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影評文章

《72小時前哨救援》不歸路的噩夢

《72小時前哨救援》(Greenland)是一部2020年改編自傑克·泰普的2012年著作《被遺忘的前哨》(The Outpost: An Untold Story of American Valor)美國戰爭劇情片,故事敘述一支美軍部隊在阿富汗偏僻的一處前哨站中與數百名塔利班士兵團團包圍並展開戰鬥。主演包括克林伊斯威特的兒子史考特·伊斯威特。

為了讓當地人參與社區發展而在阿富汗東北部、離巴基斯坦邊境僅14英里的三座陡峭山峰頂部建設了一處美軍前哨站,但該哨點卻不斷遭到塔利班份子的侵擾,這使美軍決定關閉此處,塔利班卻在此時展開了強大的攻擊,這使53名美國士兵用僅剩的72小時與約四百名敵軍作戰。

這部電影是講美軍在阿富汗的戰爭中,一個前哨站裡面的一群美軍如何跟當地的阿富汗部落達成協議的一個過程,由於這個前哨站在在四面群山之中,很容易被敵人設計,因此每一個到這個前哨戰的人一下飛機,都感覺到這個地方其實是非常詭異與困難,因此這個地方又稱為不歸站,凡事到這邊來的人基本上都可能會躺著出去。

這部電影特別的地方,是因為裡面的人每天都生活在有非常大的生死壓力下,因此劇情在發展過程中,每一個人都在打嘴炮,都在講一些無聊的話,也就是可以看出來他們在逃避這種生死壓力大的環境,同時上級單位又不體諒他們,所以他們無聊的在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及一些莫名其妙的對話,劇情簡直看不下去,最後不可避免發生最後衝突戰爭的時候,巨大的傷亡讓這部電影呈現最後的高潮。

雖然這部電影在最後這個前哨站被撤消,但是,在這裡面曾經遭遇過戰爭死亡的這些美軍,有著非常嚴重的戰爭創傷症候群,在最後影片結束的時候,部分美軍去找心理醫生陳述當時戰爭中心裡所受到的衝擊,同時,片尾也有原來真人版的主角出現在後面說明當時的情況,可以看出來,這部電影其實是一個心理創傷症的心理分析劇。

主要描述在這樣的一個嚴峻的生死關頭下,這些美軍如何故作幽默輕鬆的面對生命的死亡到來,同時在真正死亡到來的那一刻,所受到的壓力最後如何排解,這是一個非常令人無奈與悲痛的一部電影,訴說著戰爭的無情與上級長官的無知。

這部電影許多戰爭的場面還是相當的逼真與壯觀,喜歡看戰爭影片的觀眾應該會喜歡這部現代戰爭片,但是在看完這些過程中,不禁要懷疑問,人為什麼要彼此的廝殺與不信任?追求的到底是什麼?片中的部落長老分不清楚所面對的是美軍或者是蘇聯的軍人,但是他們只知道塔利班人來的時候對他們是相當不利的。

《72小時前哨救援》於2020年7月2日在美國部分戲院有限上映,並於隔日以VOD的方式發行,這是很特別的一個發行策略。

《鑰命監獄》終於逃出來了

2020年電影,《鑰命監獄》(Escape from Pretoria,逃離比勒陀利亞)是根據1979年南非三名年輕政治犯從丹尼爾·拉德克利夫( Daniel Radcliffe)和丹尼爾·韋伯( Daniel Webber)主演的真實監獄逃生故事改編,逃犯之一的蒂姆·詹金( Tim Jenkin)在2003年出版的《從內而外:逃離比勒陀利亞監獄》。於2019年初在南澳大利亞州阿德萊德拍攝,地點在城市和郊區以及在南澳大利亞電影公司的Glenside攝影棚中。

影片真實故事講述政治犯主角蒂姆·詹金(由拉德克利夫飾)和斯蒂芬-李(飾演韋伯(Webber))是兩名白人南非人,他們反抗南非種族隔離時期,因後分發18種不同的小冊子”而被監禁,後與其他囚犯一起策劃了一個逃離比勒陀利亞中央監獄陰謀。

這是根據一步真實的南非逃出來的監獄犯人所改編的一個真實逃獄的故事,不可思議的是他們如何利用木質的材料,完成監獄中各種門鎖的複製,因此讓人不禁捏一把冷汗,這個木頭的鑰匙是不是會在關鍵的時候斷掉,這部電影其實賣的也就是這一份擔心。

