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科幻電影

《驚奇隊長》顛覆宇宙倫理意識

《驚奇隊長》(Captain Marvel)是一部2019年上映的美國超級英雄電影,劇情改編自漫威漫畫角色卡蘿·丹佛斯。本片是漫威電影宇宙系列的第二十一部電影。背景設定在1990年代,講述卡蘿·丹佛斯在地球陷入兩個外星人世界的宇宙戰爭之間後,成為驚奇隊長。該片是漫威電影宇宙的首部女英雄獨立電影,卻也扯說是《鋼鐵人》的前傳。漫威越拍越荒唐。這部電影製作預算1.52億美元,至3月止,全球票房779,179,899美元。真正是浮誇的商業片,全片看不出正向的核心意識。或詪本沒有。

1995年,被稱為「佛斯」(VERS)的克里軍隊星際部隊成員卡蘿·丹佛斯在克里帝國的哈拉星(Hala)服役。卡蘿到達哈拉星的邊境星球托法星(Torfa)在尋找臥底同伴蘇能的任務過程中,被偽裝成蘇能的史克魯爾人將軍塔洛斯擄走,在被拘留期間,史克魯爾人以記憶讀取裝置收集卡蘿腦中的情報,並將所得情報收集於一個資料晶片中。卡蘿於是回想出在到達哈拉星前的零碎記憶,卡蘿在逃脫過程中破壞史克魯爾人飛船,而她所乘的逃生艙亦被塔洛斯所擊壞,從太空墜至星球C-53(地球),跌入一間在洛杉磯的百視達錄影帶出租店。劇情從此回到地球,展開一系列的追逐戰鬥故事。

看完後,沒有絲毫被科幻場景說服,倒是覺得好萊塢的編劇真是會編故事,加上特效,無怪乎,好萊塢可以是全球最大的騙子集團,影音結構的敘事魅力,比台灣長壽連續劇還會扯,劇情可以將漫威所有超人劇情連在一起,觀眾也看的津津有味,洗腦的功夫真是一絕,但是把史克魯爾人(蜥蜴人)說成好人,倒是電影科幻片的第一次。

長久以來,從《異形》開始,蜥蜴人在網路上的討論,從來都是心懷鬼胎壞的宇宙生命體,但是這部電影居然被「漂白」了,成為正義被陷害的族群,可能也打破宇宙倫理的緒多討論,編劇居心叵測。故事曲折離奇,但是別無新意。

《怪獸與葛林戴華德的罪行》續集悲劇 混亂馬戲團-昏

《怪獸與葛林戴華德的罪行》(Fantastic Beasts: The Crimes of Grindelwald)

是2018年英美合拍奇幻電影,為2016年電影《怪獸與牠們的產地》的續集,「哈利波特系列電影」的衍生及前傳電影,同時也是該系列的第十部。

主演包括艾迪·瑞德曼、凱薩琳·華特斯頓、丹·富樂、艾莉森·蘇朵、伊薩·米勒、柔伊·克拉維茲、卡倫·透納、金秀賢、威廉·奈迪蘭、凱文·格斯理、裘德·洛和強尼·戴普。看到這麼多演員,就知道這電影出問題了。角色混亂,故事不清。

故事講角色葛林戴華德再次逃脫並開始收集追隨者,培養純血巫師統治所有莫魔,為了阻止葛林戴華德的計劃,因此,阿不思·鄧不利多邀請他的前學生紐特·斯卡曼德來幫忙,斯卡曼德對於將面臨的險阻渾然不知,於是,在日益分裂的魔法世界中,愛情和忠誠度受到考驗,但是有些模糊。

由於2016年所推出的《怪獸與牠們的產地》(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當時成本1。8億,全球票房8。14億,又全台票房創下超過3億的成績,於是用2年時間,快速產生續集《怪獸與葛林戴華德的罪行》,想趁勢追擊,但製片中選角爭議不斷,於是續集失去原來的主軸與完整劇情結構,這集預算2億美元大多花在動畫上,片長134分鐘,奉勸,不適合看電影中喝飲料,免得中間上廁所。

此片由《怪獸與牠們的產地》由原班人馬再度合作,其中葛林戴華德的選角造成極大爭議,之前,曾參與《復仇者聯盟2》的韓國女星金秀賢(Claudia Kim)又擔綱演出,她血液中的詛咒最導致她片中變身為野獸,為魔法世界帶來一陣動亂,魔法世界這次有如馬戲團!在片中突然現身的「神秘魔法石」(Philosopher’s Stone)製造者尼樂勒梅,他因為和老婆吃了魔法石製成的藥而長生不老,他卻是解救劇情的關鍵人物,有些冒然。

