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韓國電影

《寄生上流》不好的晦澀灰色電影

《寄生上流》(기생충)是2019年韓國黑色幽默驚悚劇情片,在第72屆坎城影展的官方競賽單元中獲得金棕櫚獎,該片成為第一部獲得該獎的韓國電影。

故事是失業司機金基澤(宋康昊)和妻子忠淑(張慧珍)及兩名孩子一同住在破舊公寓的半地下室裡,以替Pizza店摺包裝紙盒維持家計,生活朝不保夕。一天,長子基宇的好友敏赫因出國留學而拜託基宇接替富裕家庭的家教工作,成為朴多惠的英文老師。基宇之後介紹妹妹成為多惠弟弟多頌的藝術治癒老師,接著一家用計令朴家辭去原本的司機和管家,好讓爸爸媽媽也能在朴家有份安定工作。金家一下子變得十分幸福。為慶祝多頌生日,朴家去露營了,金家亦趁機當起豪宅的臨時主人。忽然,前管家在大門按鈴,後來發現一個長久以來的秘密,事情變得失控。

這是一部韓國灰色的電影,坊間的口碑不錯,但是在看完之後覺得這部電影其實並不是那麼的出色,有一點灰色的想法及暗喻諷刺的主線,劇情中間在後面又有一點驚悚的出現,安排。

詐騙的事情在現在的世界上非常普遍,幾乎每個人都在身邊聽過或者是感受到詐騙集團在你身邊流竄,這部電影談到一個家庭,在一個突發奇想的過程中,變成一個詐騙的一個家庭,越發的不可收拾,原本以為這是一個喜劇,但是最終發現他完全相反,呈現黑色灰色的結構。

我不認為這是一部很好的電影,雖然它有一些劇情的安排,但是我認為韓片的驚悚成分還是居多,韓國搞笑電影非常多,拍中規中舉終局的電影其實不容易,這部電影看起來中規中矩,但是嘲諷的性質與灰色的結局,並不讓人讚嘆。我認為這部電影並不值得去看。

《證人》真誠與良心的故事

這是一個2019年韓國電影,律師辦案的電影故事,故事講殺人嫌疑犯女傭的辯護律師與殺人案唯一的目擊證人隔鄰小女孩相遇後發生的故事。

律師楊淳鎬(鄭雨盛飾)是個一事無成的律師,加入一家知名的法律事務所,為一名被指控殺害僱主一家的女傭辯護,淳鎬一心想脫離居家困境,患失智症的父親,他必須在有限的時間內,必須贏得官司才能成為事務所合夥人。案發現場的唯一目擊證人林智友(金香起飾)是一名自閉症少女,淳鎬必須想盡辦法讓智友敞開心房出庭作證才有機會贏得官司。

比較特別的是劇中的關鍵人物是一個有看似智障的小女孩,其實她是自閉症亞斯伯格症候群的人,也許,因為她能夠瞬間辨識出來數字,也就是她計算的能力能夠開看一眼就知道數量,電影特別的地方是她有非常敏銳的聽覺,能夠聽到很微弱的聲音,或者是很遠方的聲音,最讓這部電影產生一個非常微妙的證據,然而在片中有非常多小女孩陳述自己聽到的聲音時,都被忽略,在幾經的波折安排下,男主角律師終於發現了這一個秘密證據,而能夠撥亂反正的解開一個陰謀的案件,謀殺案件,但是這劇情中也是有一些疑問。

小女孩的聽力非常的敏銳,如此情況,她平常生活應該對於耳朵有特別的保護作用,因為它可以聽到很多的各種聲音,一如她進到法院時聽到各種聲音或是在法庭上聽到鐘的滴答的聲音,她都不能忍受,請問這種人在日常生活如何能夠過正常的日子,她如何能夠分辨出哪些該聽或哪些不該聽,這是編劇最大的漏洞,沒有陳述這樣子的一個可能性,也就是說這個編劇企圖創造一個特殊的小孩,但是並沒有給這個小孩合理的的說明他如何能正常生活的理由或環境,這是看到一個編劇企圖用一個編劇技巧或手法來解開一個謎團的技術上的缺失。

同樣的這個律師,他也犯了一個相同的毛病,也就是說為一個職業倫理,他不應該在法庭上由反方變成辯方來支持他不應該要做的事情,當然這件事情的結果讓觀眾大為興奮與滿意,但是並不能夠滿足職業倫理的要求,雖然他最後離開了他的工作是這個原因,但是也並不能夠有一個合理的理由讓他必須要做這件事情,難道沒有更好的辦法嗎?

