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命關頭:特別行動》一場耍嘴皮秀

《玩命關頭:特別行動》(Fast & Furious Presents: Hobbs & Sh 閱讀更多 »

《寄生上流》不好的晦澀灰色電影

《寄生上流》(기생충)是2019年韓國黑色幽默驚悚劇情片,在第72屆坎城影展的官方競賽單元中獲得金棕櫚獎,該片 閱讀更多 »

《我出去一下》去體驗新的人生

《我出去一下》I’m Off Then (Ich bin dann mal weg)是2015 德 閱讀更多 »

《大叔好神騎》騎著爛摩托去旅行

《大叔的神騎》2 Brothers:兩個許久不見個性截然不同的兄弟克里斯提安(43歲)與吉奧(45歲),難得聚 閱讀更多 »

《100樣東西》怎麼選?

《100樣東西》(100 Dinge)表現出自由意識的重要。2018年,PANTAFLIX股份有限公司 宣佈由 閱讀更多 »

《從前,有個好萊塢》演技看得真過癮

《從前,有個好萊塢》(Once Upon a Time in Hollywood)是一部2019年美國和英國合拍的喜劇劇情片,由昆汀·塔倫提諾執導兼編劇。這部電影以大堆頭明星群戲的方式呈現,包括李奧納多·狄卡皮歐、布萊德·彼特、瑪格·羅比、奧斯汀·巴特勒、達科塔·芬妮、提摩西·奧利芬、盧克·派瑞、艾米爾·荷許、瑪格麗特·庫利及艾爾·帕西諾。

故事背景設定於歷史的1969年洛杉磯,1969年8月8日,好萊塢發生了一件駭人聽聞的殺人案!當時年僅26歲的好萊塢女演員,莎朗蒂(Sharon Tate)被幾個闖入家中的邪教份子刺殺身亡!故事於是從這事件產生聯想。

導演昆汀塔倫提諾(Quentin Tarantino)以他鮮明的電影手法聞名,在特殊非線性敘事的劇情脈絡中,總是加上諷刺且詭譎的暗喻,讓人產生暴力美學和黑色幽默的創意。這部電影除了有非常復古且難以呈現過去的場面調度,同時在所有當時資料的蒐集又非常貼切,算是好萊塢的代表之作。

這電影的運鏡手法要詳細研究,大量的長鏡頭換取時間的延宕,身入其境的視角讓人彷彿生活在這個時代中,許多一鏡到底的運鏡,或是固定的視野,仿佛告訴觀眾應該要看些什麼,同時光影也非常特別的營造當時氣氛,適合從事電影工作及有興趣的電影人觀賞。

故事主要描述一名即將過氣的電視演員(李奧納多)和他的特技演員(布萊德·彼特)打算在電影界闖出全新的一片天。瑪格羅比(Margot Robbie)則飾演好萊塢殺人事件中的殞落女星,故事雖圍繞著一場駭人聽聞的真實謀殺案,卻也細膩刻畫了那個年代電影圈中的荒謬與鬥爭!

在美國1960年代和1970年代盛行的嬉皮(hippie)文化,電影中,導演也用非常深刻的方式描繪這群反社會人格的模樣,暗諷當時曼森家族的荒謬行徑和醜陋,公社式的流浪型的生活,使用毒品衍生的另一層文化,也成了電影重要脈絡。

演員瑞克·達爾頓(李奧納多狄卡皮歐飾)曾憑西部電視劇《賞金律法》(Bounty Law)而當紅一時,但之後因酗酒問題及轉型電影圈的失敗而使他的演藝事業陷入低迷。達爾頓的特技替身演員兼好友克里夫·布茲(布萊德彼特飾)是一名退役軍人,他和養的比特犬共同住在凡奈斯附近的一輛廢棄拖車上,他不斷地試圖給予達爾頓鼓勵。與此同時,演員莎朗·蒂和她的導演丈夫羅曼·波蘭斯基剛搬進了達爾頓家的隔壁。達爾頓希望與這對夫婦交朋友,以讓波蘭斯基幫助自己東山再起。

 

李奧納多狄卡皮歐扮演一位懷才不遇、對未來迷惘的好萊塢演員,電視黃金時期累積想當的知名度,但他似乎被角色框限,自己也不滿意,框架讓他難以突破自我,於是他陷入掙扎心境,多愁善感,卻說話滿是髒字。而布萊德彼特扮演李奧納多狄卡皮歐的特技演員,在大銀幕上沒有真正身分的替身,但他卻十分認分的盡其本業,更成主角失意時最真摯的依靠和伙伴,他重情義、生活非常有原則,魅力粗獷的體格與表情的氣質,讓他充滿魅力。這部電影誠然是兩大明星飆戲,值得票價。

 