這部電影如果要分析角色與劇情有點困難,全片充滿魔術與奇幻的動畫,但是在人物的出現上不清不楚,有非常多的角色突然冒出,他們都是憑空出現而沒有詳細的說明,角色眾多與突兀是這部電影的致命傷,雖然,電影主線是在談一個魔術師想要和人類對抗的企圖,企圖結合所有的魔術師和他一起來對抗人類,甚至消滅人類。

全片暗喻人類自作自受,由於人類的專制與腐敗,所以應該全數消滅,片中出現的核彈爆炸覃狀雲,給觀眾某種警惕,不要自己毀了地球,有點像是《復仇者聯盟》的暗喻。

葛林戴華德他的企圖並沒有得到片中美國、英國與法國魔法部的認同,葛林戴華德想要掌握一個關鍵男孩的血統,因此全片就在追尋這個男孩的足跡,這個男孩從美國到法國想要找出他的身世之謎,因此在人追人的過程中有許多的奇遇,使得這部電影的場景變換很多,都以動畫完成,又以非常傳統的聲音特效的震撼力與魔法的變化來吸引戲院觀眾,基於文化的異性,大部分的觀眾都看不懂這是什麼樣的故事,因此這部電影其實是一團漿糊。

 

跨文化的差異在這部電影中非常明顯,只有場面與音效處理可以看,大部分的觀眾看完後都是一頭霧水,在散場的時候可以偷偷聽到他們的反應。

《大君主行動》希特勒神話的續集

《大君主行動》(Overlord)號稱是2018年美國恐怖戰爭片,由朱利斯·艾弗里(Julius Avery)執導,比利·雷和馬克·L·史密斯共同撰寫劇本,其主演包括賈方·艾德波、雅各·安德森、皮魯·艾斯貝克、伊恩·德·卡斯泰克、約翰·馬加羅、懷特·羅素及博金·伍德賓。該片原本以為是「科洛弗系列電影」的第四部作品,但是2018年4月25日在CinemaCon上被亞柏拉罕否認了這一點。劇情描述諾曼第登陸前夕,幾名美國士兵被派向敵軍後方進攻,但他們卻意外碰上了一項秘密的納粹實驗。預算3800萬美元,屬於中成本電影。儘管某些情節可能令人難以置信,但其實是改編自真實歷史事件。

德國希特勒死了這麼多年,他之後的各種傳聞還是從南極到外星人到飛碟,現在連不死人的軍隊也是變成傳說,這部電影就是談希特勒當時實驗的不死人故事。

《大君主行動》的英文原名「Overlord」,「超載」,不知為何翻譯成「大君主行動」,但是顯然沒有任何關係,電影名稱是個票房關鍵,但是顯然是這名稱誤導觀眾想像,取名稱是非常慎重的一件事。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諾曼第登陸前夕,一群美國傘兵鮑伊斯(約翰艾德坡 飾演)與他的隊友在諾曼第登陸當天,深入法國德軍陣營準備執行一項秘密任務,炸毀當地村莊的無線電電塔,阻斷德軍後援行動,讓美軍能進行空中支援;然而當他們抵達村莊,卻察覺裡面村民部分得了奇怪的病,發現納粹正在盟軍俘虜和法國平民身上進行慘無人道的實驗,在美國傘兵的追查下,竟發現納粹的驚人秘密實驗室就在電塔下的地下室,一名納粹醫生拿人當活體實驗,生產出一群不死士兵,目的為了要在二戰中贏得最後勝利,在追查下,他們得知這都是納粹製造出的不死兵團,而傘兵們也成為對方的實驗品,唯一只能燒死這些人。

這部電影其實很可以談,驚悚電影或恐怖電影其實嚇人的都是聲音效果以及音樂,這部電影其實沒有太多的嚇到的音效跟光影,倒是看起來有點像是進到遊樂園裡的恐怖屋,如果預期一些事會發生,如廣吿照片的殘缺臉,所有光影並不會特別的嚇到人。

