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TFEI

《在時間停止的世界相遇》催淚上映!

是2019年一部來自日本的奇幻愛情電影,改編自仁科裕貴的原作小說《初戀,傷停補時》,由曾執導《俺物語!!》等作的「青春戀愛電影大師」河合勇人操刀,溫柔描繪出誰都想像不到、獨一無二的年輕人初戀故事。

《在時間停止的世界相遇》故事裡的某個夜晚,青年醫生(竹內涼真 飾演)抱怨自己看見幽浮,卻沒人相信他,有著過去曾發生在自己身上,那「時間停止」的不可思議經驗。

這是一個奇情的科幻愛情電影,時間可以暫停,但是當暫停的時候,有個人沒有停止,也就是上帝給他額外的時間,故事雙線進行,同樣事情與能力的兩對年輕人,面對不同的問題。

片中的主要角色年輕人,「M!LK」成員板垣瑞生,每到那一刻 12 點 15 分,時間暫停,在暫停的時間中,遇到一個與他一樣時間暫停卻自己還能夠有自己時間的女主角,在他們的相遇的暫停時間裡,發展出他們的感情,同時也揭露一些他們自己過去的一些秘密與家庭背景,這是一個很有趣的編劇結構,建議大家去看。增加大家對時間與空間的想像,我們的世界其實是非常有趣的世界。

日本電影一向有非常嚴謹的拍攝、場景、構圖的設計,這部電影另外有一個非常好聽的幾首音樂,讓這部電影非常的催淚。想輕鬆一下的年輕人可以去看這部電影。

《小丑》 灰色的蝙蝠俠前傳

《小丑》(Joker)是一部於2019年上映的美國心理驚悚片,改編自DC漫畫旗下的同名角色,由陶德·菲利普斯執導並與史考特·席佛共同編劇,瓦昆·菲尼克斯、勞勃·狄尼洛、薩琪·畢茲、比爾·坎普、法蘭西絲·康諾和布雷特·庫倫主演。

這部電影是講虛構的1981年,中年男子亞瑟·佛萊克(瓦昆·菲尼克斯飾演),因工作需要扮演成小丑。亞瑟與他的母親潘妮·佛萊克一同居住在高譚市。高譚市正因為垃圾堆積、失業、犯罪和經濟蕭條而沉陷,使部分人民陷入貧窮以及失去基本權利。亞瑟患有神經系統疾病,導致他在不合時宜的時候大笑,須接受社福機構人員的治療以獲取藥物。亞瑟是一個不能控制自己大笑的一個社會底層人,他的工作是小丑,自己的名字是快樂,給他人歡笑,但是他的生活並不愉快,當他從他母親的地方就知道自己的身世的時候,他就心裡產生不平衡的想法,在一連串的意外事件中,他成為反社會的一個主角,並形成整個社會對抗富人的態度,就是這部電影的故事結構。

整部電影的劇本安排有很多人生中的意外,但是在編劇的筆下似乎非常合理,這部電影呈現的灰色,讓人聯想及香港暴動,也同樣聯想起香港大圈仔警匪電影中的街頭衝突的畫面,電影有可能會形成一種社會意識與氛圍,電影的社會影響力必須被重視,電影內容中的影像與聲音的作用,對觀眾產生非常大的磁吸效應,作為編劇或電影人可以表達出一種對社會不滿的想法,但是最終如果不能夠合理解釋社會人如何面對這種困境、這種壓迫時,這種混亂的社會只會造成更多的社會亂象。

我不會建議去看這部電影,雖然這部電影的演員演技非常得好,有可能角逐奧斯卡,但是我認為這部電影的主題不好,看這部電影需要成熟的與深思的觀眾。華納兄弟將該片描述為「探索一個被社會忽視的人,不僅是角色研究,而且是一個更廣泛的警示故事」,我不認為是合適託辭。

《小丑》電影在美國成為安全恐慌議題。2012年7月20日,科羅拉多Aurora影院放映《黑暗騎士:黎明昇起》午夜場時發生槍擊,槍手James Holmes全副武裝,帶著包括突擊步槍在內的多種槍械行凶,造成12人死亡,70人受傷。此後,Holmes被判終身監禁。

《星際救援》 星際中的意識偏執

《星際救援》(Ad Astra)號稱是2019年美國科幻懸疑劇情片,故事圍繞在主角父親單獨執行海王星任務並被認定失蹤二十年後,為了找出外星生命情報的跡象,工程師布萊德彼特飾演一名航太工程師羅伊·麥布萊德。