《獅子王2》 過於逼真卻缺戲劇性的表演

《獅子王》(The Lion King)是2019年上映的美國歌舞片,由強·法夫洛執導,傑夫·內桑森編劇,華特迪士尼影業製片。預算2.6億美元,上映沒一個月,票房10.14億美元,繼續上升中。

電影改編自原版1994年《獅子王》動畫電影,劇情以非洲草原動物的故事和膾炙人口的音樂闡釋生命意義,造成轟動掀起全球熱潮,當時以近十億美元榮登全球影史10大最賣座的動畫片,而後接連推出兩部電影長片續集、動畫連續劇、3D重製版電影,甚至紅到改編成百老匯音樂劇熱賣至今。

《獅子王(1994)》在全球影迷心中地位重要,多次被選為世紀百大電影之列,迪士尼早就有意為《獅子王》拍攝真人版電影,但受限於特效技術尚未純熟,計劃延宕多年,直到2016年《與森林共舞》透過實景和CGI特效的結合成功呈現叢林生活、人類毛克利與巨獸互動,獲得奧斯卡最佳視覺效果的肯定,迪士尼終於下定決心挑戰經典作品《獅子王》。

獅子木法沙的兒子、榮耀國的王子辛巴一直希望能夠追隨父親的腳步,而木法沙的弟弟刀疤卻計劃奪取榮耀國的王座,並迫使辛巴流亡。在流亡過程中,辛巴與狐獴丁滿和疣豬彭彭成為好朋友並與牠們結盟,試圖奪回王座重振家園。而辛巴的青梅竹馬雌性獅子娜娜也找到了辛巴,和他一起奪回王座。

2016年9月28日,華特迪士尼影業確認強·法夫洛將執導《獅子王》的重拍電影,電影將播放1994年電影中的歌曲。2016年10月13日,據報導迪士尼聘請傑夫·內桑森為電影編寫劇本。同年11月,法夫洛在接受《ComingSoon.net》訪問時表示,他在《與森林共舞》中使用的虛擬攝影技術將在《獅子王》大幅使用。雖然媒體報導《獅子王》是一部真人電影,但實際上是利用照片般逼真的計算機生成的動畫。迪士尼亦沒有把電影描述為真人電影,只表示電影會遵循《與森林共舞》「技術開創性」的方法。本片獲得了褒貶不一的評價,負評的人認為劇情並沒有創新,好評的人則覺得裡頭呈現的特效和音樂完整呈現當年動畫版的味道。

電影採用真人製作有的怪怪的,因為太真,有點像是看「國家地理頻道」的動物系列影集,但是其中又有真人說話,因此,一會動物聲音,一會兒真人說話,真是讓人不舒服。歌曲還是一樣好聽。電影以真實動物呈現的問題,是真實動物沒有表情,因此比動畫在情緒上較難產生共鳴,這點也許是當初沒有想清楚的地方,是此片的一大遺憾。

歌詞還是頗有禪味。

從我們出生的那一刻

睜開眼睛走入陽光

那兒有你看不完的東西

有你做不完的事

有數不盡你無法體會經驗的事

有找不完的寶藏

可是太陽高掛在天空

在那色彩多變的天空中

不論偉大與渺小都保存下來

那是生生不息

而那感動了你我

歷經絕望與希望

歷經信心與愛

直到我們找到歸屬之地

在我們已知的種種之中

在那生生不息之中

生生不息

生生不息

而那令我們感動

歷經絕望與希望

歷經信心與愛

直到我們找到歸屬之地

在我們已知的種種之中

在那生生不息之中

生生不息

……

《復仇者聯盟:終局之戰》(Avengers: Endgame) 眼花撩亂的故事(暴小雷)

《復仇者聯盟:終局之戰》是漫威電影宇宙的第二十二部電影作品。為2018年電影《復仇者聯盟:無限之戰》的續集,是一部於2019年上映的美國超級英雄電影,改編自漫威漫畫旗下的超級英雄團隊復仇者聯盟,由漫威影業製作及華特迪士尼工作室電影發行。電影主演包括小勞勃·道尼、克里斯·伊凡皆表示,本片將是他們最後一部漫威電影宇宙系列的電影。

這部電影有非常好的賣座紀錄,正在熱烈地吸引大家的眼球,它的內容就不必贅述。看電影的時候,旁邊有一位中年男士跟女友一同看電影,他的鼾聲足足響了30分鐘,最後在一聲爆炸中,才驚醒,本人也在半昏迷狀態中接受這個故事邏輯,不管是量子力學或者是蟻人的重新出現,都十分佩服好萊塢的編劇的創造能力,是無可批評的,因為需要做些科研工作的功課才會寫,但是故事要是沒有很好的過去觀看復仇者聯盟電影的經驗,這部電影應該是看不下去,因為他必須跟過去的觀影經驗做一些連結,否則看到那些英雄出現,都是滿頭霧水。