男主角是演《哈利波特》的林德洛夫,可以看清他不斷在嘗試新的角色,電影非常的緊張、緊湊,演技是一個重要的關鍵,另外,不可避免的是這部電影的剪接手法,也是這部電影要看的地方,是他的剪接的手法,在一個小小的監獄的幾個房間中,能夠用剪接的節奏來帶動觀眾的情緒,這是一個可以去學習觀察的電影,對於電影工作者來說,是一個很好的學習電影。

這部電影應該它的成本也不高,但是看裡面的環境跟演員的場景是值得的,可以是一個很好的電影演技與剪接學習的電影。

Escape from Pretoria,逃離比勒陀利亞)是根據1979年南非三名年輕政治犯從丹尼爾·拉德克利夫( Daniel Radcliffe)和丹尼爾·韋伯( Daniel Webber)主演的真實監獄逃生故事改編,逃犯之一的蒂姆·詹金( Tim Jenkin)在2003年出版的《從內而外:逃離比勒陀利亞監獄》。於2019年初在南澳大利亞州阿德萊德拍攝,地點在城市和郊區以及在南澳大利亞電影公司的Glenside攝影棚中。

影片真實故事講述政治犯主角蒂姆·詹金(由拉德克利夫飾)和斯蒂芬-李(飾演韋伯(Webber))是兩名白人南非人,他們反抗南非種族隔離時期,因後分發18種不同的小冊子”而被監禁,後與其他囚犯一起策劃了一個逃離比勒陀利亞中央監獄陰謀。

這是根據一步真實的南非逃出來的監獄犯人所改編的一個真實逃獄的故事,不可思議的是他們如何利用木質的材料,完成監獄中各種門鎖的複製,因此讓人不禁捏一把冷汗,這個木頭的鑰匙是不是會在關鍵的時候斷掉,這部電影其實賣的也就是這一份擔心。

男主角是演《哈利波特》的林德洛夫,可以看清他不斷在嘗試新的角色,電影非常的緊張、緊湊,演技是一個重要的關鍵,另外,不可避免的是這部電影的剪接手法,也是這部電影要看的地方,是他的剪接的手法,在一個小小的監獄的幾個房間中,能夠用剪接的節奏來帶動觀眾的情緒,這是一個可以去學習觀察的電影,對於電影工作者來說,是一個很好的學習電影。

這部電影應該它的成本也不高,但是看裡面的環境跟演員的場景是值得的,可以是一個很好的電影演技與剪接學習的電影。

玩命Online:雙槍對決的鬧劇

玩命Online:雙槍對決(Guns Akimbo),2020年電影。這部電影其實是一個很有趣的娛樂電影,裡面有一些電玩的一些情境,讓人看這部電影有如看一個線上對戰的遊戲故事。

劇情描述《哈利波特》的主角雷德克里夫飾演的魯蛇邁爾斯,在他的日常生活中作為一個遊戲公司的測試者,由於生活非常不得已,是個無聊的普通上班族,下班後的時間都躲在螢幕後面做鍵盤酸民,因為網路上的過激言論,一天,不小心按下了一個死神的遊戲的一個鍵盤,他的留言得罪了危險的真人實境遊戲老闆,惹來惡漢侵門痛毆,被揍昏後邁爾斯發,當他醒來的時候,他發現他的雙手被釘上了兩隻不能取下的槍,因此這部電影就稱為雙槍對決。兩把手槍釘在他的雙手上,打字的雙手竟被釘上兩把上膛惡槍,被迫進入遊戲對戰,單挑《弒婚遊戲》的惡女薩瑪拉威明。得殺掉目前的第一名玩家妮克絲,否則就等著被她殺掉。

對決的對象妮克絲是一位被警方通緝的惡女,兩人被迫進入這個生死對決的狀態。

這部電影雖然是非常的現代化,但是他的劇情還是非常傳統,也就是他的對手的女強人,其實後面有一個不為人知的悲慘家庭故事,女強人故事的人物父親正好是男主角面對著警察,因此,最後這部電影才能夠給上合理的快樂結局。

這部電影其實看得不是劇情,而是看這部電影的主角Danielle雷德克里夫如何在《哈利波特》電影過後如何改變他的角色特性,因此他願意嘗試各種不同正反派的人物,相對於他不是很壯碩的身體,想在電影圈成名,就必須靠他實力派的演技,所以他非常努力的在做一些表現,因此,這部電影要看的其實是看他的演技,是一個不錯的娛樂電影。

