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日本電影

《假面飯店》 真實面目是需要檢視的

《假面飯店》(Masquerade Hotel)故事描述在東京三起連續殺人事件後,警方依現場發現的謎樣數字,推測出犯人第四起犯案地點是一間頂級大飯店,為了防止殺人犯再次犯案,警方於是派出搜查官新田浩介(木村拓哉)前往飯店擔任臥底,與櫃檯人員山岸尚美(長澤雅美)一起合力調查。

木村拓哉演一位將逮捕犯人視為首要目標的臥底刑警,而長澤雅美則是秉持凡事以客為尊的頂級飯店櫃檯人員,兩人原則相互衝突,卻誓言解開殺人真相,因此,看似平靜頂級飯店裡,刑警大隊、飯店員工,還有大批底細不明的旅客,彷彿都蒙上了一層假面,電影中出現的角色似乎都是嫌疑犯。

電影中,華麗的場景加上充滿張力的鏡頭運用,搭配上原著東野圭吾一貫神祕而迂迴的劇情,濃濃的懸疑氣氛充滿劇中。

這部日本製作的警察辦案的電影故事,一如傳統的日本電影,拍攝的品質相當的高,不論是從人物的角色設計、場景的設計、乃至於音樂的配樂,都有付出相當大的努力,這種努力是值得被尊敬,而且值得去觀看的一部電影。

這部電影的品質有點像是《歡迎來到布達佩斯》的那部電影的處理模式,包括音樂都有點類似,因此不得不去思考日本在處理如此這樣的大飯店的劇情安排時,是不是參著國外的影片處理方式,許多的攝影,一如日本攝影在構圖、光影、色彩的方面的佈置都是非常非常的講究與要求,這顯示出日本的電影製片是屬於國際一流的標準。

從編劇的戲劇架構來看,這是一個辦案的抽絲剝繭的故事,所有的遊戲規則辦案的可能想像,都是的編劇在剛開始以及在第二幕的時候都有做費心的設計,為了要找尋兇手,警察在飯店佈置了許多人員,因此劇情從飯店的顧客中發展一些可能的嫌疑線索,因此觀眾就在隨著編劇的暗示中,思考誰是兇手,但是按照三幕劇的架構,其實很清楚的知道第二幕中的幾個線索一定都是假的,而最後第三幕的則會有出人意料的安排,相信日本在學習美劇的編劇架構上是非常的用心,因為這部電影你可以「算時間」,很清楚的看到三幕劇的分配比例.

電影中的男女主角的演技,從他們的臉部的眉毛、嘴巴、及他們的眼神,都可以看出來他們的演技是非常的傑出,這也是這部電影值得觀看的所在。

有興趣研究電影攝影的工作人員,可以注意這部電影在攝影構圖及光影上的用心之處,雖然它是富士的電視電影部門製作,但是幾場戲的攝影機環形圍繞的拍攝方式,也不得不佩服他們是有些設計,服裝造型以及在整個大飯店的規模及外型,有點置入行銷的味道,但所置入的不光是飯店本身,還加上日本人對於飯店經營的服務態度,這也是不得不佩服日本人在行銷全世界日本服務與文化上的一貫手法。這是值得許多國家在拍電影時必須考慮的文化行銷宣傳的必要性。

原書名「Masquerade Hotel」中的「Masquerade」原意為「化裝舞會」,最後在電影結束時也以佩戴的面具化裝舞會結束。

《在咖啡冷掉之前》思念如何停止?

《在咖啡冷掉之前》(cafe funicli funicla)

如果能回到過去某一天,你最想見到誰? 親人?愛人?難忘之人?

2018年日本明星有村架純、波瑠、林遣都主演。

在日本某條不知名的小徑上,有間咖啡店,有著不可思議的都市傳說。咖啡店中有個神祕座位,只要坐上那座位,引發一連串奇蹟的重逢!能回到你所希望回去的那天。

然而,回到過去不僅有代價,也有著非常麻煩的規則。五條規則必須遵守:

  1. 就算回到過去,也無法見到不曾來過這家咖啡店的人。
  2. 回到過去之後無論如何努力,也不能改變現實。
  3. 神秘的座位有人,必須等到那個人離席時才能去坐。
  4. 即使回到過去,也不能從座位上離開。
  5. 回到過去的時間,只從咖啡倒進杯子開始,到咖啡冷卻為止。

回到過去的時間,只從咖啡倒進杯子開始,到咖啡冷卻為止,並且就算回到過去,無論如何努力,也無法改變已經發生的事實。

一群懷抱著傷痛的人們,在這個座位上,展開一連串奇蹟般的際遇,編織出無數關於愛與遺憾的故事。

在咖啡冷掉之前,有幾個人物小故事,每一個小故事的主角們,總是有一些心中的心結,因此他就希望回到過去的某個時間裡面,完成他心結中未完成的事情,所以只要做到那個咖啡椅子,就能夠回到那個時間,但是必須在咖啡還沒冷掉之前完成旅行。

這部電影至少有3組故事,失智夫妻的感情故事、失去愛情的年輕人故事,及主軸故事:至有這個家族的人倒咖啡才可以。這也限定這故故事無線發展的可能性,當然在編劇手法上說,如何亂想劇情架構不難,難再如何收尾的結局,這部電影的可愛,就是限定時間與小場景咖啡店,及特定人物如何破局的可能性,雖然破局的過程有點混亂,但是也許觀眾不在乎,因為觀眾看到電影中的真感情。

電影中回到過去的轉場是掉入水中,這是一個有趣的安排設計與美感之處,水中牆上的鏡框中有著不同時間人物的過去記憶片段,這「光」「影」都是十分傑出的處理,因此這個電影是值得去觀賞的,小品與耐人尋味的故事。

這些咖啡廳跟人物之間的問題,都在詮譯「愛」與「被愛」的故事,同樣的,他們對於追求幸福也有一種共同的期望,所以回到過去也就是一個追求幸福的一種過程,只要心裡平靜,日子就會過得很幸福。

49歲的電車夢 Railways (日片)

49歲的電車夢 Railways
人們生活在一個想像理想能實現的社會中,從小到大被賦予一種自我說服的理想實踐上,但是人的生活往往是固定呆板的,許多理想與美麗崇景成為一生追求的夢靨,電影世界給予人們某些程度理想、夢想的提示與體驗機會,電影於是成為教育家、預言家或魔術師,希望觀眾能在其間尋找到一種自我實踐的動力,在近乎催眠的愉悅中,滿足一種社會逃避與追尋夢想的雙重目的上。

跟著春天去旅行 (日片)

許多人看電影試圖去尋找其中的意義,更多的人看電影只是完成一項娛樂的社交活動,不論如何的說法,電影的故事對大多數的觀眾來說都會產生某種程度的影響,的確,電影就像是一個窗戶,打開後讓所有的人觀看窗戶中人們的種種活動,透過這扇窗戶讓觀眾得到意義的自我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