這電影有幾點可以看看,(1)攝影光影,是電影的攝影,森林中的光影設計、夜間小鎮的光影層次,這些都是學電影的人要學的,台灣《賽德克巴萊》號稱森林戲的燈具設計是特殊的裝置,這部電影可以看出光影的精心設計,非常自然的夜間戲,這前面30分鐘夜間的事,是一個晚上發生的,一群空降美軍落在一個法國小鎮,到了一個教堂,發現在實驗,實驗結果是人不會死,人只要打上一個特殊的針劑之後,就不會死,只要有頭就會講話,這和之前台灣看到很多的殭屍電影及殺人魔電影其實有點類似,差別是在裡面的人全部是軍人,所以他們有一個愛國意志,這部電影拍攝的非常不錯,尤其是晚上的夜間森林的光影處理很好。(2)劇本設計,一群軍人遇到一個法國女人,活下來的四個倖存的人裡面,編劇總是安排一個人很囉唆,一個人很執著,另外一個人白痴,於是開始這趟任務。很有趣的一點是,這個主角是個黑人,所以在黑夜間的他似乎有一種保護色而做事無往不利。 (3)不是人的對戰,有點像是美國隊長或是超人電影,兩方面由於都打不死,因此就有一個「懸念」,如何將這些人殺死?

(4)在劇本結構上開場戲設計,這電影非常符合好萊塢的劇本結構,剛開始的登陸大場面,密密麻麻壯觀的天空飛機與海面艦艇,符合好萊塢的製片原則,可以在宣傳上吸引很多人。(5)其次,在飛機上每個角色能夠各自表達自己的立場與想法,「人物剛開始要鮮明的陳述他們的目標跟個性」,因此前10分鐘故事結構清楚,角色也是非常清楚的,隨後飛機被擊中,然後飛機栽到森林裡,僅剩下的四個軍人就開始他們的冒險旅程,從開頭到進入主場戲完全沒有冷場,之後發生的事情也很緊湊。

故事的結尾雖然把實驗室給炸掉,但是我們知道那些人都不會死,是否有一天重新挖掘,嚇死人,這就是驚悚電影其中暗含的驚悚。

如果知道故事,就不會被電影畫面嚇到,看到那些奇怪的人,你會感覺到他們的化妝非常不錯,他們的臉部的光影深度畫得非常逼真。

男星懷特羅素(Wyatt Russell)解釋:「片中某些元素是真有其事。」而且這些情節並不全是出自納粹。懷特羅素指出,蘇聯曾在1940年進行過一場惡名昭彰的實驗,由科學家試圖復活一隻被砍下的狗頭。而片中有一場戲便是從中取得靈感,在預告中可以看到,有一具遭到斬首的女性頭顱正在開口講話。

這個片子腳本就看起來很樣版,美國好萊塢電影的小組成員的電影裡面,總是又會有一個內部分裂的歧見存在,因此故事看起來很沒有特色,這部電影其實不是很驚悚。倒是,電影放映前的台灣電影預吿《人面魚》,這是一部最好選擇不要看的電影,就是故意要以聲音、陰暗畫面及剪接上技巧嚇死觀眾的電影,看完一定做惡夢嚇到自已。

《瘋狂亞洲富豪》- 賽局理論的婆媳對戰

《瘋狂亞洲富豪》(Crazy Rich Asians)是一部2018年美國浪漫愛情喜劇片,由《出神入化2》導演朱浩偉執導,吳恬敏、楊紫瓊主演,改編自關凱文的同名新加坡小說。

這部電影可以看三個部分,一個是經濟學的「賽局理論」應用在婆媳之間的糾紛。一個是外國人看亞洲人有錢富豪的行為偏執。另外一個是看電影的文化脈絡。

這部電影在編劇手法上的確符合好萊塢的編劇三幕劇的策略,前後互相呼應,並且脈絡非常分明,副線支持主線的發展,但是主線是主戲。

這部電影的角色也是非常的特殊,的確是一個東方的「灰姑娘」的故事,但是加了一個東方傳統的婆婆,有點像是幕後的巫婆,還好楊紫瓊演的非常得體,也是這部電影可看的地方,主要是看楊紫瓊的演技,尤其是他的面部表情及眼睛,另外資深老牌演員盧燕在這部電影中演技就稍微生硬,也許是因為年紀大的關係,作為一個最高長輩的說話的態度與神韻似乎和傳統華人的觀念有落差,這也許就是美國人中間所所謂的外國觀點。

另外這部電影的場景也是集合好了新加坡所有特殊的景點,去過新加坡的人都可以看到,場景的角度都是特別選擇出來的,和一般觀光客的角度不一樣,這也是場景設計非常用心的地方,相信新加坡政府當局全力支持這樣子的一個電影觀光策略。