決定穿過太陽系去尋找可能生還的父親,同時也想得知他任務失敗的原因。

為了尋找20年前在任務中失蹤的父親(湯米李瓊斯飾),他的父親啟程外太空尋找外星智慧生物,失蹤在茫茫宇宙,他不惜跨越宇宙星系間,羅伊只為了尋找父親可能仍生還的下落。然而,卻在旅途中發現了對地球造成極度威脅的另外秘密,可能會對整個太陽系產生影響。

《星際救援》於2019年8月29日在第76屆威尼斯影展上舉行全球首映,預算8000萬~1億美元,但票房目前(2019/9)5070萬美元。導演葛雷將《星際救援》的故事與約瑟夫·康拉德的小說《黑暗的心》做了比較。他希望該片的特色是「在電影上最真實的太空旅行描寫」,「太空對我們非常敵視」。

《星際救援》的開盤成績被拿來與另一部太空劇情片《登月先鋒》,該片獲得了影評人的高度讚揚,但觀眾的反應冷淡,票房不佳的原因很多。

這部電影完全符合好萊塢的製作條件,也就是這部在太空星際間冒險的電影,場面壯觀必須在電影院看,而且是必須要是很好設備的電影院,想想看,這種電影如果放在電視上看,那就不必看了,因為這就是大的電影院的視聽環境是適合放這種特別設計的場面故事。

這部電影與其說是一個救援任務的星際探險,還不如說是一個心理學解父子之情的解密遊戲,布萊德彼特費了千辛萬苦,到最後想去見見他在冥王星的父親,想解開他心中多年來的不滿謎團,中間過程把場景放在月球、火星、及冥王星的太空站,只不過是這場父親尋親之旅的是一個包裝過程,而這過程有美麗的太空風景,這就是一個在電影院必須去看的理由,但是如果把這部電影的劇情架構放在美國,也就是布萊德彼特在洛杉磯,想要去紐約看他的父親,故事也就是如此而已,月球上海盜就變成地球上的強盜,沒道理,就是美國好萊塢在劇情包裝上的功夫。

當然這後面也包含了許多非常複雜的場景設計與對太空科技上的了解,所以這部電影事實上可以了解製作者在太空科技上的一些認識。

可惜的是,依照劇本編劇的概念來看,這個故事是不能夠成立的,因為現在美國太空總署NASA老早就已經公布,幽浮或者是高等智慧文明,老早就在我們地球出現非常多的頻率,並且和秘密的政府組織有一些合作,所以這部電影最終談是在探索外太空的高級智慧生物的渴望,這是一個對太空科學家的一種藐視,也就是太空科學家已經認為,人類絕對不是宇宙中唯一的生物,而且並不屬於高等生物,在宇宙中存在,所以這部電影在尋找父親的過程的整個總概念上來看,是有點過於疏忽。

劇本中有一些漏洞,第一個漏洞就是父親在最後決定不返回地球的想法,來得非常的突然,第二個是當主角返回地球的時候,在下墜中重力改變的不適情況下,他如何能返回地球?又如何能在地球到達的太空艙在被扶出來?而不是抬出來?這都是在對現今太空科學上的一種不了解。

這部電影說是一種心理分析劇,主要是有太多的主角自言自語的對話,不是要讓自己聽到,而是要讓觀眾聽到,許多觀眾在聽到之後,都進入夢鄉,這也是這部電影票房不佳的原因,從編劇的角度上來看,如果安排一個機器人,或者是寵物,主角對他們講話,還有一點可開心的,但是在他自言自語又夾雜與人的對話中,全然是讓人有點暗耐不住。

月球上的戰鬥,試圖描述出一種緊張與人性的衝突,但也表現出太空政府的無能,劇本中的確有一些不清楚的伏筆,也就是在人性鬥爭的政治考量上,有一些劇情黑洞是無法明白說的。

這部電影應該還是可以到電影院去觀看,不過觀眾必須有點耐心去聽這個故事,想得到一種娛樂,可能並不能有太多期待像《異星入境》電影,看看大場面場景應該是可以的,畢竟它花了將近6千萬美金的預算。

