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日本電影

《鬼滅之刃》中人內心的隱憂

《鬼滅之刃》(鬼滅の刃),簡稱《鬼滅》,是日本漫畫家吾峠呼世晴所創作的奇幻漫畫作品,描述主角炭治郎為了尋求讓被變成鬼的妹妹復原的方法,踏上斬鬼之旅的和風刀劍奇譚。2020年10月16日上映續集電影《鬼滅之刃劇場版 無限列車篇》。

日本卡通《鬼滅之刃》,不管是在日本或台灣都受到了非常熱烈的歡迎,票房一直往上升,這部電影因為是漫畫改編,所以有非常強烈的漫畫風格,對於許多不看漫畫的族群來說,看這種電影其實是非常痛苦的,但是顯然還是有非常多的年輕觀眾在戲院中隨著劇情的發展而產生共鳴笑聲,談談這部電影的內在隱喻的部分。

這是講滅鬼隊與鬼對抗的一個故事,鬼對於人的掌控是來自於對人內心是內心世界的了解,因此他們讓他們每一個人進入現實生活中所欠缺或遺憾的美麗夢境,因此很多人願意去追尋這種夢,而願意在夢中死亡,這種想法十分的有趣,到底夢中是真實,還是現實是真實,這部電影詮釋了人生才是真實。

鬼可以進入人的內心恐懼的核心意識,發現人真正所需要的精神內涵,鬼利用人的弱點顯化成為一個真實的現化夢境,而全片就在這樣一個關鍵因素下,滅鬼隊主角與眾不同的面對他的夢,而與鬼王產生了對決。

這個故事為什麼會引起這麼多人的興趣,答案真是耐人尋味,是不是每一個人內心都有一個解不開的夢,這個夢也許代表他的信念與現實之間的差異,這部電影所顯示出來的結果,與好萊塢的二元對立雖然是符合的,但是票房代表了大多數人對於鬼這樣子的一個維度的恐懼與人維度的一種無奈,也許是社會心理學上一個非常有興趣研究的一個議題。

日本電影有很多都是有非常奇怪想法的一些故事敘事,也說明了日本文化中許多耐人尋味的一些社會現象,例如日本人的自殺比率是全世界排名首位的。這之間是不是有什麼關聯,是不是也說明了日本的這種漫畫能夠暢銷的原因。

《在時間停止的世界相遇》催淚上映!

是2019年一部來自日本的奇幻愛情電影,改編自仁科裕貴的原作小說《初戀,傷停補時》,由曾執導《俺物語!!》等作的「青春戀愛電影大師」河合勇人操刀,溫柔描繪出誰都想像不到、獨一無二的年輕人初戀故事。

《在時間停止的世界相遇》故事裡的某個夜晚,青年醫生(竹內涼真 飾演)抱怨自己看見幽浮,卻沒人相信他,有著過去曾發生在自己身上,那「時間停止」的不可思議經驗。

這是一個奇情的科幻愛情電影,時間可以暫停,但是當暫停的時候,有個人沒有停止,也就是上帝給他額外的時間,故事雙線進行,同樣事情與能力的兩對年輕人,面對不同的問題。

片中的主要角色年輕人,「M!LK」成員板垣瑞生,每到那一刻 12 點 15 分,時間暫停,在暫停的時間中,遇到一個與他一樣時間暫停卻自己還能夠有自己時間的女主角,在他們的相遇的暫停時間裡,發展出他們的感情,同時也揭露一些他們自己過去的一些秘密與家庭背景,這是一個很有趣的編劇結構,建議大家去看。增加大家對時間與空間的想像,我們的世界其實是非常有趣的世界。

日本電影一向有非常嚴謹的拍攝、場景、構圖的設計,這部電影另外有一個非常好聽的幾首音樂,讓這部電影非常的催淚。想輕鬆一下的年輕人可以去看這部電影。

《假面飯店》 真實面目是需要檢視的

《假面飯店》(Masquerade Hotel)故事描述在東京三起連續殺人事件後,警方依現場發現的謎樣數字,推測出犯人第四起犯案地點是一間頂級大飯店,為了防止殺人犯再次犯案,警方於是派出搜查官新田浩介(木村拓哉)前往飯店擔任臥底,與櫃檯人員山岸尚美(長澤雅美)一起合力調查。

木村拓哉演一位將逮捕犯人視為首要目標的臥底刑警,而長澤雅美則是秉持凡事以客為尊的頂級飯店櫃檯人員,兩人原則相互衝突,卻誓言解開殺人真相,因此,看似平靜頂級飯店裡,刑警大隊、飯店員工,還有大批底細不明的旅客,彷彿都蒙上了一層假面,電影中出現的角色似乎都是嫌疑犯。

電影中,華麗的場景加上充滿張力的鏡頭運用,搭配上原著東野圭吾一貫神祕而迂迴的劇情,濃濃的懸疑氣氛充滿劇中。

這部日本製作的警察辦案的電影故事,一如傳統的日本電影,拍攝的品質相當的高,不論是從人物的角色設計、場景的設計、乃至於音樂的配樂,都有付出相當大的努力,這種努力是值得被尊敬,而且值得去觀看的一部電影。