 

最後就是導演的處理手法,並不像《舞力全開》如此的圓潤,反而有非常多的特別的角度與鏡位,可能是因為他不了解新加坡人真正的情感與人際關係,許多正面性的主觀鏡頭看來都非常的突兀,像是宣教片一樣,這也是讓所有知道這位導演原來的身分,但是卻拍出這樣子一個不東不西的新加坡電影,有些詫異。

去過新加坡的人都知道,新加坡人講英文裡面會參雜很多華文或閩南語,或是加幾個印度文或馬來文的單字,講話的腔調也很特殊,因此這部看似新加坡人的電影,卻缺少了新加坡人的味道,不像是新加坡人拍的《錢不夠用》風靡華人世界一般。這是主要場景設在新加坡的好萊塢電影,演員以亞裔美國人和英籍東亞人為主,新加坡演員多為配角;新加坡演員亦表示,他們被要求少講一些獨特的新加坡英文。因此《瘋狂亞洲富豪》並未真實呈現新加坡,只是當成亞裔美國人幻想的「背景」。筆者看這電影時中間曾經睡著兩次。

電影敘述在地的紐約客朱瑞秋(吳恬敏)與男朋友楊尼克(亨利高汀)交往一年後,看似小氣的楊尼克受邀前往亞洲參加他最好朋友的婚禮,並且與尼克的家人見面。第一次要前往亞洲,瑞秋很興奮,卻也很緊張馬上要見到男友的家人。為了某種原因,尼克在交往過程中從來不提自己的家世背景;但是從搭機的第一分鐘起,瑞秋就隱隱覺得尼克的真實身分似乎與她想像中有很大的不同。

八卦報記者的網路消息是清楚的編劇技巧。瑞秋到了新加坡,才發現,尼克不僅僅是新加坡最有錢家族的後裔,更是全國最炙手可熱的黃金單身漢。身為尼克的女朋友,她在一瞬間成為整個社交名媛交際圈忌妒的頭號目標,更不幸的是,尼克嚴格又喜怒不形於色的母親(楊紫瓊)也不中意她,對尼克與瑞秋的未來不表樂觀。這讓瑞秋雖然置身在與自己相同膚色的人群當中,卻像是完全迷失在陌生的世界一般。《瘋狂亞洲富豪》也是繼1993年的《喜福會》以來以全亞裔美國人為主角陣容的電影。由華納兄弟影業負責於全球發行,預算3000萬美元,上映兩星期票房9088萬美元,形成多影評討論。在北美持續開出好票房,確定開拍續集,這樣的成功代表傳統浪漫喜劇並沒有死,成年女性的大型派對電影依然有其市場,在白人至上的娛樂圈上,是好萊塢難得的全亞裔卡司電影。主要場景設在新加坡的好萊塢電影,許多人也檢視它是否真實呈現了新加坡。演員以亞裔美國人和英籍東亞人為主,新加坡演員多為配角;新加坡演員亦表示,他們被要求少講一些獨特的新加坡英文。有些人擔心,《瘋狂亞洲富豪》並未真實呈現新加坡,只是把它當成亞裔美國人幻想的「背景」。

 

特殊的劇情如下。電影開場楊紫瓊訂酒店受歧視,馬上打電話讓老公買下這百年老店。女主朱瑞秋開始出場是在一個大課堂,和學生玩德州撲克,用自己的邏輯推理和數學知識反敗為勝,顯示是NYU的經濟學老師。熱情答應去楊尼克的新加坡度假並與他的家人見面。在飛機上的臥室,瑞秋試探地問楊尼克,「你家是不是很有錢?」他回答:「不,我們只是過得舒服。」瑞秋有些酸溜溜地回應:「超有錢的人都會這麼說。」新加坡的場景畫面顯示異域風情和浪漫,新加坡當地著名的大排檔、刨冰、炒麵、羊肉串、烤大蝦、煎餅、生啤,讓從未離開美國的瑞秋大開眼界。楊尼克的表姐只買全球訂製的首飾,一對耳環上百萬美金。西方結婚之前少不了單身派對,電影中跑車、直升機、各國美女和無盡的美酒是男生的男女分開,各自尋歡。迤邐的海島、泰式按摩、以及一套套的禮服試穿是女生們的選項。徹徹底底建立在美國人富豪的定義上。

