哈拉星前的零碎記憶,卡蘿在逃脫過程中破壞史克魯爾人飛船,而她所乘的逃生艙亦被塔洛斯所擊壞,從太空墜至星球C-53(地球),跌入一間在洛杉磯的百視達錄影帶出租店。劇情從此回到地球,展開一系列的追逐戰鬥故事。

看完後,沒有絲毫被科幻場景說服,倒是覺得好萊塢的編劇真是會編故事,加上特效,無怪乎,好萊塢可以是全球最大的騙子集團,影音結構的敘事魅力,比台灣長壽連續劇還會扯,劇情可以將漫威所有超人劇情連在一起,觀眾也看的津津有味,洗腦的功夫真是一絕,但是把史克魯爾人(蜥蜴人)說成好人,倒是電影科幻片的第一次。

長久以來,從《異形》開始,蜥蜴人在網路上的討論,從來都是心懷鬼胎壞的宇宙生命體,但是這部電影居然被「漂白」了,成為正義被陷害的族群,可能也打破宇宙倫理的緒多討論,編劇居心叵測。故事曲折離奇,但是別無新意。

《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淒美造作的傷情片

《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More Than Blue)翻拍2009年韓國同名電影《最悲傷的故事》,獲得了文化部「107年度第1梯次國產電影長片輔導金」700萬元。

這個故事是講兩個相同境遇的男女青年,自幼遭母親拋棄的K,一直從自我悲傷跳不出來,Cream則是雙親車禍中離去,兩個孤單遭遇相似的人在一場意外的邂逅,彼此同病相憐,成為交心的朋友,填補了彼此生活的空虛,一路過了好幾年同居的日子,沒有很多激情的戀愛過程,只有很平淡的友誼,只因為男主角K十六歲時進入遺傳絕症的加速期,只剩一年壽命,造成一種由友情轉為愛戀的祝福。

這個故事架構並不是特別,因此沒有什麼特殊的劇情關鍵,唯一可以講的是這部電影是翻拍韓國的故事所改編而成的。台灣版這個劇本的最大問題是:

1、用旁白口述的方式講故事,失去了電影用影像說故事的魅力。

2、回憶的戲削弱了這部電影在發展上的緊湊性,美國人一直認為回憶的戲之所以發生,是因為線性的劇情結構拍攝的失敗,所以才用回憶非線性的時間來講故事,這也就是很多美國影評人分析回憶戲的一個主要懷疑,是因為劇本寫得不好或拍攝不完整而造成事後剪接上的補救,而採用回憶方式。

3、這部電影的人物非常的不真實,平面化的人物,有點類似於全部都是周星馳似的朱延平表演方式;也就是所謂三個電影表達的方式:寫實主義、形式主義、古典浪漫的寫實主義中的形式手法,歐洲的電影例如《龍紋身的女孩》或《蜘蛛網的女孩》,都拍的非常像是一個紀錄片的寫實手法故事,而形式主義電影有點像是《無雙》這個電影的表達方式,劇情上的疏漏,人物的不完全,而利用光影來創造一種影像魅力補強。

4、故事在時間軸線上說的不很清楚,為了表達最後結局不讓觀眾猜到,給觀眾一個意外,因此最後的第三幕創造了很多無中生有的劇情,這是類似電影《無雙》的編劇手法,讓觀眾無法認同角色,結束之前的表演,似乎沒有表達之前應有的角色適當內心世界。

5、過多的旁白來說故事,所帶出來回述的畫面都是重複畫面,讓人認為製作者非常的不真誠,填塞很長時間的重複畫面。

6、這部電影有非常多的音樂,催化了觀眾的情緒,但同時也削弱演員的演技,突顯了演員演技的薄弱合理性。

總之這部電影,比「瓊瑤電影」更瓊瑤的人物戲劇化,比「劉家昌」更劉家昌的歌曲演唱,比「朱延平」更周星馳似的無厘頭對話,縱使,這部電影設計有非常美麗的攝影與音樂,但確實像一個散文式的電影故事。

過多的美麗畫面場景設計,光影色彩的佈置看出來非常的電影廣告化,完全沒有好萊塢電影的光影戲劇氣氛。同樣在一場酒吧的戲中,剪接或攝影的錯位,看出跳剪,使這部電影在技術上類似於大學生的畢業製作,只是花費較高而已。

要是沒有女主角的面部表情上有一些演技,這部電影真的是比《網路大暴走》還更不真實,「迪士尼電影」可以把不真實拍得非常真實,是因為技術高明,國片可以把真實拍得非常不真實,因此說故事的技巧有待加強。縱使賺了許多年輕人的熱淚,終究離好萊塢電影說故事品質甚遠。

美國影評人曾經說,「讓觀眾落淚的快速方法,無非是讓劇中演員熱淚滾滾,及塑造一個很好的音樂氣氛,或是強化一些戲劇的歌詞,或是講一個賺人熱淚的慯情用語」,這部電影的確作到了這些方法,但也無發掩飾最後結局卻也看出編劇的薄弱能力。

身為影評人,希望戀人們不要學結局的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