出生於英國倫敦,丹尼爾雷德克里夫小時候就曾在學校公演過,以演出英國電視長片《塊肉餘生記(1999)》中的童年時期的男主角出道,後因演出《哈利波特》系列電影而爆紅全世界,如今身價已高居英國演藝圈中排行榜前三名,也是全球影迷最哈的黃金單身漢。《哈利波特》系列結束後,他還主演不同類型的電影,企圖突破哈利波特的角色框架。

安娜(Ana) 人生處處是奇蹟

安娜(Ana),2020年電影。查爾斯·麥克杜格(Charles McDougall)(英國廣播公司BBC)的特工,國家廣播公司(NBC)的辦公室(The Office))講述了一個汽車經銷商在波多黎各經濟衰退期間面臨破產的故事,發現一名9歲的女孩睡在一輛汽車的後座。兩人踏上穿越加勒比海小島尋找安娜的父親的旅程,他們面對充滿神秘和危險的探險。

一個小女孩名字的故事,在波多黎各發生的故事,一個二手車商因為被債主追討,在他的鄰居中遇見了母親坐牢而留下的小女孩安娜,然後小女孩面對主角不放,在找尋安娜的父親的路上,發生了許多事情,電影中描寫古靈精怪小女孩遇到各種有趣事情的過程,最終幫二手車商解決的債務問題,這其中有一些政治選舉騙錢的故事,這是按照電影三幕劇的結構,故事曲折離奇,所以是很有趣的一個故事發展。

小成本的一個電影製作,但是卻有非常幽默的劇情與角色發揮,小成本製作的電影創作者應該用這部電影來參考。The Pimienta Film Co.的魯伊斯(Luillo Ruiz)開發、生產和包裝了Ana。克里斯·科爾(Cris Cole)撰寫劇本。魯伊斯說:“對我們來說,這是一個關於一個島嶼,一個女孩,一個父親的身影以及這一驚人的自我發現旅程的非常珍貴項目。” “我們很幸運地得到了兩位出色的演員,安迪和達芙妮,他們的化學反應在屏幕上閃閃發光。他們給這個不可能的二人組帶來了難以置信的深度。它是由波多黎各攝製組在波多黎各完全拍攝的,效果非常好。”

“查爾斯精心製作了一部充滿活力的公路電影,得益於達夫妮和安迪之間的融洽關係,整個家庭都可以享受,”格拉維塔斯風險投資公司收購副總裁托尼·皮安多多西(Tony Piantedosi)說。

報仇雪恨 (A Score to Settle) 都是一場空

報仇雪恨 (A Score to Settle),2019年的電影,一個坐了19年冤枉牢的前黑社會分子出獄後,一方面要尋找過去的仇人,另一方面要與多年未見的兒子重新培養感情,然而時日已經不多,因為他已身患絕症。

這是尼古拉斯·凱奇(Nicolas Cage)和本傑明·布拉特(Benjamin Bratt)的一部電影,描寫一個父親在黑幫裡面代人坐牢19年之後,出來復仇的故事,其中有提到他跟兒子之間的感情,其中最特別的是他所看到的兒子其實已經死掉,是個鬼魂,最終他有點像是《我倆沒有明天》的結局一樣,被警察亂槍打死,最後他也見到他的兒子。

很久沒看到尼可拉斯凱吉的電影,這是描寫他在監獄出獄之後復仇的故事,主要是針對他跟兒子之間的感情,他心中的結讓他不斷地掙扎他跟兒子之間的感情交代,但是最終我們看到原來他的兒子已經死了,他所看到的其實是一種視覺上的誤差,也就是觀眾所看到的其實是一個他眼中所看到的鬼魂形象,但是在劇情的交代過程中,也的確像是他跟他兒子之間的對手戲。

這部電影應該是一個不錯的電影,尤其現在很多的人都用鬼魂或是心理障礙創傷來說故事的主線,這部電影正好把這兩個結合在一起,尼可拉斯凱吉年紀大了,演技的確還是有他魅力的一部分,如果不太要求的話,這還是一個可以看的娛樂電影。

幾乎所有的電影,中間男女主角的糾葛,最後一定都有一個過去的心理因素,所以在編劇的過程中,如何發展角色的行為與目標,是跟他過去的心理創傷與經驗有關,這是編劇經常在創作時必須弄清楚的第一個步驟。