這裡面是標籤化、刻板印象的亞洲。就連開頭瑞秋在課堂上講德州撲克和博弈論的關係的梗,靈感也來自《決勝21點》。角色選取幾乎都是「美國化」的亞洲面孔,或者想像中的:男性大方臉,濃眉大眼,和現在主流審美的韓流清秀完全背道而馳;女性顴骨高高,嘴唇厚厚,有的單眼皮,也不是流行的網紅臉。粵語、普通話、閩南話、客家話就是點綴,更多是英文的梗,俚語和美國文化基因。

《喜福會》當年的麻將娛樂,如今升級成為婆媳之間麻將智鬥,溫馨家宴變成豪華酒會,女生之間的八卦則依然存在。電影的美舞、服裝、場景都非常吸引人;音樂融合了中西,單單插曲就有《何日君再來》、《夜來香》、《我要你的愛》、《甜蜜蜜》、《月圓花好》、《我要飛上青天》等,但是聽起來有點不倫不類,真是遺憾。

 

愛黛兒·林(Adele Lim)和彼得·基雷利(Peter Chiarelli)撰寫劇本,電影還是沿用陳腔濫調的宣示,你可以選擇愛情,或是選擇家人!愛情與親情孰輕孰重?中國人門當戶對的門第觀念在21世紀是否適用?

《與神同行》: (1)+(2)=貴人你怎麼了?(電視劇集)

《與神同行》(Along With the Gods: The Two Worlds)是一部預算400億韓圓劇集。

所謂的「貴人」定義如何?人死時候被定義成「貴人」或是可以轉生的條件是什麼?是這第一集與第二集在探討的故事內容.

第一集2017年上映的劇情描述在火場總是奮不顧身、英勇救人的消防員金自鴻(車太鉉飾)在一場救災行動中為了搶救一名小女孩而意外身亡,死後在三名死神的引領護送下,前往陰間接受七大閻君審判的故事。

金自鴻是個正直又盡責的消防員,卻為了拯救一個小孩而墜樓喪命。來自地府的三位陰間使者出現在他的面前,指引金自鴻通往死後的世界。這三位陰間使者分別是:「領袖」江林公子、「護衛」解怨脈、「助手」李德春。他們告訴金自鴻,如果他想要「轉世」,他就必須在49天之內,通過七位閻王的審判。

三位陰間使者積極幫助金自鴻轉世,因為他們和閻羅王有過協定──如果能在千年內引渡49個靈魂轉世,他們自身也能夠轉世為人,而金自鴻是他們經手的第48位有機會轉世的備選亡魂。

審判依據七大罪來評斷,包括:謀殺、怠惰、欺騙、不義、背叛、暴力、不孝。若順利通過這七次審判,除了投胎轉世之外,還能夠在轉世之前,託夢給在陽世的人。金自鴻無法放下年邁的母親,欲託夢給她,於是金自鴻下定決心,一定要通過七大審判。

另一方面,秀鴻在軍中服役時意外死亡,因為充滿憤怒與不甘,成為了無法超生、徘徊在人間的冤魂。這個亡魂的出現,震撼了死後的世界,也影響了金自鴻在地府的闖關。當江林公子來到人世追捕秀鴻,並調查他冤死實情的同時,金自鴻的人生也不斷被揭露,愈來愈難在審判中證明自己的無辜。

第一集的劇情,要找出死者是不是具有冤枉的可能性,於是在各個地獄中尋求一種正義的審判,開始的時候在天倫地獄審判,審判的過程其實非常兒戲,兩個判官更是意見十分不合而搞笑。

第二集電影剛開始的時候有點像是電動遊戲的畫面,延續最後要尋求一個證人,這個證人在陽間背後面有一個神在保護,所以該死未死,而無法回到陰間來說明,於是劇情回到了人間世界發展。

也許這個主題太過於嚴肅,因此,許多的對話跟態度都十分的輕忽與搞笑,電影中有太多的法規讓人迷糊,每個人也講的非常非常多的對白,這種編劇手法有點像是韓劇連續劇的處理方式,對於看不慣韓劇連續劇的觀眾來說,好萊塢以動作為主的敘事劇情發展還是比較特別容易了解。