導演及編劇處理如此的問題時,故意要創造一個有爭議性的話題,這和好萊塢在合理處理劇情人物結局時的完美,似乎有一些落差,我相信犯罪者可以欺騙一時,但終究會被漏出破綻而找到他入罪的原因,但這些發現的技巧應該還有許多的方式,只是編劇用一個不倫理的方法來談職業倫理,這是一個我不認同的地方,任何的職業都有他的職業倫理,這個倫理一旦打破,人類的生活秩序將會大亂,編劇必須要有智慧去解決這個問題,讓他有一個圓融的答案。

這部電影另外可以講的是他的拍攝手法,是非常的寫實,有點像是雞不可失的電影處理方式,也說明的韓國電影其實不是在強調他的場景的特殊性或科幻性,而是誠誠實實講一個社會上小人物的生活,這是台灣電影所欠缺的內容與題材,相對於他的攝影製片技術也都是非常的平實,是真的所為寫實主義的拍片風格。

這部電影正好可以和日本片假面飯店的拍攝手法一起做一個比較。劇中的「藍色果凍」是個很有效的道具,但是「因為藍色是可以信任的顏色」又太牽強了。金香起飾林智友的小女孩關鍵的演技值得稱讚。

《雞不可失》堅持正義能帶來好運

《雞不可失》(극한직업,Extreme Job)是一部2019年上映的韓國動作喜劇電影,電影講述一支由5位警探組成的緝毒小組,為了逮到毒販,意外開起炸雞店,後找到事業第二春的故事。

這5位警探組成的緝毒小組,常常因辦事不力被長官釘得滿頭包,落到成天埋伏在毒販巢穴對面的炸雞店中監控,案情也毫無進展,於是既然每天都在炸雞店裡,不如親自動手來賣炸雞來監控毒販,這個決定竟讓這群警探業績賣到嚇嚇叫的神級美味炸雞,因此讓這間餐廳在一夕爆紅,成為網紅名店,訂單電話接到手軟!在誤打誤撞下意外尋獲事業第二春。由演員為柳承龍、李東輝、李荷妮、陳善圭、孔明主演。

《雞不可失》在韓國上映後便引起極大的轟動,不管是票房還是觀影人次,都一再刷新紀錄,目前統計至今已經衝上韓國影史票房的第二名了,打敗前兩年韓國最賣座的《與神同行》系列、《復仇者聯盟》系列、《阿凡達》、《駭人怪物》、《屍速列車》等片。

這是一部娛樂價值非常高的電影,也是在警探辦案的故事,當警探辦案遇到人生瓶頸時,他們不得不把他們的困境轉化成一種可以處理的順境,於是他們開始轉賣炸雞,這是一個很好的故事賣點,由於醬料配方的關係,使得他們的炸雞能夠大受歡迎,也出乎他們原來預期之外,也正好誤打誤撞地吸引了歹徒的注意,然後在連串的設計中,他們不知不覺的被歹徒發現,他們也合理的能夠發現問題的毒品在其中,如此就順利地破案查抓到壞人,這是一個有賣點的好故事。

這部電影裡面的的炸雞與飲食,一如傳統韓片地的佈置,讓觀眾口水直流,韓國電視劇以及韓片早已把吃的食物當作他們文化特色,這也使得他們在國際觀光上享有飲食的盛名。

這部電影可看的地方有兩個地方;第一個是編劇在處理人物的過程裡面,還是沿用失敗者最後變成英雄的架構,這是傳統好萊塢的編劇手法,清楚顯示出開始有希望變成絕望的困境,但最後產生另外一個高潮,而這個高潮居然就是編劇在最後所釋出來的演員背景,這是韓劇經常在處理故事的編劇手法,傳統美國三幕劇的編劇過程中,觀眾會逐漸了解劇中人物的所有背景,但是在這部韓片裡面,是在最後講出他們的實力,也讓這部電影最後展開最後憋了許久的娛樂效果與說服性。