尤其最後一戰,復活的史蒂芬·史傳奇、彼得、奎爾、德克斯、螳螂女、巴奇·巴恩斯、山姆·威爾遜、汪達·馬克希莫夫、帝查拉、舒莉、格魯特、荷普·汎戴茵,還有王、瓦爾基麗、寇格、奧科耶、恩巴庫、穿上救援裝甲的小辣椒以及來自宇宙各地的一眾盟友,紛紛藉由秘術大師們的傳送魔法從泰坦星、瓦干達、新阿斯嘉及至聖所等地方趕到,兩方陷入激戰,真是有場面的燒腦電影,只有在戲院看才能看出感動。

這部電影應該是非常「硬」的科幻題材,因此在開始的時候用非常軟性的家庭親情來帶出一種平衡的調性,也就是所謂在劇情結構上的「軟硬適中」,但是由於編劇的自說自話,因此觀眾必須腦筋非常快速的配合編劇邏輯,大部分的人不是看故事,而是看英雄超人們之間彼此的合作默契,當然其中也有打混陶侃的狀況,這是好萊塢一貫的手法,利用一些小幽默來討好加強觀眾對於超人的偉人形象的親和力。

這部電影在科幻的場面上是無懈可擊,聲音配樂也是無懈可擊,在製作品質上絕對值得票價,但是在故事的表現上,欠缺了他們吸引觀眾的焦點,雖然他們必須把焦點固定在某個特定人物,例如鋼鐵人,但是似乎不能排除眾多超人們之間故事零散的呈現,就像許多明星一再強調,不願意再拍這種類似與綠幕一起拍片的工作現場,不能跟真人去做戲劇上的交流,而是在綠幕前做一些動作,他們已經厭煩了這種利用動畫來表現一種空洞環境的處理方式,為什麼不能用一個簡單的方式來拍類似《幸福綠皮書》,或是《賭命運轉手》這樣的故事,也許是因爲大家喜歡看科幻的故事是來自於對於未來的想像,但是如果不能落實在人際間的感情,終究會失去它的味道,一如這部電影最終也是想把親情、感情拉回到觀眾的眼眶裡。

雖然有很多人非常感動的畫面出現,但是應該是屬於觀影中的「選擇性認知」與「選擇性理解」的過程,對大多數人來講,花個250元票價看一個美國的大堆明星及場面是值得的,但也許有些人就會在背後酸言酸語地說,好萊塢就是錢多,才能拍出來這樣子的大場面,但是不可諱言的,這部電影後面所需堆砌出來的演技與製片的技術,還是高於全球各個國家的水準,是值得用全球觀點看它所呈現的世界影響力,對於中國大陸來說,這是一個非常大的挑戰,因為比起電影《流浪地球》來說,還是有相當的差距配合來談人情世故的故事電影。

《幻術》 高明政客的心機

《幻術》是講述發生在2004年台灣總統大選前夕,至今仍充滿許多謎團的 319槍擊案的懸疑劇情,故事雖然根據以前檢方調查,射擊陳水扁的犯案兇手陳義雄已於案發 10 天之後畏罪自殺,溺斃於安平港,但電影《幻術》依然很想表達對這事件後面前總統李登輝的定位。

已經過了15年仍眾說紛紜的神祕謎團,對許多成年人回想起來仍然記憶猶新,電影剛開始並沒有馬上直接進入槍擊主題,而是剖析槍擊案的政治人物背景與過程,電影前半段花了大篇幅描寫「前總統李登輝」的政治生涯,及與國民黨幾十年來的關係變化,有趣的是,《幻術》中從李登輝年輕接受高等教育、赴日從軍參與戰爭,加入國民黨,被蔣經國重用進入權力核心,不論是接任黨主席、對台灣民主化的貢獻、跟宋楚瑜之間的恩怨情仇,甚至是政治圈本省與外省之間的矛盾或面對中國的態度等大小事,都被編導看作是「319槍擊案」的背後關鍵因素。

演員石峰詮釋老謀深算的李登輝算是張握部分重點,不論是自詡為「出埃及記」的摩西,或者是幾場面部表情特寫,配上他的蘇機要秘書的作為,有意思清楚明確的暗語對話,都成功讓這部電影在最後讓觀眾對那抹意味深長的微笑,心中癢癢的想說出那個字。

這部國片題材應該具有非常的可看性,可能會吸引許多想一窺真相的觀眾去了解最具爭議的選舉319槍擊神秘案,如何被電影詮釋的內容。

這部電影描寫的都是真人真事、實名實姓的鮮活人物,因此在講述這一個類似神秘犯罪刑案中,製作的人必須非常小心,以免犯下公然毁謗罪,這部電影所採用的內容,基本上都是坊間流傳已經知道的內容,除了一些特定影涉知名人物指名道姓外,其他的表現尚屬平常。