續集的最大的劇情發展都是在人物過去的背景故事上發展,每一個死神的主要使者的背景都有詳細的歷史描述,並且彼此也有相當的關聯性,這是這部電影在編劇上十分用心的地方。

江林公子(河正宇) 即將轉世的陰間三使者隊長。其負責為亡者轉世七宗罪辯護工作的陰間使者三人中的領袖。高麗時代的武士,其父親為專門征討北方外夷的別武班大將軍,解怨脈的上司「密言」,曾目睹親生父親重傷卻不出手相救。殺死義弟解怨脈以及女真族孤兒李德春,最後死於保護解怨脈的李德春手上。閻羅王為了讓江林公子贖罪,封印了解怨脈以及李德春的記憶,命令江林公子帶領解怨脈與李德春在千年內讓49人成功轉生。

解怨脈(朱智勛) 陰間的日值使者,江林公子的助手。想要找回過去的日值使者。來到陰間之前是位殺人不眨眼的高麗武士,因脖子都圍白狼皮草,人稱白狼,李德春的父母死於解怨脈手下。年幼時,江林的父親遇見了身為胡人孤兒的他並收做養子,為江林的義弟,成年後無意間救了時為敵人女真族的李德春,後為了幫女真遺孤們斷後,死於哥哥江林公子劍下。見到閻羅王時,被認定為做陰間使者,生前的記憶也因此被封印。

李德春(金香起) 陰間的月值使者,江林公子的助手。永遠擔心死者的月值使者。來到陰間之前是女真孤兒們中最年長的一位,因緣際會認識了高麗武官解怨脈。即使知道解怨脈是殺害自己父母的兇手也不怨恨,甚至為了保護解怨脈死於江林公子劍下。見到閻羅王時,被認定為做陰間使者,生前的記憶也因此被封印。

成造神(馬東石) 保護人類的家神。千年前帶領江林公子、解怨脈、李德春前往陰間的使者,告訴李德春和解怨脈他們的過去,後為負責守家的神祇之一,駐守在許春三家中,力大無窮但無法對人類使用力量,摸到人類排泄物會全身無力,最後因討債集團無意摔破其藏身罈子而消失。用許春三的都更賠償金一億韓圜買了股票與基金並借貸三億韓圜,片尾股票和基金終於上漲。

金秀鴻(金東旭) 第49個貴人。金自鴻的弟弟。生前是個軍人,性格樂觀開朗,原立志要當上法官但考了八次才通過第一階段筆試。審判後確認為冤死鬼,轉生前被閻羅王邀請擔任陰間使者。

每一個角色歷史在描述過程中都非常的仔細,這也是編劇在收集資料中用心的地方,但是也因此而分化了整個劇情的主軸發展。

電影中有非常多的地獄特效場面,包括侏羅紀公園裡的恐龍也大批的出現,這種無厘頭的劇情發展讓戲院笑聲不斷,因此有點像是金凱瑞或是周星馳的模式,似乎觀眾也買帳這樣子的戲劇手法.

這部電影類似於好萊塢的編劇架構,每一個人物都有他的因果關係,雖然有些牽強,但是還能夠勉強說的通,故事多線發展有時讓人摸不到頭緒,一會地獄一會人間,這也是固定韓劇在編劇中非常特殊的地方.

第一集主要發人深省的是,「人在做天在看」,人間每一件事情與想法都被記錄下來,而成為未來死後審判的依據,這個主題讓許多台灣的觀眾驚駭與震驚,重新反省自己的言行,因此票房非常的亮麗。

第二集的重點談的是「良心」,「良心不安的人活著終究是一種折磨」,這也是這部電影特別的地方,也就是全部80%的無厘頭劇情,但是有20%的深刻人性與醒悟,就能贏回觀眾的興趣與票房.

這部電影在地獄的描述上有非常多的動畫特效設計,但是也許因為文化差異的關係,和中國人的地獄有非常多的不同,地藏經上所描述的地獄情況,和這部電影有非常大的落差,主要的落差,是在於地獄中的判官與主神都有一些個人的私心與想法,這在宇宙的平衡公正的處理態度上是有落差的,也許這部分在宗教學上是講不過去的,還好許多的觀眾沒有宗教正確的觀念,或者是靈魂輪迴的觀念,終究只是去看一個戲劇的娛樂,也許這就是這部電影賣座的地方,有非常多的特殊設計的場景、人物的造型特殊、人物角色的對話非常的荒謬劇的處理方式、演員的宣傳也是十分努力。

最後劇情的結尾,讓許多觀眾都想像不到,但是卻突顯了編劇故意要做如此的安排,看似有理卻無編劇技巧的說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