這部電影在拍攝手法上,比日本電影來得靈活,但也是不及美國攝影的自然與設計,這部電影另外可以談的就是,他雖然沒有像美國科幻大片的那樣子的大場面,但是其中還是可以看出來一些韓國在電影特效上的一些能力,看起來這部電影的製片成本不會很高,但是在韓國卻賣很超高的票房,也顯示出來觀眾其實是看演技及故事,不一定要看到美國電影所看所顯示出來的電腦特效,電影在講人類的戲劇故事,所以如何找到一個有感情的人性生活故事,韓國電影充分掌握了這個樣子的要素,在親情倫理方面中通常掌握的十分貼切,這部電影應該是韓國小兵立大功的電影條件,值得台灣的電影製片學習,只要有美好親情的賣點故事,加上很好的演員,場景不必需要特效,也同樣能夠賣座,而且得到其他各國的認同。

《雞不可失》在電影結尾的大亂鬥的部分,是香港古惑仔電影的翻版,致敬1986年由吳宇森執導的《英雄本色》,許多畫面和橋段都故意諧仿當年的經典鏡頭畫面,並畫龍點睛的搭配上由張國榮所唱的主題曲《當年情》!

《與神同行》: (1)+(2)=貴人你怎麼了?(電視劇集)

《與神同行》(Along With the Gods: The Two Worlds)是一部預算400億韓圓劇集。

所謂的「貴人」定義如何?人死時候被定義成「貴人」或是可以轉生的條件是什麼?是這第一集與第二集在探討的故事內容.

第一集2017年上映的劇情描述在火場總是奮不顧身、英勇救人的消防員金自鴻(車太鉉飾)在一場救災行動中為了搶救一名小女孩而意外身亡,死後在三名死神的引領護送下,前往陰間接受七大閻君審判的故事。

金自鴻是個正直又盡責的消防員,卻為了拯救一個小孩而墜樓喪命。來自地府的三位陰間使者出現在他的面前,指引金自鴻通往死後的世界。這三位陰間使者分別是:「領袖」江林公子、「護衛」解怨脈、「助手」李德春。他們告訴金自鴻,如果他想要「轉世」,他就必須在49天之內,通過七位閻王的審判。

三位陰間使者積極幫助金自鴻轉世,因為他們和閻羅王有過協定──如果能在千年內引渡49個靈魂轉世,他們自身也能夠轉世為人,而金自鴻是他們經手的第48位有機會轉世的備選亡魂。

審判依據七大罪來評斷,包括:謀殺、怠惰、欺騙、不義、背叛、暴力、不孝。若順利通過這七次審判,除了投胎轉世之外,還能夠在轉世之前,託夢給在陽世的人。金自鴻無法放下年邁的母親,欲託夢給她,於是金自鴻下定決心,一定要通過七大審判。

另一方面,秀鴻在軍中服役時意外死亡,因為充滿憤怒與不甘,成為了無法超生、徘徊在人間的冤魂。這個亡魂的出現,震撼了死後的世界,也影響了金自鴻在地府的闖關。當江林公子來到人世追捕秀鴻,並調查他冤死實情的同時,金自鴻的人生也不斷被揭露,愈來愈難在審判中證明自己的無辜。

第一集的劇情,要找出死者是不是具有冤枉的可能性,於是在各個地獄中尋求一種正義的審判,開始的時候在天倫地獄審判,審判的過程其實非常兒戲,兩個判官更是意見十分不合而搞笑。

第二集電影剛開始的時候有點像是電動遊戲的畫面,延續最後要尋求一個證人,這個證人在陽間背後面有一個神在保護,所以該死未死,而無法回到陰間來說明,於是劇情回到了人間世界發展。

也許這個主題太過於嚴肅,因此,許多的對話跟態度都十分的輕忽與搞笑,電影中有太多的法規讓人迷糊,每個人也講的非常非常多的對白,這種編劇手法有點像是韓劇連續劇的處理方式,對於看不慣韓劇連續劇的觀眾來說,好萊塢以動作為主的敘事劇情發展還是比較特別容易了解。