編劇在開始李登輝與日本友人的視訊對話開頭,暗指幾本書中的玄機,及結尾又是日本友人的視訊問候,這都是編劇的手法,值得稱讚。但是電影在製作技巧上有許多值得討論的地方,首先它的音樂配樂用許多特定的歌曲,破壞了整個電影的基調,不光是他音樂音量與應用的比例出問題,許多人物演員的相似程度相去甚遠,同樣的他們的演技也是一大考驗,所以這部電影看起來必須有非常好的想像力,才能將這部電影跟記憶串連在一起,不得不佩服製片者在企圖心展現過程中,想去描述這樣一個看似解釋槍擊案的故事,卻是卻可能無法給予合理的陳述,尤其最後片尾的字幕撇清關係,這是非常冒險的方式。相信製片者一定也是非常用心花費非常多的腦筋去思考如何拍這部電影,顯然尚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勇氣可嘉。劇中以劍道象徵權力的爭奪過程相當有創意的做法。

《愛上觸不到的你》 當愛來的時候……

《愛上觸不到的你》(Five Feet Apart)是一部2019年的美國浪漫劇情電影,改編自2018年拉克爾·李賓科特所著的同名小說。對於嚮往愛情的青少年人來說,看完這部電影,愛情浪漫喜劇,會讓人淚流滿滿眶。超低預算700萬美元,但目前4月止票房5283萬美元,是真的小兵立大功電影,值得國內投資者注意。

這由青少年暢銷小說改編,描寫因為罹患「囊狀纖維化症」而不能觸碰彼此的一對戀人,「病」在他們的生命中設下考驗,這對戀人依然展現勇氣與決心,互相扶持,並從中找到真摯的愛情與充實的人生。

故事講「人只有在生病」的時候,才知道人的生命是十分短暫與脆弱的,如何在短暫的最後生命的威脅下,活得精彩,活得值得,活得有意義,是這是這部電影在描述上最令人動容的地方,一種無法碰觸到的愛情,但是最後卻必須面對如此的生命挑戰時,勇敢地表現出對生命的不畏懼與勇氣,尤其是在偉大愛情的信念下。

這部電影故事都是發生在醫院中,幾個病患都得了基本上是不治之症,在醫院相處的時間,他們有深厚的感情連結,中間有同性戀的,還有不同病況的兩位男女戀人,這部在醫院中拍攝的故事,需要非常專業的醫院病況知識,因此在所有劇情的發展過程與治療同時並進的時候,才能產生深厚的說服力,利用現在科技的現場直播手機的溝通,他們完成了一個現代化的電子戀情,同時配合浪漫的場景設計,這部電影充分發揮了傳統說故事的方式,用非常強烈好聽又多元的音樂及配樂來滿足各種情況的情緒,讓人在音樂氣氛的陪伴下,度過劇情許多沒有語言的戲。

配樂是大師級的布萊恩·泰勒(Brian Tyler,1972年5月8日-)是一位美國的作曲家、指揮家、音樂製作人、演奏家、樂曲改編,著名作品如《鷹眼》、《玩命關頭4》、《玩命關頭5》、《鋼鐵人3》、《雷神索爾2:黑暗世界》、《忍者龜:變種世代》和《復仇者聯盟2:奧創紀元》等。

所有的主要演員與次要演員都表演的非常得體,當然主要演員的英俊貌美是避免不了的,但是在醫生及父母親的陪襯下的演出,更能感人熱淚,這部電影可以用台灣的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電影來比較,相對的就顯得國內的這部電影非常的貧乏,儘管國內的這部電影票房十分亮麗,甚至在中國大陸也是如此,但是還是無法遮掩其劇本的貧乏與拍戲過程中的場景設計需要加強,也說明了台灣電影在拍攝如此容易簡單發揮的愛情故事裡,它的合理性及邏輯性、及專業性是相對要提升的,否則得對未來台灣電影產業是十分不利的。

拍攝電影需要資金,但絕對不是錢多錢少的問題,而是你在許安排上是不是有獨到的創意,包括了劇情的發展、人物的設計、以及故事發生的合理鋪陳、及發生事情場景的必要性,包括韓國從2000年來學好萊塢的製片方式,但是至今他們依然還未能十分傳神的得到好萊塢拍片的精髓,電影是創意的表達產品,創意後面所堆砌的是基本的技術與知識,在時間與金錢的壓力上完成創意是必要的條件,從來也沒有一部電影說它的資金是十分充足的,拍攝時間是十分充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