《雙面特務》良心的自省

《雙面特務》(The Operative)改編自懸疑暢銷小說《英文教師》,但這不是特務類型電影的間諜行動劇。故事是講一個女性成為情報員出任務之後,回溯在她訓練的過程中所發生的事情,這是一個很好敘事學研究範本。

故事發生在最近中東。瑞秋(黛安克魯格 飾)因為優異的天分及語言能力,被以色列情報組織相中,送往伊朗進行臥底,佯裝成無害的英文老師,接近神秘的目標法哈德(凱斯安凡 飾),以了解更多核武計畫的內容。然而,就在任務即將宣告終結的關鍵時刻,瑞秋卻離奇失蹤了,除了一通打給搭檔湯瑪士(馬丁費里曼 飾)的神秘電話,什麼也沒留下。湯瑪士必須想盡辦法找出瑞秋的下落,還要設法保護組織、甚至國家的安全希望不受到牽連。

故事開始的時候是他的訓練人接到一個神秘的電話,然後電話掛掉之後,引起後來許多上級情報單位的重視,就開始探尋這部這個電話的意義,於是上級在面對這個訓練者的詢問,詢問者開始回想當初訓練這位女性情報員的過程,中間反反覆覆又回到現實在詢問的過程,因此這個電影,其實,談的大部分是他們在訓練過程中所遭遇的女性情報員的個人遭遇,所不同的時候是因為這位女性情報員她的人格特質,產生了很多意外不能掌控的事情,主角黛安克魯格飾演以色列情報員,到伊朗進行臥底佯裝英文老師,劇中傳達間諜的日常生活與內心承受壓力的掙扎。

電影結局帶些開放式,未完整交待劇中事件的後續發展,也因為她的堅持,看出來一個情報員所遭受到的壓力狀況,也說明了做情報人員的無奈與無情。

《雙面特務》電影在說故事的方式,重點刻畫著主角臥底瑞秋的心理糾結,黛安克魯格發揮到一些演技,但劇情緊張有些諜報電影的魅力。

《全面攻佔3:天使救援》 視覺與聽覺的饗宴

《全面攻佔3:天使救援》(Angel Has Fallen)為2016年電影《全面攻佔2:倫敦救援》的續集,也是《全面攻佔》系列電影的第三部作品,由雷克·羅曼·沃執導,並與勞勃·馬克·凱曼、馬特·庫克共同編劇,由、、潔達·蘋姬·史密斯、潘波·裴拉柏、尼克·諾爾蒂和丹尼·休斯頓主演。

這是一個典型的好萊塢的大場面電影,如果不能在電影院看,而是在電視上看或是其他地方看,都減損他的特質,也就是看不到好萊塢大場面與震撼音效的處理。

過程,,主角麥克·班寧(傑拉德·巴特勒飾演)也已有了自己的家庭且即將被艾倫·川布(摩根·費里曼飾演)的現任總統任命接任特勤局局長。看似家庭事業皆順遂的麥克·班寧,卻在一場襲擊後被冠上謀刺元首的罪名而遭到拘捕。

這時,他不僅要保護總統的安危,更要證明自己的清白。這部電影主要談總統旁邊特情安全人員他處理事情的態度,還是一個很典型美國人英雄主義的公平正義的概念,故事的主軸還也是非常的傳統老套。

也就是談一個特情安全人員被栽贓誣蔑的故事,內容所不同的是編劇把現在的一些現實的真實世界的情況放進去,例如美國的傭兵的委外制度,以及無人機的道具的安排,劇情其實10分簡單。

但是,傳統上我們可以看到當一個人面對的威脅,而對方把他的家人當作威脅條件的時候,這個人還是願意為他他的家人及所謂的公平來爭取他的良心,當然這部電影也應該得到美國大部分民眾的認同,以及政府的支持,這是一個正向性的典型好萊塢娛樂商業大片。

 

裡面有一些暗示早期越戰、韓戰以及現在的中東戰爭所付出的軍事人員的心理代價,也就是創傷症候群對於一個戰場上的軍人來說,是非常嚴重的後果,主角的父親其實就是典型的這種人物,對於政府的不信任以及決策有非常大的質疑,這也是美國好萊塢電影在傳統娛樂片裡面往往會暗示其中的一些社會道德意涵,也普遍為美國人所接受,同時也為政府所默認,所以這是美國在處理類似影片的的民主開放態度正與,這與中國大陸在主旋律電影的處理上是非常不同的表現。看摩根·費里曼的演技是值回票價的休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