續集的最大的劇情發展都是在人物過去的背景故事上發展,每一個死神的主要使者的背景都有詳細的歷史描述,並且彼此也有相當的關聯性,這是這部電影在編劇上十分用心的地方。

江林公子(河正宇) 即將轉世的陰間三使者隊長。其負責為亡者轉世七宗罪辯護工作的陰間使者三人中的領袖。高麗時代的武士,其父親為專門征討北方外夷的別武班大將軍,解怨脈的上司「密言」,曾目睹親生父親重傷卻不出手相救。殺死義弟解怨脈以及女真族孤兒李德春,最後死於保護解怨脈的李德春手上。閻羅王為了讓江林公子贖罪,封印了解怨脈以及李德春的記憶,命令江林公子帶領解怨脈與李德春在千年內讓49人成功轉生。

解怨脈(朱智勛) 陰間的日值使者,江林公子的助手。想要找回過去的日值使者。來到陰間之前是位殺人不眨眼的高麗武士,因脖子都圍白狼皮草,人稱白狼,李德春的父母死於解怨脈手下。年幼時,江林的父親遇見了身為胡人孤兒的他並收做養子,為江林的義弟,成年後無意間救了時為敵人女真族的李德春,後為了幫女真遺孤們斷後,死於哥哥江林公子劍下。見到閻羅王時,被認定為做陰間使者,生前的記憶也因此被封印。

李德春(金香起) 陰間的月值使者,江林公子的助手。永遠擔心死者的月值使者。來到陰間之前是女真孤兒們中最年長的一位,因緣際會認識了高麗武官解怨脈。即使知道解怨脈是殺害自己父母的兇手也不怨恨,甚至為了保護解怨脈死於江林公子劍下。見到閻羅王時,被認定為做陰間使者,生前的記憶也因此被封印。

成造神(馬東石) 保護人類的家神。千年前帶領江林公子、解怨脈、李德春前往陰間的使者,告訴李德春和解怨脈他們的過去,後為負責守家的神祇之一,駐守在許春三家中,力大無窮但無法對人類使用力量,摸到人類排泄物會全身無力,最後因討債集團無意摔破其藏身罈子而消失。用許春三的都更賠償金一億韓圜買了股票與基金並借貸三億韓圜,片尾股票和基金終於上漲。

金秀鴻(金東旭) 第49個貴人。金自鴻的弟弟。生前是個軍人,性格樂觀開朗,原立志要當上法官但考了八次才通過第一階段筆試。審判後確認為冤死鬼,轉生前被閻羅王邀請擔任陰間使者。

每一個角色歷史在描述過程中都非常的仔細,這也是編劇在收集資料中用心的地方,但是也因此而分化了整個劇情的主軸發展。

電影中有非常多的地獄特效場面,包括侏羅紀公園裡的恐龍也大批的出現,這種無厘頭的劇情發展讓戲院笑聲不斷,因此有點像是金凱瑞或是周星馳的模式,似乎觀眾也買帳這樣子的戲劇手法.

這部電影類似於好萊塢的編劇架構,每一個人物都有他的因果關係,雖然有些牽強,但是還能夠勉強說的通,故事多線發展有時讓人摸不到頭緒,一會地獄一會人間,這也是固定韓劇在編劇中非常特殊的地方.

第一集主要發人深省的是,「人在做天在看」,人間每一件事情與想法都被記錄下來,而成為未來死後審判的依據,這個主題讓許多台灣的觀眾驚駭與震驚,重新反省自己的言行,因此票房非常的亮麗。

第二集的重點談的是「良心」,「良心不安的人活著終究是一種折磨」,這也是這部電影特別的地方,也就是全部80%的無厘頭劇情,但是有20%的深刻人性與醒悟,就能贏回觀眾的興趣與票房.

這部電影在地獄的描述上有非常多的動畫特效設計,但是也許因為文化差異的關係,和中國人的地獄有非常多的不同,地藏經上所描述的地獄情況,和這部電影有非常大的落差,主要的落差,是在於地獄中的判官與主神都有一些個人的私心與想法,這在宇宙的平衡公正的處理態度上是有落差的,也許這部分在宗教學上是講不過去的,還好許多的觀眾沒有宗教正確的觀念,或者是靈魂輪迴的觀念,終究只是去看一個戲劇的娛樂,也許這就是這部電影賣座的地方,有非常多的特殊設計的場景、人物的造型特殊、人物角色的對話非常的荒謬劇的處理方式、演員的宣傳也是十分努力。

最後劇情的結尾,讓許多觀眾都想像不到,但是卻突顯了編劇故意要做如此的安排,看似有理卻無編劇技巧的說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