這部電影的品質有點像是《歡迎來到布達佩斯》的那部電影的處理模式,包括音樂都有點類似,因此不得不去思考日本在處理如此這樣的大飯店的劇情安排時,是不是參著國外的影片處理方式,許多的攝影,一如日本攝影在構圖、光影、色彩的方面的佈置都是非常非常的講究與要求,這顯示出日本的電影製片是屬於國際一流的標準。

從編劇的戲劇架構來看,這是一個辦案的抽絲剝繭的故事,所有的遊戲規則辦案的可能想像,都是的編劇在剛開始以及在第二幕的時候都有做費心的設計,為了要找尋兇手,警察在飯店佈置了許多人員,因此劇情從飯店的顧客中發展一些可能的嫌疑線索,因此觀眾就在隨著編劇的暗示中,思考誰是兇手,但是按照三幕劇的架構,其實很清楚的知道第二幕中的幾個線索一定都是假的,而最後第三幕的則會有出人意料的安排,相信日本在學習美劇的編劇架構上是非常的用心,因為這部電影你可以「算時間」,很清楚的看到三幕劇的分配比例.

電影中的男女主角的演技,從他們的臉部的眉毛、嘴巴、及他們的眼神,都可以看出來他們的演技是非常的傑出,這也是這部電影值得觀看的所在。

有興趣研究電影攝影的工作人員,可以注意這部電影在攝影構圖及光影上的用心之處,雖然它是富士的電視電影部門製作,但是幾場戲的攝影機環形圍繞的拍攝方式,也不得不佩服他們是有些設計,服裝造型以及在整個大飯店的規模及外型,有點置入行銷的味道,但所置入的不光是飯店本身,還加上日本人對於飯店經營的服務態度,這也是不得不佩服日本人在行銷全世界日本服務與文化上的一貫手法。這是值得許多國家在拍電影時必須考慮的文化行銷宣傳的必要性。

原書名「Masquerade Hotel」中的「Masquerade」原意為「化裝舞會」,最後在電影結束時也以佩戴的面具化裝舞會結束。

《在咖啡冷掉之前》思念如何停止?

《在咖啡冷掉之前》(cafe funicli funicla)

如果能回到過去某一天,你最想見到誰? 親人?愛人?難忘之人?

2018年日本明星有村架純、波瑠、林遣都主演。

在日本某條不知名的小徑上,有間咖啡店,有著不可思議的都市傳說。咖啡店中有個神祕座位,只要坐上那座位,引發一連串奇蹟的重逢!能回到你所希望回去的那天。

然而,回到過去不僅有代價,也有著非常麻煩的規則。五條規則必須遵守:

  1. 就算回到過去,也無法見到不曾來過這家咖啡店的人。
  2. 回到過去之後無論如何努力,也不能改變現實。
  3. 神秘的座位有人,必須等到那個人離席時才能去坐。
  4. 即使回到過去,也不能從座位上離開。
  5. 回到過去的時間,只從咖啡倒進杯子開始,到咖啡冷卻為止。

回到過去的時間,只從咖啡倒進杯子開始,到咖啡冷卻為止,並且就算回到過去,無論如何努力,也無法改變已經發生的事實。

一群懷抱著傷痛的人們,在這個座位上,展開一連串奇蹟般的際遇,編織出無數關於愛與遺憾的故事。

在咖啡冷掉之前,有幾個人物小故事,每一個小故事的主角們,總是有一些心中的心結,因此他就希望回到過去的某個時間裡面,完成他心結中未完成的事情,所以只要做到那個咖啡椅子,就能夠回到那個時間,但是必須在咖啡還沒冷掉之前完成旅行。

這部電影至少有3組故事,失智夫妻的感情故事、失去愛情的年輕人故事,及主軸故事:至有這個家族的人倒咖啡才可以。這也限定這故故事無線發展的可能性,當然在編劇手法上說,如何亂想劇情架構不難,難再如何收尾的結局,這部電影的可愛,就是限定時間與小場景咖啡店,及特定人物如何破局的可能性,雖然破局的過程有點混亂,但是也許觀眾不在乎,因為觀眾看到電影中的真感情。

電影中回到過去的轉場是掉入水中,這是一個有趣的安排設計與美感之處,水中牆上的鏡框中有著不同時間人物的過去記憶片段,這「光」「影」都是十分傑出的處理,因此這個電影是值得去觀賞的,小品與耐人尋味的故事。

這些咖啡廳跟人物之間的問題,都在詮譯「愛」與「被愛」的故事,同樣的,他們對於追求幸福也有一種共同的期望,所以回到過去也就是一個追求幸福的一種過程,只要心裡平靜,日子就會過得很幸福。

來自硫磺島的信-Letters from IWOJIMA (日片)

電影故事沒有時空的限制,可以自由揮灑在人群中,找尋最有利的觀點,談出創作者認為生命中最可貴的一面,這種選擇性觀點提供一種思考脈絡,人世間的故事是交叉時空中進行於生命的過去、現在與未來,電影的這種敘事風格與特質,創造出人可以隨時去面對必須要面對的抉擇,探究抉擇後面的精神與意義,電影《來自硫磺島的信》是敘述第二次大戰時的太平洋戰爭中的一段插曲,這段插曲至今縈繞在所有相關及看過電影觀眾的心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